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信力建:没有国民权益,哪有国家核心利益

f090709559
本文作者信力建(中)2009年7月9日在布拉格。(图:中欧社)

一个只有朝廷利益,没有国民权益的国家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对内多半只会为了少数权贵阶层的利益,而罔顾国民的死活;借口种种名义破坏宪法,随意侵犯国民正当权益;不断修墙阻止信息和人们的自由流通。对外则软弱可欺,以出卖国家利益为能事,从而维持朝廷在国际上的丑陋嘴脸,很可能还经常玩一点巫术让国民意淫一下。

如果不明确国民作为国家的主体和受益人,我们不清楚国家究竟是为谁在服务?如果不落实国民权益,国与民之间到底有何亲缘关系?究竟一个国家里面是谁在阻碍发展,威胁国家安全,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从2010年开始,中国的台面人物开口闭口皆是“核心利益”,几乎每次外交部的记者会,发言人都要提到所谓“核心利益”,你看,新疆问题涉及核心利益,西藏问题涉及核心利益,台湾问题涉及核心利益,黄海涉及核心利益,最近又有军方人士冒出来说,南海问题涉及核心利益。如此眼花缭乱,国民除了一本正经,也只能丈二金刚的摸不着头脑:莫非核心利益是一台灭火器,哪里起火,哪里就出现了核心利益?难道相安无事的时候,中国是没有核心利益的?这种临时抱佛脚的做法产生了极为恶劣的暗示:如果有所谓的“核心利益”,那么必然就有“非核心利益”,是否意味着中国除了台湾、新疆、西藏、南海这些敏感部位,其他的领土、领空、领海都是非兴趣点呢?看来只有闹事的地方,才能得到重视,才有资格进入核心层,不闹出点大动静来,你就只能被边缘化。这对于多数情况下都是顺民的中国老百姓来说无异于巨大的讽刺。

或许台面人物也顾及到了这点,从国务委员到军队大员都开始明确核心利益的概念:“第一是维护基本制度和国家安全,其次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第三是经济社会的持续稳定发展”。翻来覆去,统治原则、国家领土、经济利益都谈到了,就是看不到普通国民们最关心的自身权益。这是一个很令人费解的问题:一个国家多数国民不核心,统治者很核心;一个国家的人不核心,海陆空是核心;一个国家的国民的政治权利不核心,经济利益很核心。看来看去很闹心,这种说法对于国民的智商、人格都算不算得上是一次严重的调戏?当全世界绝大数国家都将国民的权益放在首位的时候,中国的国民们,我们伤不起啊,连第三核心都够不上边,真是情何以堪。所以,工人可以下岗,因为不是核心利益;农民土地可以被强征,因为不是核心利益;城市平民的房屋被强拆,因为不是核心利益;自主参加人大代表竞选被告知“没有法律依据”,因为不是核心利益。所以,中国国民们必须背着世界第二重的赋税,却享受着看不起病、读不起书、买不了房、就不了业、养不起老的贱民待遇,究其原因,我们从来都不是台面人物眼中的核心利益。

国不知有民,民怎知有国?没有国民利益的核心利益能否成为国家利益?答案一定是否定的。以当前在南海与中国剑拔弩张的越南为例,除了有法理依据在手得到国际社会的声援外,该国之所以敢大胆叫板中国,与武力强弱有没有航母无关,最主要的是执政者的声音反映了国民的声音,执政者的决策得到国民毫无保留的支持。越南民众的这份爱国热情不是当权者愚弄的结果,而是越南民众可以一人一票获得的,是国民可以独立参选国会议员获得的,是国民可以监督越共获得的。有了民众的参与,在南海问题上,越共尽管是执政党,却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大谈什么与中国共产党的传统友谊;不敢背着国民与中国达成什么私了协议。而只能一板一眼、规规矩矩按照国际法规办事。因而,走向民主的越南在对外关系上充分展现了其对于国家利益的寸土必争。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民主国家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卖国的,如果每一个国民都真正能够行使公民权力,参与政治活动,表达自己的声音,监督执政者的行为,如果每一个人都能把这个国的事务当成自家的事务,执政者必须感谢国民给他一次执政的机会,那么,不可能有太多的空间让台上的人私下出卖国家利益;与之相反的是,由少数人操纵的独裁国家是很容易卖国的,国家的前途利益往往被少数人合计一下暗中决定,多数人还被这些人演戏忽悠蒙在鼓里。即便不蒙在鼓里,也不能说话质疑,更不可能监督执政者的行为,久而久之,国民见怪不怪,对于卖国也只能听之任之。根子不是国民不爱国,而是一个没有国民权益的所谓核心利益只有朝廷利益,朝廷利益跟国民组合起来的国家及其利益有神马关系?恐怕只有朝廷中人才会觉得其中有什么联系。正如陈独秀曾经说过:“要问我们爱不爱国……我们爱的是国家为人民谋幸福的国家,不是人民为国家做牺牲的国家。”要知道陈当年可是建党伟业中当之无愧的党魁。

一个只有朝廷利益,没有国民权益的国家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对内多半只会为了少数权贵阶层的利益,而罔顾国民的死活;借口种种名义破坏宪法,随意侵犯国民正当权益;不断修墙阻止信息和人们的自由流通。对外则软弱可欺,以出卖国家利益为能事,从而维持朝廷在国际上的丑陋嘴脸,很可能还经常玩一点巫术让国民意淫一下。遥想清政府当年拥有亚洲最强的军队,照样见谁被谁灭,经常被打的落花流水,割地赔款,即使盲目向十一国开战,貌似爱国其实是玩巫术卖国。一些爱国与爱朝廷不分者往往被执政者利用充当了舆论和战争中的牺牲品。对于那时的国民来说,清政府从来没有将他们视为国家的核心利益,而是当成木偶般的奴才,从而彻底站在了整个国家的对立面,这才是国民最后弃之如敝履的根本原因。

一个宽泛化定义下的概念一定是模糊不清的,如果不明确国民作为国家的主体和受益人,我们不清楚国家究竟是为谁在服务?如果不落实国民权益,国与民之间到底有何亲缘关系?究竟一个国家里面是谁在阻碍发展,威胁国家安全,相信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杆秤。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