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马宇:中国的百万富翁也是赤贫

由权力来行使对于国民财富的拥有权和使用权,类似于企业治理中的信托责任,但毫无疑问,至今为止,我们还完全没有建立这种信托制度,国民作为委托者的权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体现,受托者反而以老板自居,肆无忌惮地化名公为实私。这样的制度设计,必然导致大多数国民的赤贫化。无偿霸占、使用国家资源的垄断国企是个什么德性,再糊涂的国民也越来越看清了。不得不说,*有是万恶之源。公有是对国民财富的无偿剥夺,转而变成权力和垄断集团所有。所以,公有旗帜下,中国的百万富翁都是赤贫,而真正的富翁则是那些权力拥有者和资源垄断者们。

百万富翁这个名号,原来在中国人心目中,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想象中的富裕程度几近于富可敌国。囿于贫穷久矣的国人一提到百万富翁,不免百味俱陈,掺杂了仰慕、艳羡、嫉妒、鄙夷、仇恨等多种情感。可如今一打眼,遍地都是百万富翁!–据说,每1400个中国人中就有一个千万富翁,以美元计都上百万了,以人民币衡量的百万富翁实在不算什么。

关于中国人的家庭财产,看到了三个来源的数据:

一是来自于波士顿资讯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 全球财富调查报告(BCG Global Wealth Survey),显示中国百万富翁(以美元计价)家庭数量已超过百万,仅次于美国、日本位列世界第三。

还有一个是国内很有名的《胡润财富榜》,说截至2010年底,中国千万富翁(约150万美元)已达96万人,其中亿万富翁6万人。这个数字,可比上一个榜单大多了,100-150万美元之间怕不还有上百万个?

再就是官方–国家统计局的了。但遗憾的是没有最新数据,是几年前的,说中国平均家庭财产大概是28万元,其中大约一半是房产。考虑到最近几年工资收入、金融资产增长有限(没负就不错啦),房子价值普遍翻了一番,据此推算,目前中国平均家庭财产大概是50多万元—平均都是半个百万富翁啦!

但是说实话,我关注的,不是中国到底有多少百万富翁。我想研究,或者说想知道的是,中国人,以个人或家庭为单位来说,到底拥有多少实际财富?

还是拿一个百万富翁来说吧。–不是美元的,是人民币的,因为这已经是中国人平均家庭财产的两倍了,再用美元计价就是13倍,太过份了。那么我们就来看看,这100万人民币家庭财富实际价值到底有多少?

根据有关调查统计推算,这100万元的构成基本是这样的:大约60-70万元是房产;金融资产20万元左右;耐用消费品5万元左右;经营性资产10万元左右。

房产是我们中国人家庭财产的最大一部分。但恰恰是这最大一块,实际价值却远远不是账面上体现出来的那么多。

首先,这60-70万元的房产,只是一套很小、很一般的房子(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只是五环外的一套50平米左右的一居或两居;在中小城市也不过是一套100平米左右的正常家庭用房),只所以这么贵完全是房地产泡沫吹起来的,若回归正常,起码要贬值一半以上(以我的观点实际价值顶多只有三分之一),即只剩下不到30万了。

其次,这30万的价值还是高估了。因为我们的房子,我们所有的只是地上建筑部分,是典型的“空中楼阁”,房下的土地不是我们的(城市里的是租了70年,农村说的是宅基地,但随时可以被“集体”收回或者征用的)。可建筑材料能值几个钱?无论城市农村,2000元/平米都不到。一般说来,我们房子若平均已经使用了15年(从开发商拿到销售许可证开始算,而不是你买了房住进去才开始算),则价值实际已经消耗了五分之一强,只剩25万左右了。如果考虑到70年到期后这房子将一文不值,那么现在它的价值还要再打折扣是不是?–大家现在之所以还觉得房子值钱,是都以为自己买的房子就是永久的,而官方也故意不说破罢了。

金融资产在中国人家庭财富中大约占三分之一的比重。但这20万,说实话,多半是死钱–炒股被套住了,存银行则不断缩水(利率低于通货膨胀率)。本人从不炒房炒股,一是没钱,二是没那脑子,前几年买了点理财产品,想让专业银行帮忙理财,如今没象洪晃那么惨得血本无归,但也缩水了四分之一,又不好割肉,就那么放着了。而若自己炒股,以中国股市的真实价值而论,绝大多数上市公司是不合格的,严格监管的话会被退市,大多数股民手头的股票不过是张废纸。所以这20万也只是账面上的暂时数字。

耐用消费品,大家都知道,买的时候确实是那个价钱,但可是天天在贬着—不是人人都买了红木家具吧?电子产品以旧换新,前几年1万多买的背投彩电现在作价300元。买辆车,半年后连一半的价也卖不出。那些板材家具,想淘汰还得给收废品的钱人家才肯来拉走。这也是很奇怪的,在通货膨胀的状态下,形成家庭财富的耐用消费品一个劲贬值,而快速消费品和服务价格却快速上涨,有限的收入过手就哗哗流走,难怪中国人财富积累那么难!

至于家庭经营性财产,实际上大多数人家都没有。那些真正的千万富翁、亿万富翁可以有,但不是我们这样的假 “百万富翁”。另外,经营性资产也越来越不值钱了,我知道的一些做实业的近年就退出了,转而搞房地产炒房圈地了,因为生意不好做,本来利润率就低,再加上苛捐杂税、朝令夕改、弹性执法,弄不好赔个精光—所以即使有经营性资产也是高风险的。实在不行,收藏古玩字画吧?可我们又不是马未都,花10万元去潘家园旧货市场买个青花瓷碗,让王刚一锤砸了还不赔。

清点一下我们就知道,在目前的中国,即使一个号称的“百万富翁”,其真实的身家财产,也不过在20万元上下。目前过日子是能够维持,但也仅仅是“维持”而已–看看我们自己和周围,账面家庭财产过百万的不少吧,尤其是在房价高涨的大中城市里,有套房子就上百万了,可你说我们过的是“富翁”的日子吗?那过日子的紧巴劲,赤贫也不过如此!

百万富翁尚且如此,平均线以下的百姓生何以堪?怪不得中国盛行“房奴”之类,可不是“奴”是什么?累死累活打工赚钱,最后还是一场空!一辈子挣套房子,指望留给独生的孩子,却不等传到孙子就到了年头,该被收回或推倒了–那时,想弄套拆迁房都办不到,得重新再买去—又是几十年的血汗劳动。

美国人的平均家庭财产,不过15万美元左右,居然跟我们的“百万富翁”基本持平。可他们的生活质量是什么样的?而如果真到了百万富翁阶层,那就跟我们以往对于百万富翁的认识差不多了,虽然不是往坏里想的骄奢淫逸、花天酒地,但高质量的生活水平还是有保证的。

当然,我写这篇小文,也不是为了探讨中外百万富翁真实身家和生活质量的差别。我真正想搞明白的是:为什么中国的百万富翁居然也是赤贫?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实际上,通过前面对于中国家庭财产的分析我们就已经知道为什么了:公有,是剥夺百姓财富、甚至让百万富翁成为赤贫的根源所在。因为土地国有或集体所有,中国人的财富积累才失去了最基本的依凭,随时可以雨打风吹去;因为股市以保国企为主,所以才产出了那么多垃圾股,而且还不能刮骨疗毒;因为金融领域高度垄断(理由是重要领域必须保持公有控制力),所以好的金融企业以及附带的好的理财产品也发展不起来;因为国企肆虐权力横行,才使市场扭曲、秩序混乱,民间资本步履维艰,利润微薄,风险巨大(富翁移民潮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资产安全);因为国家资源(自然资源如土地、矿产、石油等;市场资源如金融、电信、交通、重要产品贸易等)被政府和少数国企垄断,从产业发展角度看是降低了生产效率减少了国家财富产出,从个体国民角度看也是增加了民众的财富消耗、减少了民众财富的创造和积累……

中国现时所有的病症,都可以找到一个共同的病灶。经济、社会、文化、教育、医疗、交通、市政、体育……所有领域莫不如是。腐败堕落与强行拆迁,病根也是殊途同归。环境污染,滥砍滥伐,植被毁坏,水土流失……如果国家的归国家,民众的归民众,会出现这种情况吗?我在农村长大,近年做农业调研曾经跑了国内20多个省市,看到农民为了增收无节制地使用化肥农药,造成土壤板结也不在乎;过度养羊,啃光了草原啃坏了山;有些工厂排污,毁坏了大片大片耕地;肥得流油的东北黑土地,原来一两米厚的黑土层,因为过度使用,只有几十厘米厚了……若地是自己的,谁舍得这么糟塌?谁会让别人这么糟塌?为什么一再强调联产承包30年不变、50年不变,却就是不肯把这个“不变”固化下来,把地“还”给农民?那地,祖祖辈辈本来就是他们的啊!一个集体所有,根本上动摇了农民对于土地的依恋和爱护,土地资源破坏不可逆转;产权不彰,则法治不彰,村支书可以随意卖地、政府可以随意征地,一万块一亩给农民,转手就卖上百万。公有土地居然成了各级政府的钱袋子,一卖70年,拿到手当年就花光,形象诠释了竭泽而渔、寅吃卯粮、崽卖爷田不心疼。即使不考虑百姓利益,城市农村的所有土地政府都可以予取予求;即使政府高度垄断土地市场,严格控制供给,也不可能一直把价格维持在高位上,不断造就“地王”,持续给政府财政输血–那么,就是从这个体制来说,下一届、下下一届政府(假如有的话)怎么办呢?拿什么来支撑自己举世无双的官员队伍、名目繁多的公款消费、难以遏止的投资冲动以及最低限度、必不可少的公共支出呢?目前在位的官员,不为百姓着想也就罢了,难道也不为自己的后任同僚着想吗?果然是“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

公有不是国民共有,而是国民没有,交由权力拥有和支配。而权力是要量化到个人或群体的,是有时间限定的,所谓“有权不使,过期无效”,所以权力拥有必然导致急功近利、加快兑现。而民众主动或者被迫放弃了公有财产的拥有者权利后,已没有任何力量来制约以自己之名而行使的权力及其化身了。

失去了财产权,同样也就失去了中国人个体的、社会的一切其他权利。中国刚过去的历史已经证明了,“一大二公”最厉害、个人财产最少的时候,也是其他权利最少的时候;近年来个体权利的增加,还是因为改革开放,个体财产权得到确认,并且个体拥有的财富确实也大大增加了。一个简单的经济学判断:从广泛而非个人意义上说,个体权利的多少,与个体财富的多少正相关。所以,藏富于民,决不仅仅是增加老百姓收入那么简单。

由权力来行使对于国民财富的拥有权和使用权,类似于企业治理中的信托责任,但毫无疑问,至今为止,我们还完全没有建立这种信托制度,国民作为委托者的权利根本得不到任何体现,受托者反而以老板自居,肆无忌惮地化名公为实私。这样的制度设计,必然导致大多数国民的赤贫化。无偿霸占、使用国家资源的垄断国企是个什么德性,再糊涂的国民也越来越看清了。不得不说,*有是万恶之源。公有是对国民财富的无偿剥夺,转而变成权力和垄断集团所有。所以,公有旗帜下,中国的百万富翁都是赤贫,而真正的富翁则是那些权力拥有者和资源垄断者们。

中世纪的欧洲,教廷宣扬禁欲,但自身却纵欲无度,于是有了那句古今中外都懂的最为通俗的格言:“他们让别人离开女人,留给自己享用”。真是有力而且给力,让最牛叉最堂皇的说辞都像美丽的肥皂泡一样一捅就破。

让我们再回想下俺本家的经典理论–剩余价值论吧。资本家掌握着资本,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公有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工人拥有资本,直接跟劳动相结合,消灭剥削。但实践却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如今,不说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众多半已经拥有了资本,变身为资本家了;即使没有资本,还是靠出卖劳动力为生,也不再是被剥削被奴役的一群,反而劳动权利、个人福利以及政治权利都得到了很好保护和实施。而实行*有制的国家里,却普遍遇到了个体权利不彰、社会福利很差、贫富差距巨大(中国基尼系数超过0.5,远高于西方国家)、权力不受制约乃至贪腐成风的问题,公有不但没有解决效率问题,也没有解决公平问题。更糟的是,无恒产者无恒心,一切问题就都出来了,社会内部损耗大、效率低、不公平,民众和既得利益集团隔阂、对立严重,社会秩序被强力维稳,其实已经到了崩溃的临界点。

我本愚钝,不知道这个悖论是怎么造成的。可您是聪明智慧的,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