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樊夫:别让“异质思维”成为“沉没的声音”

p110607103
(图:Getty Images/新纪元)

有些官员对已经众声喧哗的声音掩耳不听,甚至动用权力堵上说话者的嘴巴,是当下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人民日报提到的那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某些官员那里,变成了“尽管我心里同意你的看法,但我坚决不给你说话的权利”。

对官员施政行为进行批评,被认为是“诽谤罪”,“跨省追捕”屡见不鲜;和当地政府谈判拆迁补偿,被当成“敲诈政府”而坐牢。难道这些官员真的不懂法、不知道自己错了?非也。

做到宽容对待反对声音,打破“不同即敌对”的思维模式,遵守宪法和法律,这才是底线,是对执政者的基本要求。

人民日报近来发表了一系列“关注社会心态”的评论文章,提出“要以包容心对待‘异质思维’”,“用公平正义消解弱势心态”,更指出“为政者要在众声喧哗中倾听‘沉没的声音’”。这些文章一改往日文风,尤其是“异质思维”和“沉没的声音”这样的语汇,令人耳目一新。有媒体评论其“击中了时局的软肋,说到了人们心里”。

我在想,“异质思维”和“沉没的声音”这两个语汇分别在两篇文章里提出,他们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什么样的声音容易“沉没”?在沉没的声音中,有多少恰恰是“异质思维”?

只要不掩耳盗铃,必须承认,中国早就进入多元时代,更拜发达的网络技术所赐,各种思维和声音五彩斑斓,汇成一片意见的汪洋大海。一个个税法草案的修改,一个月能收到23万条意见。

所以,人们看到了“异质思维”,这很正常。其实,这些思维,尽管看起来观察角度不同、表达方式各异,但目的都是希望国家进步和美好,都是达致社会的稳定与和谐。从这个意义上说,没有本“质”的差别。所以,对这些“异质思维”,“只要出于善意,没有违反法律法规,没有损害公序良俗,就应该以包容的心态对待”,没错。

什么声音容易“沉没”?在汹涌澎湃的声音大海里,最容易沉没的,当然是那些弱势群体的声音,“表达上的弱势群体,也是现实中的弱势群体”,他们没有话语权,意见领袖们或许一声轻轻呢喃,就能掀起一个浪潮,而他们声嘶力竭,也未必能得到一个回音。

我的微博的私信里,就常常收到一些来自底层的求助信,他们自感受到不公正的待遇,给有关部门写信、甚至上访,但是问题没有解决,于是给媒体人写信,希望关注。网络发达,表达的自由和低成本,同时也带来了副作用:微弱的声音极易淹没。

但这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一些“异质思维”“被沉没”。人民日报提到的那句名言:“我不同意你的看法,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某些官员那里,变成了“尽管我心里同意你的看法,但我坚决不给你说话的权利”。

对官员施政行为进行批评,被认为是“诽谤罪”,“跨省追捕”屡见不鲜;和当地政府谈判拆迁补偿,被当成“敲诈政府”而坐牢。难道这些官员真的不懂法、不知道自己错了?非也。即使那些官员一开始不知道法律如何规定,但多起事件发生之后,媒体广泛报道,更有专家写文章指出其荒谬,为什么后面还有官员错了再错?

大浪淘沙,一些“小”声音沉没于汪洋大海,某种程度上在所难免,所以也只能提倡“在众声喧哗中倾听”。这是对执政者的相对高的要求,而做到宽容对待反对声音,打破“不同即敌对”的思维模式,遵守宪法和法律,这才是底线,是对执政者的基本要求。倾听不到小的声音,民众或许不会怪你,但如果对已经表达出来的、已经众声喧哗的声音掩耳不听,甚至动用权力堵上说话者的嘴巴,那才是可怕的事情,也是当下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包容“异质思维”,倾听“沉没声音”,这些常识性的理念,经由人民日报提出,迅速掀起涟漪,值得回味。但愿这些新思维,这些“击中时局软肋”的声音,能够让每一个官员思之、虑之、检讨之、践行之,不会成为“沉没的声音”。
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