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高人:奇文共围观

p110603112

与其他所有文章一样,作者人在法国,却以数落西方为能事,专挑民主的毛病,给自由派穿小鞋,一再表白“为这个政府在最近三十年来取得的骄人成绩而兴奋”——如此讨乖,莫非是把文章作为退休后进身的敲门砖,在《欧洲时报》谋个差事的投名状?

但也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并设身处地为政府着想——学识如此,文字如是,果真被雇佣了,这不是砸政府的牌子么?

“奇文”是指《三峡大坝是否也是欧洲亢旱的罪魁?》一文。

我下面的文字,本来是对“奇文”的留言,但目前只好作为文章了。

之所以没用“奇文共欣赏”做标题,是因为该文没有任何“欣赏”价值,说“围观”算是客气,用“围猎”猎物又不配,该用“围殴”才是。

言归正传。

首先题目就“奇”,“奇”在硬是把“风马牛不相及”捆绑在一块儿,先声夺人,一幅叫板的架势——倘若被孙东东看见了,一定会说作者神志不清,应该送进精神病院。

在作者看来,因干旱而质疑三峡大坝,就是“找”政府的“茬”,“碰”政府的“磁”,“怪罪”政府,“无事生非”,“小事化大”,“必欲骂之而后快”,目的是把“血腥”的“茉莉花”“引进中国”,“压塌”政府。

还说“一些不分青红皂白的铁杆自由派,他们真的是唯西方人的马首是瞻。他们不是两个凡是而是四个凡是:凡是西方说对的我说对,凡是西方说错的我说错。凡是中国政府说对的我说错,凡是中国政府说错的我说对”云云。

作者虽说算个中产,住着有花园的别墅,只是缺乏贵族气质,心地太脏。

连《人民日报》都提倡“宽容异质思维”,温相也在科技大会上强调营造“敢于怀疑批判和宽容失败的环境”,气象专家已经承认大坝对气候起码有5%和10公里(美国说100公里)的影响,人们怀疑乃至质疑旱情与大坝有关,就是反政府?神马逻辑!如此乱扣政治帽子打棍子的“爱国”,“左”得既“出奇”,也卑劣。

既然如此,那就恕我大不敬,乃至嬉笑怒骂了——作者的行为,形象地印证了鲁迅的话:奴才有时候比主子还可恶。

作者为了说明大旱与三峡大坝无关,又絮叨了一些初中气象知识,并且提醒说“截断巫山云雨”那不过是毛老人家的诗人想象——免了吧,这些常识,还用你说?

令人不胜其烦的是,作者三句不离本行,再次借题发挥说,法兰西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有“漏洞”,不如中国“政府是家长,像父母”“是血脉,是道义”好——学识如此,在法国白混了这么多年。

匪夷所思的是,作者接着竟又打比方说,政府首长又好像公司一股独大的董事长,而人民则是普通的小股东了——说话总是这么前言不搭后语,自相矛盾,改不了“不着调”的老毛病。

作者依然轻浮,自我吹嘘说他的“加权民主,是不是还有一点独创性?”一点也不幽默,并且俗不可耐,忘记了自己在选举网上的狼狈处境——换了我,就一定从此保持缄默不再吱声,或者更名改姓换个“马甲”,因为人活一口气,总得顾及尊严。

滑稽的是,作者又表演了一回“二丑艺术”——与读者“套磁”说与“温和的自由派还是有很多共同语言”,对政府也有“不得不‘骂’的时候”。

至于语病,就更多,譬如“我把它看成是自己祖国的政府”这句——废话,中国政府不是你祖国的政府,还会是法兰西的?表白爱国,也不能这么不讲文法,而且,“自己”二字更是蛇足。

我奇怪,这么不入流,怎么被选举网列为“学人”?

与其他所有文章一样,作者人在法国,却以数落西方为能事,专挑民主的毛病,给自由派穿小鞋,一再表白“为这个政府在最近三十年来取得的骄人成绩而兴奋”——如此讨乖,莫非是把文章作为退休后进身的敲门砖,在《欧洲时报》谋个差事的投名状?

但也该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并设身处地为政府着想——学识如此,文字如是,果真被雇佣了,这不是砸政府的牌子么?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