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15万烛光铺满香港维园 六四未被遗忘

p110605101_
15万烛光铺满维园,告诉所有人六四没有被遗忘。已故支联会主席司徒华昨晚「现身」于晚会上,透过生前录像呼吁市民要「毋忘六四、坚持到底」。(尹锦恩摄)

p110605103_
六四晚会后,百多名市民由维园出发,欲游行往北角警署,抗议警方滥捕,行经炮台山附近时,因为路线问题一度与警方冲突,部分人更冲出电车路,至深夜12时30分仍未离开。(林振东摄)

p110605102_
昨晚的六四晚会上,不少家长都带同子女出席感受气氛,亦向他们说出六四真相,薪火相传。(林振东摄)

六四晚会参与人数逾15万人,除因司徒华精神感染港人,相信亦因近期内地政府举动如利诱天安门母亲、收紧悼念安排、维权人士被捕等,惹起港人反感。

这一夜,维园的集会没有原支联会主席司徒华带领,但超过15万市民未有忘记八九年六四一夜,齐集维园,向当权者表达港人毋忘六四的决心。即使今年华叔不再陪伴大家,但年轻人、内地人以行动表达,平反六四可以薪火相传。警方表示,维园集会最高峰时有7.7万人参与。

今年是六四22周年,是第一个没有华叔的烛光晚会,不过出席人数仍然与近两年相若。未到8时,维园6个足球场已经陆续坐满,记者见到众多年轻人鱼贯入场,一个一个亮起一点一点烛光,大会主持叫1989年后出世的参加者举起场刊,场内年轻人响应,台下一片「白海」。

华叔生前录像 吁港人坚持到底

晚会8时10分开始,由司徒华生前口述「毋忘六四,建设民主」录像揭开序幕。片段中,司徒华指89年内地社会出现「官倒」情�,学生静坐绝食得到全国人民响应,学生坚持至6月3日晚上,北京派军队镇压,杀死很多人。司徒华说,20年来的六四烛光集会,人数时多时少,但仍以数万计算,显示市民对平反六四的坚持。他说香港、中国民主道路崎岖,大家必须坚忍,「毋忘六四,坚持到底」。片段播毕,全场市民报以热烈掌声。

年轻人接棒 献花点火盘

没有司徒华,向六四英灵献花、点火盘的重任落在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与一众年轻人身上。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宣读悼词,说虽然华叔因病离世,但他相信不管是革命烈士、六四死难者还是华叔以至所有离世的支联会义工,仍会坚持相同信念,平反六四。

大会又播放学运领袖王丹、天安门母亲代表丁子霖的录像录音。丁子霖说,烛光晚会再也看不到华叔身影,大家惟有更加努力,以告华叔在天之灵,她说﹕「已经站立起来,就不会再趴下。当局如何动作,我们将拭目以待」。

李卓人于晚上9时20分宣布,有超过15万人参与晚会,迫爆维园。记者所见,除了6个球场,中间草坪、台后一个篮球场都坐满了人。他说遗憾听到有市民想进入维园,但被警方阻挠。对于出席人数,李卓人相信华叔在天之灵会感到安慰,抗争会一代传一代,直至胜利为止。

民主党主席何俊仁说,相信今晚非常多参加者带�对华叔的回忆出席活动,认为华叔「人不在,精神在我们中间」。

评论员﹕威逼利诱 港人反感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认为,六四晚会参与人数逾15万人,除因司徒华精神感染港人,相信亦因近期内地政府举动如利诱天安门母亲、收紧悼念安排、维权人士被捕等,惹起港人反感。

内地人赴港纪念六四 悼广场同伴无惧报复

内地人来港不一定只为买名牌,愈来愈多内地人来港出席六四晚会,争取公开悼念六四死难同胞的机会。22年前,北京人赵先生是留守天安门广场的学生,6月3日晚回家吃饭,阴差阳错,逃过军队清场一劫,但目击坦克陆续驶经家门。同学罹难令赵先生十分难过,压在心底多年,昨日终有机会来港出席六四晚会,他接受访问时表示不担心被算帐﹕「因为我本应在22年前已经死了,能活下来已是很幸运了。」来自东北的隋先生亦说﹕「真的非常羡慕香港这片自由天地。」

内地人:羡慕这自由天地

在内地从事资讯科技工作的赵先生,昨身穿黑色T恤出席六四晚会,同行的还有约10名内地同事,大家都是首次出席六四晚会。

赵先生1989年就读北京外国语大学,因为寓所离天安门广场很近,6月3日晚他由广场回家吃饭,想不到晚上看见坦克车从楼下驶过,在家人劝喻下,他打消了返回天安门广场的念头,命保住了,但一个个同学罹难,令他感到痛苦和迷惘,经历数年时间才能冷静下来。

赵先生说,在内地听过香港有纪念六四的活动,今次他总算来到了,「香港人要继续举办(六四晚会)下去,不要让明天的香港变成今天的大陆,香港要保住自由和民主,带领中国走向民主化」。

除了昔日的北京学生,也有南京学生。余刚是内地作家,今年第三次来港参与六四晚会。89年,他与其他同学在南京市中心集会声援北京学运,是出于一份正义感和激情。军队于六四清场,消息很快传到南京,他原想乘火车到北京去看看天安门的情形,但去不了。他觉得,只有当人民认识到自由比生命更重要,中国的民主状�才会进步。

知名博客不满艺人转

广州独立媒体人、知名博客北风(温云超)第二次出席六四晚会,他批评港人虽然不满社会的不公义,但他们没有坚持原则,例如部分在89年参与制作《民主歌声献中华》节目的人员,在中共建党60周年之际参与拍摄电影《建国大业》。他寄语:「香港人不要以为今天享有的自由是必然的,没有人可以保证民主、自由继续存在,要有危机意识。」

今年从内地来港念博士学位的林先生,到维园希望了解六四真相。他表示,在内地上了大学才知道有六四事件,是几名同学网上「翻牆」搜寻得来,「希望香港的六四集会能继续举行下去,因为在内地没办法这样表达」。

不肯拍照的深圳大学生苏小姐首次参加六四晚会。她直言很多同学其实知道六四是什麽,她亦曾「翻牆」在网上浏览有关资讯,但认为总不及亲身来一次香港看得清楚。她对六四的认识,始于父母简单介绍,坦克、镇压、有死伤……她再想追问,父母总叫她不要再问,也不要告诉别人。待她长大了,明明身边同学都知道这事,却无法公开讨论﹕「QQ、电话都被监控,根本不能说太多。」她昨日瞒�父母来港,先到城市大学,在民主牆上观看六四的纪实,晚上参加烛光晚会。对于记者的追问,她显得有点胆怯,自言只能当个旁观者﹕「领导(平反六四)的事交给别人做吧。」

17岁的卢同学与同伴一起从内地来港考美国SAT试,顺道见识六四晚会,凑凑热闹。他们表示,爸妈警告他们只可在旁观察。卢同学直言,父亲是共产党员,曾跟他谈及过六四的事,他认为中国需要民主,但不需要动盪,若六四真的平反了,社会会出现大动盪,不利国家稳定。

首次来港参与六四晚会的隋先生,在昨日这敏感日子过关来港,前来维园的路途上,一直害怕有人跟踪,不时东张西望,「害怕有党的人在监视,害怕回家被抓……我出了事也没什麽,但毕竟我家老婆还大�肚,5个多月了」。

「伤悲,已忍了20多年」

习惯在没有言论自由的内地生活,50岁、来自东北的隋先生直言,「对六四事件的伤悲,已忍了20多年」。89年时他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我看�这事发生,恨死了共产党,可是只能在心里恨,没有自由做什麽,很痛苦」。去年他与太太来港旅游,得知香港在6月4日会有悼念晚会,加上刘晓波、艾未未等维权人士被捕,更激起他的义愤,昨日决定来港参与,「过来一次很麻烦,手续很多,但真的非常羡慕香港这片自由天地」。

(香港明报)

中国血腥镇压六四民运的天安门事件昨届满22周年,台湾、香港、中国、日本、美国等地都有悼念活动,其中以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简称维园)的烛光晚会规模最大,逾15万人参加,创下历史新高。六四民运领袖王丹昨晚则在台北中正纪念堂的自由广场上,与400多人共同哀悼在六四事件死去的民主烈士。

筹办香港烛光晚会的支联会(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主席李卓人表示,其实最不能够忘记六四事件的是中国政府,他们由于感到恐惧,所以要镇压有关的记忆,将历史真相抹掉,但香港应要守护这个记忆、真相。昨晚烛光晚会的主题是:「平反六四,革命尚未成功;建设民主,同志仍须努力」。

天安门母亲软禁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在晚会上透过事先的录音痛批,中国执政者极端蔑视人类的普世价值,依仗着「全球第二经济实力」,「就以为什麽都可以不放在眼裡、可以什麽都不讲:不讲道义、不讲良知、不讲法制,不讲诚信,……不讲人类的道德底线。」丁子霖的独子在天安门事件中丧生,她本人现遭当局软禁在家。

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宣布晚会开始时,参与群众已坐满维园6个足球场,主办单位只好开放草地、篮球场,以容纳川流不息人潮。今年与会者不乏从中国内地前去的民众,有很多中学学生。

重现「屠杀氛围」

恰巧在六四事件爆发那年出生的福建人小宝(化名)表示,他这次碰巧来香港旅游,收到传单后,就跟着人群来维园。他说,多年来中共没说出真相,「你们香港人全部都敢说,让我很感动。……一定会成功的,只是时间问题。」他还承诺:「我会留到最后。」

连续22年参加六四烛光晚会、现年56岁的退休教师李先生表示,他留意到昨多了不少年轻人参与集会,「相信是因为华叔离开后,更多年轻人希望继承华叔平反六四的心志」。香港民主派大老司徒华人称「华叔」,毕生追求民主事业,今年初因癌症去世。

香港六四纪念活动早已展开,17名大学生上周三起展开长达64小时绝食,直到昨天才恢复进食;前晚,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广场日与夜学生营」活动,让64名中学生在半夜用黑布蒙上双眼,感受22年前天安门广场突然熄灯、枪声大作,以及军队清场的骇人氛围;昨天上午,数十名中学生到维园向民主烈士纪念碑和民主女神像献茉莉花,并且默哀。

烛光晚会结束后,香港民主派团体「社会民主连线」等逾百人继续游行前往中联办,准备悼念六四死难者,但遭到警方拦阻,游行队伍在轩尼诗道近湾仔的路段与警方对峙。

美促释放关押者

美国国务院前天发表声明,希望中国释放仍遭关押的示威者。声明强调,美国仍持续要求中国提供天安门事件的死伤或遭羁押者的完整报告,呼吁中国停止骚扰六四事件的参与者及家属。

儘管国际声援六四声浪排山倒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昨强硬指:「上世纪80年代末的风波,党和政府早有结论」,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动摇。中国呼吁美国摒弃对六四事件的偏见,以免损及中美关係。

报你知
六四镇压 2千人牺牲

1989年4月15日,被视为中国开明派代表人物,中共总书记胡耀邦逝世,北京青年学子陆续聚于天安门广场集会纪念,形成学运,但聚会遭中国官方批为「反革命动乱」。

天安门群众诉求逐渐演变为对时政不满,要求官方进行自由、民主及政治改革,聚集群众不断增加,甚至蔓延中国各地。

最后解放军于6月4日凌晨开枪及用坦克镇压学生及示威者。对于死伤数字说法分歧,中国红十字会人员透露,至少2000人遭镇压丧命。由六四遇害者母亲组成的「天安门母亲」则记录186人死亡。

(苹果日报)

丁子霖教授在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上的录音文稿

亲爱的香港同胞们、朋友们:

今天,我受大陆地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委托,怀著沉重的心情在这里发言,和大家一起悼念二十二年前倒在中共戒严部队枪弹和坦克下的「六四」英灵。
我们的亲人是为自由而死,为民主而死;他们为中华民族和世界进步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作为他们的亲属,我们始终感到自豪;始终认为中国的「八九」是一场伟大的爱国民主运动——不管世道如何多变,也不管为了这份认知,我们受到多大的打压,也矢志不渝。

朋友们!你们是勇者。年复一年,在此时此地,以如此盛大的规模公开悼念「六四」英灵,续写我们中华民族那段可歌可泣的英勇历史。因为谁都明白,目前香港虽然是一片自由之地,但中共专制的耳目遍布世界各地,举办和参加此类活动都会付出不同程度的代价。但是你们不畏强权,秉持正义和良知,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同胞扶老携幼地前来参加烛光晚会,缅怀「六四」英灵,此情此景足以感天地、泣鬼神。这份情、这份意,会让我们永远铭记在心,并将激励我们永不放弃。

今年的「六四」烛光晚会更是在一个特殊背景下、在一个十分复杂与艰难的时刻举行的。众所周知,我们失去了司徒华先生——这位杰出的香港地区民主运动的领导人。从此,我们在每年的烛光纪念晚会上再也见不到他的身影;我们惟有更加努力,做得更多、更好,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

天安门母亲自从一九九五年开始每年都要向「两代会」及国家领导人发出公开信,要求公正、合理地解决「六四」问题,并一再要求与政府对话,然而中共官方始终不予理睬。但令我们匪夷所思的是,今年二月下旬「两代会」召开前夕,北京市某区公安部门派人造访了居住在该区的一家天安门母亲。来人向这家「六四」难属表示,这是「私下沟通」,交换个人意见。他们不谈「公布真相」,不谈「司法追究」,不谈就每一位死者做出「个案交代」,单单提出给多少钱的问题,而且强调只对个人,不对群体。四月初,该公安部门又派员找这位天安门母亲谈了一次。

「六四」大屠杀已经过去二十二年了。在这二十多年时间里,我们这些未亡人忍辱负重,受尽残酷打压,艰难地在「六四」亡灵的尸体堆上站立起来,由鲜血和泪水凝成了天安门母亲群体。我们早在上个世纪初(疑为“这个世纪初”)就形成了公正解决「六四」问题的三项要求,就提出了一套按民主、法制的轨道解决「六四」问题的步骤、程式。但现在他们对这些重大问题统统避而不谈,只谈钱的问题,企图用钱来了结「六四」惨案的历史遗留问题。二十二年的时间不短了,足够一个婴儿呱呱落地到长大成人。中共当局也已经把我们这些难属从中年拖到年迈体弱的老年,以致如今已经有二十多位难友相继含恨离世。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天安门母亲别无选择,还是那句话:既然我们已经站立起来了,就不会再趴下。当局如何动作,我们将拭目以待!

今年以来,中东、北非地区如火如荼的民主浪潮,引起中共当局极大的恐慌,他们利用一切手段,加紧打压国内的民主力量,封杀了民间一切理性的声音。一批维权人士、人权律师、异议人士乃至像艺术家艾未未这样的人都被秘密逮捕、强迫失踪。中国的执政者如今已经到了「六四」以来最僵硬、最不讲道理的时候。他们极端蔑视人类普世价值,依仗著「全球第二经济实力」,就以为什么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以什么都不讲…不讲道义、不讲良知、不讲法制,不讲诚信……不讲人类的道德底线。这样一个政权,难道能够面对今天的堂堂世界吗?

谢谢大家,谢谢朋友们一以贯之的支持!

丁子霖 2011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