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财经社评:公共安全需要新思路

p110619101
5月26日上午,江西省抚州市检察院和临川区政府均发生爆炸。

抚州爆炸案仅是个案,公众对中国未来依旧充满期待,有公民挺身而出竞选人大代表,便是明证。若人大代表对当地百姓负责,以地方人大监督地方政府行为,并维护司法独立性以让纠纷止于法院终审,那么塑司法公信,保地方稳定,并非遥不可期。

因此,为了更有效地维护公共安全,需取消特权,限制公权,依法维护社会稳定。这是和谐所系,更是公共安全长治久安所在。

近期发生的江西抚州爆炸案震惊全国,其惨烈程度和对公共安全危害之大,为同类事件所罕见。痛定思痛,对于引发此事件的深层次原因和公共安全的解决之道,我们需要有更深刻的反思和总结。

回顾这一惨痛事件的发生,看起来并不复杂。嫌犯钱明奇原有一宅,于2002年5月抚州市临川区修建京福高速公路时被拆。因征用补偿过低,诉诸当地法院。钱担心法院庇护当地政府,要求临川区法院回避审理,被抚州中院终审驳回。

钱不服终审判决,开始上访之路。近十年间,钱买电脑,学上网,习法律,通过各种渠道发声,但始终未获倾听和重视。2011年5月26日,钱使用炸弹袭击了抚州市检察院、临川区行政中心两处建筑,造成三死六伤的连环爆炸惨案,自己身亡,同时令多人死伤。

毫无疑问,爆炸案是对社会稳定和公共安全的巨大危害。在谴责如此极端的方式、悲悼无辜的死难者之余,必须直面的是:这惨剧原本是否可以避免?何以在过去十年钱的声音没有得到重视和倾听?何以在法院终审判决后,钱依然不服继续上访?何以法律没有成为最后的挡箭牌,挡住进一步的暴力惨案?

由此可以总结的一个重要教训是,执政、执法者应该更多地倾听那些沉默的大多数的心声。况且有些声音从来没有沉默,只是未被认真倾听,这在各地层出不穷的征地拆迁纠纷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纵观近年来的各种纠纷或典型事件,由征地拆迁引发的一系列问题中,补偿不公是其根源所在。某些地方政府的与民争利行为,是社会不稳定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容回避的一个制度性问题是,长期以来,对地方政府和官员的考核多以增长指标为刻度,加之公共服务供给的地方压力,例如教育、医疗和养老,地方需要分担的比例也不轻松。一方面有激励追求晋升以适应考核,另一方面有压力多取其财以提供服务,经济增长遂成地方首要目标。地方必然费尽心思以图增长,而征地开发用作商业化正是其中的重要手段。

为图谋征地利益最大化,地方政府必然会压低征地成本,降低补偿由此事出有因。与此同时,由于补偿不公引发的纠纷争议乃至危害社会稳定的行为,维稳成本却不是全然由地方承担,而是由中央划拨,地方进行其他资源的配套。

近年来,中央层级的公共安全支出逐年增加。根据财政部2011年在全国“两会”的报告,今年国家投入到警察系统、国家安全系统、民兵以及法院和监狱等公共安全领域的预算为6244亿元人民币,比2010年增加21.5%,且超出了中国2011年公开的6011亿元军费预算。

征地收入归地方,而纠纷成本中央担,这种格局必然造成地方“征地越来越狠,补偿越压越低,纠纷日益四起”的怪圈。但如果法律能阻断政府之越权行为,约束公权力,享有公信力,征地拆迁补偿引出的纠纷应能止于法院终审。

那么法院终审何以不被信服,法律公信何以不彰?思其缘由,不外乎有特权视法律于无物,自以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这等于是公然违背《宪法》第五条规定的“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任何组织或者个人都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

让人担忧的是,这种特权思想根深蒂固,其表现时至今日并无不同。例如最近食品安全问题令人瞩目,但国家机关自设食品蔬菜特供基地,彰显不同,特权思想,显露无遗。一些国家机关如此,一些地方政府也是如此。

事实证明,此类特权若不受约束,必然会不断膨胀,导致一些人目无法纪,超越宪法和法律的规定,忽视并践踏公民的权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但特权人士往往自外于此约束。而特权影响下的社会不公,恰是造成社会不稳定不和谐的重要缘由。

过往维护公共安全,着重关注的对象是因不满补偿不公而不安于室的“钱明奇”们,但纠纷之起源头却在特权者一边。特权者以私心私利,绑架全社会公信公益,克扣补偿中饱私囊,贪污腐败违法乱纪。当有媒体涉入报道时,特权者往往掩盖信息、扭曲事实,以便达到有利自身利益的目的,而不惜损害法律的威严和公信,威胁社会的稳定与和谐。是以,特权者们才应是维护公共安全的重点关注对象。

抚州爆炸案仅是个案,公众对中国未来依旧充满期待,有公民挺身而出竞选人大代表,便是明证。若人大代表对当地百姓负责,以地方人大监督地方政府行为,并维护司法独立性以让纠纷止于法院终审,那么塑司法公信,保地方稳定,并非遥不可期。

因此,为了更有效地维护公共安全,需取消特权,限制公权,依法维护社会稳定。这是和谐所系,更是公共安全长治久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