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一个弥天大骗局

p110624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一个弥天大骗局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九百三十五

假如说“普世价值观之争”,都是党和党的宣传口子为拖延中国政治改革而设的一个局、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话,那么,一系列在征地血案与强拆、与自焚中的“宽容”等大讨论,又怎么能洗脱是设局与骗人的扯蛋呢?而在其中拿出阵地的纸媒与网媒,又怎么能洗脱不是设局与骗人的局部组织者呢?

假如说重庆发轫的唱红歌,是党内左右派斗争的表现,我相信。假如说毛左在网络上的形成与轰轰烈烈,也是党内外斗争的表现,我却不完全相信。
为什么?难道毛左的形成与战斗力、不能是党的宣传口子设的局呢?这个局,有人知道、有人则不知道,知道的人少、不知道的人多。比如,在前面冲锋陷阵、而又被网络边缘化了的张宏良,就不太可能知道底细。若知底,就不可能过激、就不可能出格、就不可能被边缘化?
当然,毛左的形成,首先是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成了“既失利益”者,所以才有人会去怀念文革、怀念毛时代,才形成了毛左。

假如说毛左的形成,是党的宣传口子的给力和设的局的话,那么中国的“有限民主派”为什么就不可能也是设的一个局、一个弥天大骗局呢?
中国“有限民主派”的大量中坚,都是中共党员,有的还是连年的优秀党员;中国“有限民主派”的大本营――南方都市报,难道就不是党的媒体?难道不隶属于党的宣传口子吗?难道不是党的喉舌吗?
我过去批评过,所谓“普世价值观之争”是拖延中国政治改革的一着棋。如果真想进行中国政治改革,为何没有时间表?为何不直接动手改革?为何要没完没了的务虚?去翻开那些“普世价值观之争”的、所谓宣传普世价值观的文章吧,有几篇不是在胡扯蛋?有几人真懂得普世价值观?我真正明白普世价值观的核心观点,是从一些海外学者的文章里;我真正悟透普世价值观的真实含意,是通过自己的思考,而不是那些假大空的文章。相反,炮制那些假大空文章的人,却都成了党默认的“公共知识分子”。

当然,不能否认党内存在着“有限民主派”与毛左之争。但,有什么理由相信那些拥有多少亿个人资产的领袖们会愿意回到毛时代呢?
如果不是真心要回到毛时代,那不就是“闹着玩玩”的吗?那不就是设的一个弥天大骗局吗?那不就是让你们这些“吃屎分子”有点事做做吗?别整天“民评官”,整天盯着我们。我们都很忙、得把国有资产都分了,还得分得比较“公平”,别吵呀闹的,弄出乱子来;且,还得分得比较含蓄,让那些傻里巴机的屁民们不知也不觉。就这么说,你们“吃屎分子”搞“普世价值观之争”,拖时间,能拖多久拖多久;你们也不白争,一可拿稿酬,二来还可以用来评职称,三给你们的佼佼者当“公共知识分子”。几好?拖不了那么长时间?那就再插点论政改。我可以一会让你们论、一会不让你们论,你们就接着吵。
以上,能说我空穴来风吗?你能说我杜撰、捏造、造谣、诽谤、无中生有吗?

假如说“普世价值观之争”,都是党和党的宣传口子为拖延中国政治改革而设的一个局、一个弥天大骗局的话,那么,一系列在征地血案与强拆、与自焚中的“宽容”等大讨论,又怎么能洗脱是设局与骗人的扯蛋呢?而在其中拿出阵地的纸媒与网媒,又怎么能洗脱不是设局与骗人的局部组织者呢?
由此,我为什么就不可以怀疑整肃《炎黄春秋》与辞退长平等一系列动作是局中之局呢?当然,整肃《炎黄春秋》与辞退长平等,都是为了挤压“有限民主派”的阵地。但,大吵大闹辞退长平会不会是转移钱云会事件的视线呢?会不会是转移“茉莉花革命”、“埃及骚乱”的视线呢?请看一看,埃及的民主革命,至今仍然被定性为“骚乱”。可见,埃及的事远比辞退长平重要的多得多。不是吗?
同样,钱云会事件也很重要。钱云会,就如同埃及的那个被警察从网吧里拖出去毒打致死的萨伊德,很有可能成为所有的事件的导火索。因此,无论钱云会之死的真相究竟是什么,结果都必须是“车祸”。所以,“潜伏”得很深很深的许志永出场了(我现在怀疑网传中的受贿数百万,不过是给“公盟报告”打掩护),我早说过的“便衣警察”、大5毛韩寒也助阵了,南方还直接派出了大记者柴会群。注意到没有?在钱云会事件中,南方系与和南方走得较近的屠夫、中共特务杨恒均等等,清一色地倒在了网络屁民们的另一边。

其实,我也不愿相信这是“一个弥天大骗局”。但,当你看到何清涟透露的什么海的一哥直接批给于建嵘300万维稳科研经费,你还能不相信于建嵘真是中南海的智囊吗?当你看到万延海透露的崔卫平也时常感叹“上面就象变形金刚……让我们这些底下办事的人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你还能不相信确实存在着这个局、“一个弥天大骗局”吗?
如此,我还不愿意确信有卧底、线人。可,如果不存在卧底、线人,那么,我的《杨恒均的卧底、线人身份之简析》,岂不等于放屁?可以写文章辩论一番,也可以置之不理,何必为此封杀我的博客呢?这次,不仅是我的博客中国打不开,连我的金羊博客也打不开了。这样封杀的力度,岂不比我《批判邓小平理论》及《顾晓军快评:人民日报谈政改的荒谬》还要大?这岂不是说明保护杨恒均的真实身份,比直捅要害的理论揭批重要得多得多?可怜石三生,因为看法与我相同,被搅了进来,结果这位和博客中国有着深厚感情的人的博客,也不能幸免了。
这样,我依旧不愿相信、为了舆论而动用特务与间谍这样的手段。然而,大家细细分析屠夫在邓玉娇事件、严晓玲事件、云南小学生卖淫案及这次钱云会事件中的疑点,你能打包票他不是一个特务吗?

一切的一切,只能说明存在着这么“一个弥天大骗局”。
是谁说的“藐视”对手?我从来就不敢“藐视”,尤其是对方的高层。谁都是从基层做起的,能做到高层,就一定有超人能力、有独到的手段,诸如能设“一个弥天大骗局”。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为的了。
如今,我写出了“一个弥天大骗局”,你若是全信,也没有这个必要;你若是将信将疑、在思考……那你是对的、正确的。如果你根本不信,还要跟贴大骂,那么,你就不是一个5毛,也是一个大笨蛋,所以,你就是做死也做不到上层去的。

一个弥天大骗局。
这局,确实是做得不错。我们的后人,若重修兵书、谋略,这应该作为一个经典例子写进去。但是,局部执行者不力,比如对待我,封杀不是一个办法。从我“打倒鲁迅”、“狂挺邓玉娇”、“批邓理论”……一次次封杀我,却一次次让我出名。如今,已是你封杀谁,就等于帮谁出名。你们的手下怎么还没有想过来呢?如今又封杀石三生,这岂不是给我送个得力助手吗?
教你们一招吧!有计划地给我出几十本书,再把我捧得比韩寒还要红……我不就不以你们为“对手”了吗?我的研究能力、写作能力等等,不就白废了吗?千万别来收买我呵!我除了吃软不吃硬,还不愿意做台面之下的事。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2-18 于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