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巴山人: 六四回望

现在中国社会的种种乱象和败象(全面腐败、官民对立、官商勾结、贫富悬殊、司法不公,等等)其实都是六四开枪这个藤结的瓜。六四民运的失败是中国命运的一个关键性负面转折点。当时为什么要隔代指定接班人?就是为了保证至少两代领导任期内六四不会翻案。但这能保证永远吗?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相信,六四事件的历史定位将来一定会客观公正地写在未来的历史书上的,这一天应该不会很远。

六四过去二十二年了。我们应该回首往事,牢记历史。

六四学生运动的愿望基本上积极和正面的,本应加以恰当引导从而促进政治改革的进一步深化。但六四运动的学生方面的确有很多策略上的问题,缺少方法,言语过激、逼得太紧,不知道适可而止迂回前进。青年人容易冲动缺少自制力也是无法避免的,谁都年轻过。共产党当年在全国范围内搞的学运、工运和农运在规模和过激程度上有过之而无不及,给国民党政权造成巨大的困扰。但国民党还只是敢悄悄开些黑枪,小打小闹而已,大规模镇压还是有所忌禅的,更不说几个野战军规模的大镇压了。

但是六四开枪是由资深政治家做出的决定。尽管他们曾经作出过很多拨乱反正扭转乾坤的好决定,但这个决定将来从历史的角度看会是很不成熟的。一些中共领导人,从苏联一“海归”(其实大部分人都没有在西方大学里上过一天课,而是在工厂打工或上几天苏联为中国人开的“短期干部培训班”,对西方现代文明没有任何切实的了解)就立马在红军中担任高级职务,不从士兵干起故而不知士兵生命的可贵,每一仗死多少人对他们这些高级领导人来说只是一个数字,在战争年代中经常宣称“不怕把部队打光”的轻视生命的冷漠习惯,还有对文革给自己和家人带来轰顶厄运而产生的对群众运动的天然仇恨心理,都是促使这次开枪决定的主观心理因素。人们往往谈到当时有诸如很多奸臣的假报军情的客观因素,但忽视了领导人做决定时的心理因素,后者其实非常重要。

共产党作为一个老党,也有不少睿智之人,应该有与学生对话的勇气和能力,通过对话和平解决问题的智慧和方法。其实这也是中国在解决国际争端中的一贯立场。但不知为什么一到解决国内问题就失去理性喜欢暴力呢?中国历代统治者好像都喜欢这样内外有别。

开枪容易收摊难。二十二年过去,人们至少看到了几个开枪后的明显后果:

一、六四成为党从代表大多数人民利益开始走到人民的对立面的转折点,并逐步演变为代表和维护少数政商精英阶层的政党。最近这十几年的情形越来越清楚。

二、以前的官员腐败还是少数,且偷偷摸摸不敢见天日,害怕群众起来揭发。自从六四以后,发现有枪杆子撑腰,胆子越来越大,贪污腐败象癌症一样大面积扩散,水平已经到了自由发挥超乎正常人想象力的程度。比如一次上千万的巨额受贿、领导人人包二奶并习以为常等。

三、以前制定政策害怕群众起来反对,故多有顾忌。现在制定政策完全可以放开胆子忽视草民的利益,因为知道有枪杆子护航,闹事就镇压,老子想干啥就干啥,动不动就黑帮痞子似的叫嚣“拿几千万个人头来换政权”。其实他们忘了一个最基本的事实,那几千万个掉头的工人农民心中的理想是建立一个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新社会。要看到现在这样子的社会,他们才不干呢。如果他们不干,光靠这些从苏联回来的“海归”们以及党的领袖们政权能拿下来吗?

现在中国社会的种种乱象和败象(全面腐败、官民对立、官商勾结、贫富悬殊、司法不公,等等)其实都是六四开枪这个藤结的瓜。六四民运的失败是中国命运的一个关键性负面转折点。当时为什么要隔代指定接班人?就是为了保证至少两代领导任期内六四不会翻案。但这能保证永远吗?我们所有人都应该相信,六四事件的历史定位将来一定会客观公正地写在未来的历史书上的,这一天应该不会很远。

(天下论坛/万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