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爱党与爱社会主义是荒谬的

p110515116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政党,是一聚集民意的组织。应该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如果有了分歧,可以党内分派,也可以拆分成若干小党。当然,为了某种利益,若干小党也可以联合成一大党。如是,还要讲究“奋斗”、“牺牲”、“忠于”干啥呢?又有啥理由要求党内党外都“爱党”呢?

爱党与爱社会主义是荒谬的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零八十七

政党是什么?
政党其实就是聚集民意的一个组织形式。

网上,有篇《中共与国民党入党誓词》,我却始终没有点开看过。为什么呢?因中共的一套,应该是比较清楚的。而国民党呢,源于同盟会;同盟会,初建于1905年的满清时代。在那黑暗时期,一初建的党,自会有“奋斗”、“牺牲”、“忠于”之类的字眼。而后则是延续,恐怕至今的国民党也还是这一套吧?

在现代政治中,其实这样是不对的。一个政党,没有权力要求党员如何如何?道理很简单:入党,不是卖身、不是签生死契约。政党凭什么要求党员这样那样?入党时,党给了党员多少万吗?不会,连一个子也不会有,还得交党费。如是,政党性质不就变了吗?不是志同道合,而成了蓄奴。

政党,从来都是自诩信仰什么、为什么样的理想奋斗……等等。其实啥信仰呀理想,都是扯蛋!不信,把这些政党的宗旨拆开、细看,不外乎要建立一个自以为美好的社会。而这,不就是追求好生活吗?那么,大多数政党的追求,不就是一致的吗?那么还谈什么信仰不信仰呢?

因此,政党的信仰与理想,一般都是忽悠。而政党的态度,才是重要的、真实的。如,你是为上层社会谋利益的政党,还是中产阶级的政党,或是替老百姓说话的政党;或,是主张福利、还是强调自由经济的政党……即使不标榜,也可以从其政策中一目了然看出。

政党,就是聚集民意、放大话语权,从而代表不同的利益。比如,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有什么信仰之争呢?没有,同属信仰基督而又提倡信仰自由的社会。那么政党可不可以搞一独特的信仰呢?不可以!不属于普世价值观的信仰,往往都是邪教。

马克思主义的产生,人类社会不可以加以禁止,因为这是个学术自由的问题。而如果有政党实践马克思主义,则应该坚决加以禁止,因为这是反自由、反普世价值观。这如同不能扼杀尼采的超人哲学、不能焚书坑儒,但必须剿灭希特勒的大日尔曼帝国是一个道理。

政党,是一聚集民意的组织。应该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聚集在一起。如果有了分歧,可以党内分派,也可以拆分成若干小党。当然,为了某种利益,若干小党也可以联合成一大党。如是,还要讲究“奋斗”、“牺牲”、“忠于”干啥呢?又有啥理由要求党内党外都“爱党”呢?

一般来说,在建党初期、秘密状态下,才会有“奋斗”、“牺牲”、“忠于”……到了公开状态,尤其是现代政治中,“爱党”就是一种反动。因强调“爱党”,实际上是要求党员牺牲个人利益。而无端要求别人牺牲利益,这样的政党就必然已被少数人把持;“爱党”,是要求多数人让利给少数人。

所以“爱党”是荒谬的。全世界政党,究其组织形式而言,美国是最先进的。民主党与共和党,都是大选时制定适合竞选的纲领,支持的选民就算是党员了;平时没有固定党员,也没有固定纲领。有的只是态度:民主党左倾,强调社会福利;而共和党右倾,注重自由经济。而这,应该是政党演化的方向。

与美国的先进的政党的组织形式相比,中共的党组织中的专制性,就一目了然了。而如此,还要求“爱党”,不就更荒谬了吗?其实,不应该是“爱党”,而应该是党爱民、党迁就民意。这样的政党,才能够“与时共进”,否则就必然被历史所淘汰。而如果想走回头路,则更是不识时务;且,必然难以逃脱被清算的厄运。

以上,也算是我回复网友驭民宝典的《也说三爱教育――读〈傻子教育就不要再搞了〉有感》。《傻子教育就不要再搞了》,是我对“广泛开展爱党爱国爱社会主义教育”的批判。关于政党,还可以参阅我的《政党就该是个壳》。

对于“爱社会主义是荒谬的”,今天就不打算再展开了,一是我过去说得已很多了,二是在《傻子教育就不要再搞了》中说得很到位,三是还可以参阅我的《社会主义可以集中力量干坏事》。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6-18~19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