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春雨:哪天会不会有人哭嚎“中宣部误我”

p110310104

历史有时候真是惊人的相似。袁世凯当年也是被自己一手营造的“劝进”氛围搅昏了头,误判天下大势,陶醉于自欺欺人的伪民意,才演了出短命的复辟闹剧。

曾几何时,极左路线给中国造成深重灾难,给人民带来巨大伤痛,绝大多数国人记忆犹新。以薄熙来为代表的文革毛左势力,其真实“市值”究竟几何?这只伪民意泡沫股果真奇货可居?

在天怒人怨中呜呼哀哉的袁世凯 ,临终曾哀叹“克定误我”,盖因为《顺天日报》通篇都是支持拥戴,把反复辟的声音剔除得干干净净。

以目下情形观之,真不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有人哭嚎“中宣部误我”。

薄熙来入“局”,共产党加快出局

日前,英国《金融时报》刊文,预测中共十八大政治局常委名单。其中引人注目的是先前并不被看好的薄熙来已赫然在列。

九十年代以来,中共利用外界对其决策不透明所产生的信息饥渴,惯常通过不同管道主动释放信息,娴熟地借海外媒体影响内外舆论,试探反应,并以“出口转内销”的方式,为有内部争议的决策定调调,占先机。相信这次《金融时报》的预测应该不是空穴来风,值得注意。

薄熙来行情看涨,反映了党内极左势力的抬头和现决策层对这股势力的亲睐,与社会上 “红歌”的推展以及毛左喧哗的现象相配合呼应。说明在当前严峻的政经危机和挑战面前,左转倒退对当政者有巨大的诱惑力。向强硬保守路线靠拢,可以减缓他们对政治改革的恐惧和焦虑。

然而,左转的安慰效应是虚假的。原因无它,眼下在党内和社会上暄腾一时的极左势力,只是一只虚假的“绩优股”。和目前中国房市一样,左派“板块”完全是在特殊的环境下人为做大的一个泡沫。出于左转“维稳”的需要,当政者一方面极力纵容袒护极左势力,另一方面拼命箝制打压哪怕最温和的改革言论。对照一下当局如何严厉镇压刘晓波,封锁《零八宪章》,以及如何 袒护“乌有之乡”, 听任激进(实为激退)狂妄的毛派原教旨主张;再对照一下当局如何消音温家宝政改呼声,以及怎样高调肯定薄熙来的唱红打黑,就可见一斑。当局为抗拒政改压力有意拉抬扶持极左派,以牵制和抗衡改革派的作为,在社会上营造了文革结束以来最“宁左勿右” 的政治局面。只许左派喧嚷闹腾,谁左谁调高谁升迁;不许改革派出声,谁言政改谁“触电”,体制内的被消声,体制外的被判刑。正是在这种打压和拉抬下,中国的政治景观,愈加畸形扭曲,红潮泛滥,光怪陆离,恍如隔世!

历史有时候真是惊人的相似。袁世凯当年也是被自己一手营造的“劝进”氛围搅昏了头,误判天下大势,陶醉于自欺欺人的伪民意,才演了出短命的复辟闹剧。现当政者如果再施洪宪故伎,表面上不露声色,装出超然事外的样子,暗中却纵容新“筹安会”喧嚣闹腾,终将误国害己。曾几何时,极左路线给中国造成深重灾难,给人民带来巨大伤痛,绝大多数国人记忆犹新。以薄熙来为代表的文革毛左势力,其真实“市值”究竟几何?这只伪民意泡沫股果真奇货可居?据说,在天怒人怨中呜呼哀哉的袁世凯 ,临终曾哀叹“克定误我”,盖因为《顺天日报》通篇都是支持拥戴,把反复辟的声音剔除得干干净净。以目下情形观之,真不知道哪一天会不会有人哭嚎“中宣部误我”。

薄熙来是否能如《金融时报》所“预测”进入政治局,诚为人们观察中共未来何去何从提供了一个难得的风向标。如果薄熙来入“局”成 真,说明在中共党内,尤其在决策层,理性改革力量进一步边缘化和式微。将标志中共统治集团进一步衰变为一个与时代脱节,与人民脱节,与现实脱节的政治寡头。它必将更加僵化,更加缺少灵活性,更加缺少改革改良的意愿。被劫持的中国社会,进一步左转倒退。从而大大增加“硬着陆“的可能性。一旦真实民意喷涌爆发,很可能出现与袁世凯称帝后类似的政局“雪崩”,加快中共非善终式的出局。反之,如果现在放出来的这只探风气球被戳破,拱毛左领军人物入“局”希望落空,则说明中共党内理性健康力量尚存,或者主政者尚有三分明智,不似袁世凯那么愚顽不冥。那么,中共顺应真正民意和时代潮流,自我更新,主导政治改革尚存一线希望。

人们不妨拭目以待。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