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华尔街日报:独立候选人会让北京后院起火吗?

p110607106
墨儒思(Russell Leigh Moses)是一位现居北京的分析家和学者,他的文章多是关于中国的政治。他正在写一本关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中权力的角色转变的书。

这个星期党的干部们在又一场急风暴雨中被惊醒。

虽然从理论上说,任何超过18岁的公民都可以参选人大代表,但是那些被提名者通常都必须由党认可。过去那些自荐候选人在整个过程中通常都走不了太远;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发现自己成了被党报复的对象。

现在再这么做则更为危险,因为在2011年,如果说党达成了什么共识的话,那就是对任何形式的反对运动都要镇压,无论事关民族问题还是别的。

中共的一大难题是,如何让当前这些不受控制的独立候选人按现有程序参选,而又不让人担心这些挑战当前政治格局的人会形成燎原之火。

这个星期党的干部们在又一场急风暴雨中被惊醒。不,这还不是指内蒙古那件事。那场骚动已经被熟练地处理了,用的是常见的强力手段—以及对心怀不满者的超乎寻常的一大笔补贴承诺。

这次引起轰动的事件与众不同:在过去的一星期里出现了一个非同寻常的挑战,其挑战目标是党对中国日益加强的政治控制——大约有30名活动家、学者和网络评论员宣布他们计划参加“人民代表”的选举,争取进入各级地方人民代表大会(中国的立法机关)。

这些雄心勃勃的候选人当中有许多都是博客圈中的知名人物,而他们也有着大量拥趸。他们的文章机智狡黠,其中最受欢迎的一位是李承鹏。最近他在自己的博客上这样评论说,那堵将政策制定者和人民隔开的墙上也许只要开几个窗就能被重建。

这不仅仅是勇气之举。虽然从理论上说,任何超过18岁的公民都可以参选人大代表,但是那些被提名者通常都必须由党认可。过去那些自荐候选人在整个过程中通常都走不了太远;他们当中不少人还发现自己成了被党报复的对象。

回顾过去,姚立法可能是第一批最广为人知的自荐候选人了。1998年他成功的进入了人大,但是在2003年被排除在外,从那以后[当局]对他的骚扰就时断时续。现在再这么做则更为危险,因为在2011年,如果说党达成了什么共识的话,那就是对任何形式的反对运动都要镇压,无论事关民族问题还是别的。

但是这一举动本身也相当聪明。仅仅是宣布他们要参选,自荐候选人没有违反任何选举规定。虽然肯定会有一场精心设计的竞选活动,却没有任何意识形态的平台——不象是《08宪章》那样可以让官员们轻易地就把这一群体定义为反党的煽动者,然后予以粉碎。

也就是说,这几位未来的政客们很可能会让北京手忙脚乱一番。

无论是出于绝望还是决心,这场运动都触动了最高层的某些人,他们需要权衡并做出迅速反应。周三,在主要党报《人民日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可以算作是从某些高层传来的第一反应——在选举、候选人和资格等方面做出的一次临时裁定。这篇文章貌似谈的是对干部的监督,其实是一篇东拼西凑的宣言。它引用了邓小平那句的著名 “摸着石头过河”,试图说明在更广泛的改革背景下,选举意味着什么。它似乎暗示说任何改革都需要谨慎从事,但现在也不必把任何可能都排除在外的意思。

这篇评论看起来是被这些博主们爆发的参选潮所触动,但奇怪的是,它似乎在鼓励那些尝试进行政治试验的人,而不是那些认为这很危险的人。

当然,这种新形式的社会运动尝试没有任何理由让党内的保守派们惊慌失措。但它也不应该令赞同政治改革者欣喜若狂。毕竟,政治的紧箍咒在最近的几个月中正在越收越收紧。党内的改革家们仍然在奋力寻找有力的支点,可以对正在上演的政治洗牌而公开讨论。而且相当多的保守派们想让 “社会管理”这一说法实际上成为“稳定至上”的新口号。

这股独立候选人的浪潮可能不想卷入[政治斗争],但是他们要明白政治现实。他们的前景将取决于改革者们可以保护到他们什么程度,让他们免受那些保守派的攻击——后者认为任何来自党外的挑战都是威胁。在中国共产党内部,那些想要从处处救火转向更有前瞻性策略的党员,在数量上也许只不过刚刚可堪与之匹敌。

但情况可能很快会变得糟糕。中共的一大难题是,如何让当前这些不受控制的独立候选人按现有程序参选,而又不让人担心这些挑战当前政治格局的人会形成燎原之火。

(墨儒思 Russell Leigh Moses/华尔街日报/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