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黄河:六四是一条道德底线

p110603108
6·4二十二周年纪念日前夕,香港千人游行要求为六四平反。

如果一个家庭,为了增加家庭收入可以杀家庭成员的话,我可以说这个家庭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也不可能被别的家庭所尊重的。一个国家也一样,经济发展就可以杀国民,这是绝对没道理的,以为这样可以成为受尊重的大国,是自欺欺人的想法。以为用经济发展可以掩盖杀人的罪行,是将鲜血当胭脂一样荒谬。

灰色地带的意思就是,黑和白之间的地带。因为社会学的模糊性,使得“很多事情”都很难有绝对的对错之分,但注意,这只是很多事情,但不是所有事情。有些事情就是有绝对的对错之分的。比如说,开枪杀平民,无论什么理由都是错的。但偏偏就是有人愿意出来为开枪杀人辩护的。今天看到BBC中文网一篇“
为六四枪声喝彩”的文章,我当时还以为自己的眼睛看错了,但再看一次,没错。

我当时心情很难过,因为22年前,我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那些开枪的场面(当时广东没有切断香港电视信号),我当时的震惊程度,使我彻底否定了我之前所接受过的一切爱国主义教育。直到今天,在YOUTUBE上再看到TVB和ATV那些录影,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我最深最深的童年往事回忆。好多人的童年回忆都是甜美的,哪怕苦都是美,我也基本上一样,但就这件事,是可以看着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就已经到面部了的回忆。

今天看到那篇文章的题目后,我思考了一下进不进去看,因为我知道这些连作者名字都没有的文章,说不定是传说中的那些五毛党所写,没有多少阅读价值的,但后来,我觉得,既然有人痛恨共产党开枪,也难免会有人为它辩护,我就不妨看一看这些辩护的人是什么逻辑。

我点击了文章,进去看了。看了后,我才发觉,其实就是外交部发言人说过的话,又重新说了一次,什么开枪带来稳定,开枪后经济发展,还有开枪后能抵抗金融风暴都写了出来。我看了以后,我得出一个结论:“这个文章如果是某个非共产党党员所写的话,那他一定是听不懂广东话的”。如果听得懂的话,这类观点已经被外交部发言人,香港特首说过,这些人的说法都有普通话版本,他听得到,但香港人同时也驳斥过无数次了,香港的吴蔼仪议员曾经在特首说了“在这件事后国家经济发展是有目共睹”之后,这位议员质问特首“是不是经济发展了就可以忘记杀人?”(广东话中忘记有原谅的意思),当时香港特首没回答,因为他也不敢回答。其他更精彩的辩驳,可以在YOUTUBE上找。

那个文章的作者,你可以上网找找,你的观点不是新鲜,是外交部发言人又好,香港特首又好,都说过类似的话,只是这些话都被如潮般的批驳声音淹没了,所以让你以为自己的文章是独特的罢了。

我自己甚至都不知道找那一条理由来反驳这类“经济发展可以杀人“的歪理才算我自己的原创理由,因为太多太多的人去批驳这类倒果为因的歪理。所以我也就只好引用吴蔼仪议员的说话来批驳这些歪理。或者说,具体的,就是因为有这些歪理的存在,使得六四后的中国好象失去了一切道德标准一样,只要经济能发展,哪管他死与活。结果就是黑砖窑,毒奶粉,强迁拆,血汗工,大干旱,什么都出来了。难道那些说经济发展就杀人有理的人就看不到这些事吗?动不动就上亿的贪污案,你们没有看到吗?难道这些就是你们说的站起来的中国人吗?你们其实都看到这些现象,但是你们不提,也不去想这些事情其实就是那种只要经济发展就可以杀人的歪理下的衍生现象。

如果一个家庭,为了增加家庭收入可以杀家庭成员的话,我可以说这个家庭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可能被接受的。也不可能被别的家庭所尊重的。一个国家也一样,经济发展就可以杀国民,这是绝对没道理的,以为这样可以成为受尊重的大国,是自欺欺人的想法。以为用经济发展可以掩盖杀人的罪行,是将鲜血当胭脂一样荒谬。

六四是中国历史上一件非常重大的事件,在世界历史上也同样重大,六四改变了世界历史进程,戈尔巴乔夫在六四后宣布以后不再派军队镇压东欧的民主运动,6月25号,波兰就举行了第一次的全国大选,团结工会结束了波兰共产党的执政,从此拉开整个90年代的全球民主化浪潮。如果我们要书写这段历史的时候,书写这段在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的时候,我们首先是要抠问自己的良心,我写得对不对? 是不是把这段历史写准确了?我有没有选择性失明?

我不记得是谁说过的,六四是一面照妖镜,照出多少人的丑恶。含义就是,从对待六四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个人的善恶和道德底线。本来打算以“六四是一面照妖镜”做这篇文章的题目的,但后来想一下,还是以这句话的含义六四是一条道德底线来做题目吧。

(英国广播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