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曾飚:布莱尔的“新兴宗教市场国家”

p101031104
英伦在线总编、布里斯托大学语言心理学博士曾飚。

新兴市场国家,也面临着宗教热情的高升。

在政治与宗教的结合处,也许只有布莱尔这样的政治家,能够洞悉两种人类最复杂的行为背后的关联,以商业嗅觉去寻找潜在市场。在英国,布莱尔被拥趸视为被低估的政治家,他的价值需要时间去发现,而他被政治评论界视为“政治巫师”。以“巫师”的身份,出来主讲人类宗教,这将是对宗教界的最大反串。

近日获悉,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将与北京大学合作,参与一门公共选修课,叫“全球化时代的宗教关系”,布莱尔可能作为主讲人之一。

作为受过英国学术训练的一分子,我的第一直觉是,布莱尔的学历是否合格?布莱尔生于英国中产阶级家庭,父亲是律师,童年的布莱尔接受英国私校教育,本科就读牛津大学。布莱尔口才一流,在议会辩论中,几乎没有碰到过敌手。在2004年,曾经有一名23岁的牛津大学本科生,被国内中介包装,冒充专家,送到北大,给学者上课。依此类推,毕业于牛津的布莱尔给北大的本科上公共选修课,理应合格。

有信仰的政客并不罕见,但是在西方国家中,除了在美国,以政客的身份去宣讲宗教的意义,这是一种少有的组合。中世纪的罗马教廷和十字军东征,是两例政治与宗教联姻的例子。布莱尔在政治生涯不同的阶段,分别对此做了注脚。布莱尔策划和参与了当代的十字军东征,攻打伊拉克和阿富汗。在卸任之后,他建立了自己的“信仰基金”(Faith Foundation),目的是“展现在现代世界,宗教是一种向善的力量”。

在宗教问题上,布莱尔在大学期间,受过信教同学影响,据说母亲因癌症过世,加深了宗教情结。在具体操作上面,布莱尔又体现了高度灵活的政治技巧。他曾经是英国国教圣公会(属于基督教新教)教徒,但是在2007年卸任之后,做了一件极具震撼的事情:改宗为罗马天主教徒。在担任英国首相期间,他从来没有泄露过自己的宗教底牌,至今笔者也很着迷这场改宗的动机,也许是妻子切丽影响(她是天主教徒)。

但毫无疑问,这种政治技巧与中世纪罗马教皇可以媲美。因为这避免了一场任内的政治风暴。在英国,天主教徒处于边缘地位,王室规定不能够与天主教徒联姻。天主教曾经在英国占据主导地位,罗马教廷对于英国政治的干涉,在亨利八世(1491-1547)之前,具有重大影响。1171年,英格兰国王亨利二世侵入爱尔兰,就是秉承罗马教皇阿德里安四世(Adrian IV,历史上唯一的英国籍罗马教皇)的旨意,惩罚为罗马教廷不认同的爱尔兰天主教。

从亨利八世开始,为了摆脱罗马教廷控制,发起了宗教改革运动,剥夺天主教徒的财富,建立英国自己的国教圣公会,国王才是基督教的最高领袖。这场亨利八世发起的去天主教运动,在接下来的近两百多年英国历史中,成为欧洲大陆和英国冲突的一个原因。而在爱尔兰在英国的统治下,天主教势力遭到了强力的打压,曾经有所谓的“刑法”(Penal Law),爱尔兰天主教徒被赶出了政治,在民族主义还没有成为一种抗争的意识形态之前,爱尔兰的天主教扮演了反抗者的角色。时至今日,在英国和爱尔兰的对立中,天主教依然是一个核心问题。

就在布莱尔抽象地谈论信仰之时,在2010年11月,他参加过一场辩论,他主张宗教是一种向善的力量。然而辩论之后的调查,却揭示了宗教在今天世人眼中的地位。几乎所有的西方发达国家,低于40%的人认为“宗教具有积极影响”,英国在30%左右,唯一例外是美国,认同的比例超过60%,相反,在沙特和印尼这样的伊斯兰教国家的认同比例超过90%,有趣的是,在金砖四国印度、巴西认同比例超过60%,俄罗斯在略低于60%。

也许这是布莱尔的市场逻辑。假如这种发达与新兴国家的对立模式成立,对于布莱尔来说,可以预测中国是一个“新兴的宗教市场”。在这点上,布莱尔的商业天赋显露无遗。在卸任之后,布莱尔已经通过演讲、出版和投资银行业,成为巨富。

宗教有可能是他带给世界的一个新产品,而他能够与北京大学合作,显示了极大的勇气和开拓眼光。聪明的是,他的基金会并不特指任何一种宗教,显得门路宽广,兼容性强。我看好这种进入中国的姿态,符合中国人历来认为,自己的思想包容一切,古今通吃的传统。

在政治与宗教的结合处,也许只有布莱尔这样的政治家,能够洞悉两种人类最复杂的行为背后的关联,以商业嗅觉去寻找潜在市场。在英国,布莱尔被拥趸视为被低估的政治家,他的价值需要时间去发现,而他被政治评论界视为“政治巫师”。以“巫师”的身份,出来主讲人类宗教,这将是对宗教界的最大反串。

目前来看,这门公选课的结构,尚未证正式公布。假如布莱尔仅仅是受邀作为主讲人之一,也许会给北大一个灵活的空间,用于将来消弭外界对布莱尔的“信仰基金”可能的猜疑。因为,以布莱尔的身价,开满一个学期的公选课,绝对是北大支付不起的薪酬,除非得到赞助。而作为媒体记者,应该提供更多的背景和细节,以弥补读者丰富想象的不足。

公选课在北大有着悠久历史,常常成为青年教师和退休老教师的思维跑马地。在青年教师中,中文系孔庆东教授开设的《金庸小说研究》,是最受欢迎的公共选修课之一。而他本人近年来也成为言论鲜明的时事评论家,他对于基督教的态度,显然异于布莱尔。所以,我热烈欢迎布莱尔先生到北大来,如果可能与孔庆东先生PK一场,这将是这门公选课最好的开场,也是这个新兴宗教市场国家的第一手市场信息。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