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维扬卧龙:我们已经习惯肤浅

当陪别人喝顿酒比读本书对自己的前途更有效时,当收起良知制假售假就能轻松获得超额利润还少有被处罚时,当日后提拔提钱上任成为通行潜规则时,谁还会去读书?社会价值引导以实用为主流时,读书只会流入功利性这条道!其实读书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能全怪民众。当我们的管理者面对现今的社会治理,还以唱红歌学扭秧歌这一套时,就已经注定了我们只能喜欢快餐式书籍的悲剧,因为我们只有习惯了这种肤浅,才能苟存于世。

快餐时代,我们已经习惯肤浅

近日网上热传据说是日本著名管理大师大前研一在其最新著作《低智商社会》中的一段话:“在中国旅行时我发现,城市遍街按摩店而书店寥寥无几,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人均阅读量只有日本的几十分之一,中国是典型的‘低智商社会’,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但是,找遍《低智商社会》这本书,我也没看到上述言论。实际上,这不过是有人借题发挥杜撰的。但即使如此,这段话依然提出了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中国会沦为低智商社会吗?

中国会沦为低智商社会吗?这个话题太大,我把握不好,我只想说一点自己个人的浅见。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和社会智商不是划等号的。日本管理大师说的很简单,但是很让人我们汗颜,那就是他在中国旅行时我发现,城市遍街按摩店而书店寥寥无几,这种现象不是一个两个城市有,而是几乎中国的每一个城市都是这样。遍街的夜总会咖啡厅浴城酒店餐馆超市,就是鲜见书店,而就是偶见几家书店,也是门庭冷落,远不及浴城夜总会热闹。

即使是零落书店里仅有的看客,他们选择的又是什么书在阅读?书店又是什么书卖得火?书店最热销的书首先就是学生用的配套练习课外阅读,这类书籍不是学生真多爱,而是学校老师有规定,必须要买,家长才掏钱;其次就是各种专业学术论书,买这些书的人为研究的不足十分之一,用来装门面的不少,最为主要的作用就是成为各种论文的引用工具,再好卖的就是言情、灵异、穿越、武侠、都市情感类书籍了,这占了自己主动买书的主要部分。

日本管理大师说中国人均每天读书不足15分钟,此言不尽确。我们很多人是没有时间去读书的,每天为生活而忙碌,甚至有人都兼着几份职,回到家里连弄口美味饭吃的力气和心情都没有,勉强哄饱肚子就想上床息着,哪有时间去阅读?能够有时间读书的年轻学生,却不是为了兴趣去读书,而是为着应试去读书,主动去读的就看些言情穿越武侠剧,只为放松哪有思考?有钱有闲能够读书的人,却喜欢快餐式的书籍,讨厌深入阅读独立思考,读书如此功利,又怎么领略到知识的厚重?

古代精英多有文武全才之人,还有不少人精通音乐奇门遁甲,而现今我们的精英能够在一个领域内有成绩就已难得,何哉?只因古人学习时,并不像如今这么目标明确,功利十足,他们很多人学习非生活技能以外的知识是为了完善自己的修养,修德又修身。而如今底层民工生存都难,为个200块手机就能跳粪坑去捞,为个职业病鉴定还要开胸验肺,他们哪有时间哪有这个钱财去读书?

应试教育逼着学生和家长钻文山题海,哪有空闲去读非考试需要之书籍?工作晋升奖金职称要的论文数量,又诱惑了或者说是逼使着多少人去当剪刀手,他们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和财力完成那么多的论文研究?整个社会从上至下,都喜欢造假,好大喜功,还能容得下深入思考存在的空间?当教育部都觉得鲁迅不合这个时代而删除了他在教科书中的文章,而在其内增添小说散文之类的文章时,不是在传递这个社会不需要思考?

当陪别人喝顿酒比读本书对自己的前途更有效时,当收起良知制假售假就能轻松获得超额利润还少有被处罚时,当日后提拔提钱上任成为通行潜规则时,谁还会去读书?社会价值引导以实用为主流时,读书只会流入功利性这条道!其实读书沦落到这个地步,不能全怪民众。当我们的管理者面对现今的社会治理,还以唱红歌学扭秧歌这一套时,就已经注定了我们只能喜欢快餐式书籍的悲剧,因为我们只有习惯了这种肤浅,才能苟存于世。

中国有没有沦为低智商社会,这个暂难定论,但是日本管理大师说,中国未来毫无希望成为发达国家。我则认为非常可能,只要现在的社会价值观念还没有扭转,实用功利性还是主流时,传统美德难以继承和发扬时,人们只知道以自我为中心,以自己的利益为最重要考虑时,那么中国的未来和发达国家肯定无缘,至少在精神文明方面,我们是瘸子,我们只会让人看笑话。

(凯迪社区/猫眼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