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明报社论:走出六四历史伤痛 国家才可真正和谐

p110605117

22年前被暴烈手段镇压下去的那一场爱国民主运动,只要一日未获平反,则不但人民无法释怀,当权者也难以安寝。我们认为中共要拿出勇气,推动和解,抚平伤痛,平反六四,带领人民一起走出六四阴影,使国家彻底抛开这个包袱,建设真正和谐的国度。

今日是六四事件22周年,连日来,内地当局对一些人士加强监控的消息,不绝如缕,说明「六四」在内地虽然被视为禁忌,鲜有人公开提及,但是在万马齐喑之下,当权者仍然保持高度警戒。其实,22年前被暴烈手段镇压下去的那一场爱国民主运动,只要一日未获平反,则不但人民无法释怀,当权者也难以安寝。我们认为中共要拿出勇气,推动和解,抚平伤痛,平反六四,带领人民一起走出六四阴影,使国家彻底抛开这个包袱,建设真正和谐的国度。

这些年来,在内地仍然敢公开谈论「六四」事件的少数人士,「天安门母亲」运动主要发起人丁子霖女士是其中之一,正因为如此,每到六四之前,也是她最受「关顾」的日子,未能与外界接触,日前,她率先通知传媒,今年六四当夜将不会到木樨地拜祭儿子的亡魂了。当然并非丁子霖不想去,而是当局不淮她去。与前年相比,连现场拜祭也禁止,反映当局的处理又收紧了。

不过,当局在高度警戒的同时,也看到似有若无的「鬆动」,有公安人员三度接触一名「天安门母亲」成员,探询「多少钱能解决问题?」这个举措,乃22年来首见。这些年来,官方就「六四事件」的标准说法是「党与政府早有结论」,探询能否以金钱化解「天安门母亲」的心结,属于新举动,而事态性质,由于并无进展,无足够资料研判。

不过,从公安人员操作情�看来,事态不能理解为中共当局着手平反六四事件,因为被接触的「天安门母亲」,提出公布真相、依法赔偿、追究责任3项要求,办事公安人员明确表示公布真相、追究责任不好办,只追问「多少钱能解决问题?」其实,六四事件性质之严重,牵连之广,若以为不问缘由、用钱就可以摆平,那是对死难者的亵渎,「天安门母亲」当然不会接受。况且,办事公安人员强调个人身分,嘱咐被接触的「母亲」不要告诉丁子霖,这样的操作,动机和目的都值得质疑,因为不无有逐个击破,企图瓦解「天安门母亲」运动之嫌。

虽然公安人员的动机目的不明,不过,无可否认,此乃22年来,当局在照本宣科以外,首次探询解决此事的可能性,所以,即使官方立场与死难者家属南辕北辙,箇中所透露讯息,仍然值得注意。当局此举,不啻宣示即使「党与政府早有结论」,但是六四事件未解决,从这个角度而言,则天安门母亲经过商议后,就事态订出17字原则,「密切关注、冷静分析、沉着应对、不忙下结论」,是理性和务实的取态,值得尊重和肯定。

这些年来,不乏海内外有识之士呼吁中共当局本诸人道主义精神,就六四事件寻求与人民和解,公安人员接触天安门母亲,是否「和解」的起步,无法确定,若中共当局真有此意,民间就不应该关起大门。

要治疗六四事件的伤痛,以目前内地情势,若要一步到位,可能会引发不必要矛盾和纷争,按部就班是较佳选择。若要推动和解并以最终平反六四为目标,现阶段从人道主义入手,例如协助有需要的死难者家属解决生活困难、淮许去国异见人士返国等,都是当局可以先做的事。当然前提是官方和民间要有共识,实行人道主义救助之后,不能迫使死难者放弃追查真相和追究责任。只有这样,六四事件才算真正走上和解之路,而只有中共当局才可以创造这样的局面。

六四事件22年以来,中国的经济取得巨大成就,但是整个国家的处境和所面对的问题,不但未见有改善,反见有恶质化之势。例如,当年「太子党」藉父母辈的权力,大搞官倒敛财,今日权贵集团分食民脂民膏,恶劣程度犹有过之,都突显了体制上的不公平、不公义。当日人民借悼念胡耀邦,表达对官场腐败的不满,今日官场的贪污腐败,民众对贪官污吏的痛恨,较诸22年前更为突显。近期,江西抚州有民众被迫得无路可走,以3个炸弹连环炸毁政府3座大楼,有关民众虽然死了,此事所反映「民不畏死」对抗,是官民矛盾尖锐的写照。

近年中共当局一直强调维稳,而维稳费已经多过军费,反映当局对民情的忧虑。但是,当局愈维稳,社会愈不稳,说明高压措施所打造是「假稳定」,只有开展真正体制改革,才可能缔造真正稳定、长治久安的局面。我们认为,所谓研究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如果仍然以「高压」来对付人民,此乃歪路,包容「异质思维」,接受「维权就是维稳,维权才能维稳」的道理和实践,才是正途。

六四事件之后,政治改革停滞,中共掌握绝对权力导致的绝对腐化,是内地深层次矛盾的根源。中国目前宛如坐在翻滚沸腾的压力煲之上,若有什麽事故发生,已非中共存亡的问题,而是涉及国家民族生机的大事,作为中国的执政党——中共有责任带领人民安然渡过险境。我们认为,由和解到平反六四,是使中国体制从僵化到活化,以适应时代转变和需求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