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文强后悔没听薄书记的话

p110603106

文强说到,“我到现在才明白,薄熙来书记说“当干部,一要干活,二要干净”一席话的含义。

华龙网消息,文强亲笔《悔过书》首现长沙。77个全国重大渎职侵权案在长沙展出,不少资料第一次公开发人深思,令人警醒。其中有不少图片资料属于第一次展出,如“重庆打黑”专题中文强亲笔《悔过书》等就是首次在长沙亮相。

案例一,重庆市原司法局长文强案。

2010年4月14日,文强犯受贿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强奸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被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2010年7月7日上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文强在重庆被执行死刑。

笔者以为文强案件曾轰动全国,民众称快,贪官发抖。马上一年了,一个个己淡忘。重新展出是为了对贪官又一次敲起警钟。文强的改过书能否让官员们警觉呢?

让我们看看文强《悔过书》摘录。

我是被下了几个套:老板下了套,我糊涂钻;部下下了套,我勇敢钻;女人下了套,我乐意钻;朋友下了套,我仗义钻……

大家一直关注一个惩恶英雄,为什么被黑势力吞没了,为什么走上不归路?他自己的回答也让人难以明白。被人上了套,即“圈套”,好像他是无奈与无辜的。一个公安局长,一个司法局长,一个打虎英雄,竟然以生命为代价,如此受骗上当,又甘心情愿。

我们看看他是如何受骗上当的。

本人以为一是:

利欲熏心。老板下了套,我糊涂钻;巨额的资金,巨大的诱惑。贪心,贪婪,贪得无厌。那么豪华的房子,那么名贵的字画,明明是一把把刀,一支支箭,明眼人一看就知,只有利欲熏心才会“受骗上当”。

助纣为虐。部下下了套,我勇敢钻。他的所谓部下是那些鱼肉人民的贪官或黑帮,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是他平时的放纵而带坏了别人,现在所谓勇敢地钻,完全是助纣为虐。

色胆包天。女人下了套,我乐意钻。贪官的最大特点是有了权就有了一切。以权谋私,以权谋色,且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对待女人同样如此,色胆包天。甚至强奸女大学生,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

胆大妄为。朋友下了套,我仗义钻。这些所谓朋友,是狐群狗党,一丘之貉。他们利益均沾,酒肉朋友,狼狈为奸。所谓仗义是以钱开道,搞的是钱权寻租,交易的是买官卖官。平时也包括提供女人有求必应之辈。文强没有胆大妄为怎么会舍命陪君子呢?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卿卿性命。”文强自知这一个个“套”的利害攸关,一旦东窗事发会毁于一旦的,甚至葬送生命,为何铤而走险呢?他为什么还是勇敢地钻、乐意地钻、仗义地钻呢?一是自以为有社会关系硬,在重庆混迹多年,江湖上的关系盘根错节、根深蒂固,这个盖子量谁也不敢揭开的;二是自以为上下关系硬,竟能在代表、委员非议的情况下连年提升,无可阻挡,谁又能那他咋地?社会和上下这两个关系的结合,促成了文强有恃无恐,丧心病狂地胡作非为。

最后他仿佛良心的责备,想起父母,“我对不起九泉之下的父母。父母让我做个好官,但我让他们失望了。”也许是冠冕堂皇。

文强也说到,“我到现在才明白,薄熙来书记说“当干部,一要干活,二要干净”一席话的含义,但是现在都晚了……”他应该懂得,“多行不义必自毙”。世界上怪就怪在这里,吴承恩《西游记》:“此一时,彼一时,大不同也。常言道‘一物降一物’哩!”。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希望那些贪官,或还藏着尾巴的官员,从文强以生命为代价的悔过书中,吸取教训悬崖勒马。

p110603107
2008年5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专程到重庆市公安局视察,观看各类警用装备展示。薄熙来查看了涉及治安、科通、刑警、特警等多个警种的治安排爆机器人、科通高端“静中通”、刑警多功能勘查车、特警处突车、技侦装备、应急抢险装备、个人防护装备、单警装备等,文强这位正厅级公安干部作陪并向领导介绍情况。一位警方内部人士回忆说,当时的薄熙来气宇轩昂,言谈举止信心十足;而文强则显得不大自在。

仅仅30多天后,6月25日,重庆市公安局就召开了干部大会,重庆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包子川在会上宣读市委、市政府的职务任免通知:文强不再担任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正厅局级侦察员职务,另有任用。同时,根据公安部的推荐,在广泛物色、比对筛选、组织考查,充分征求有关方面意见的基础上,决定提拔交流辽宁省锦州市副市长兼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王立军任重庆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正厅局长级)。文强和王立军分别在大会上作了发言。

7月25日,重庆市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文强调任重庆市司法局局长。

2009年8月6日,正在参加全国司法厅(局)长座谈会的文强在京被限制行动,并于8月7日上午通过民航班机押解回渝。而从文强2008年6月由公安局调至司法局,重庆展开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以来,关于文强被“双规”的此起彼伏的传言终于尘埃落定。 而这些珍贵的照片,也把历史永远定格。

(殷友成/人民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