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京便衣警察自称“流氓”殴打《京华时报》记者

p110603101
六月一日殴打女记者的北京便衣警察。

北京市朝阳区垡头路附近一小区一名69岁的抑郁症患者6月1日持刀将儿子和11岁孙女砍伤后跳楼自杀。北京《京华时报》两名记者前往采访时,遭遇两名便衣殴打、抢夺相机。《京华时报》记者称,打人者是朝阳刑警重案队的两名便衣警员,但当晚北京警方发言人却矢口否认,引起了许多媒体人的谴责和抗议。

据《京华时报》的报道,昨天下午2点半,该报摄影记者王苡萱(女)和实习记者任海宁在跳楼者家的门口采访,当时门敞开着,警方在屋内勘查,并无警戒线。此时,王苡萱拿出相机准备拍照,突然从房间内出来一名黑衣男子和一名穿浅蓝色短袖T恤的男子。

两记者报上身份后,二人仍说,“谁让你们来采访的?你们拍什么呢?赶紧走。”准备驱逐该报记者。王苡萱询问对方是否警察,穿浅蓝色短袖T恤的男子自称“我不是警察,我是流氓”,又说“相机拿过来,你拍着我人了,删了”,另一人随即上前,试图抢夺女记者王苡萱的相机。《京华时报》方面称,两名便衣的原话有录音为证。

记者任海宁上前阻拦,遭两人殴打,鼻子出血,脖子多处被勒青。王苡萱回忆说,“这个过程,现场的多名警察目睹,一位穿着制服的女警察看了一眼后将门关上。”

事发后,两名记者拨打110报警。王苡萱称,她听到一名警察对出警的民警说,打人者是重案队的刑警。记者要求打人者出来对质,但两人一直待在事发房间内未出现。记者向到场的警方督察人员反映此事,对方表示,“记者可以先离开现场,他们调查核实后,会给记者一个答复。”

当晚12时许,北京市公安局发言人在其SINA微博帐号“平安北京”上发布消息称,“2011年6月1日下午,朝阳警方接某报社记者报警称,在垡头翠城小区与两名不明身份男子发生纠纷。”

“接报后,垡头派出所民警迅速赶赴现场开展处置工作。经初步了解,系一自称某报社记者男青年(没出示记者证)擅自进入案发中心现场进行拍摄,与附近居民发生纠纷,后被两人劝离。目前,警方正在进一步工作中。”

这一说法引起《京华时报》方面不满。

《京华时报》机动部主任潘澄清在微博上回应说,“真想不到‘平安北京’竟会发出此种荒唐信息。当时记者正在门口外拍照,现场并无警戒线;另外对方也未让记者出示记者证;三,记者报警后,直接报的的是督察,督察来后未给记者做任何笔录。”

当事记者王苡萱说,“两名便衣警察自报家门是流氓;其二,现场无任何警戒线,楼道可随意上下;其三,记者没有进入案发现场,而是在公共场合拍照;其四,警察职责是破案,不是在现场抓记者抢相机;其五,记者已出示证件,属正常采访。”

《京华时报》一名记者说,“北京警方在没有看到打人者照片时,说打人者是死者家属;看到打人者照片后,说是不明人士;最终又称是附近居民。但我们经过多方证实,两人确为刑警。”

他说,“我们只想要一个道歉,我们只想要一个记者的尊严。”

(曹国星/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