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蓝山:抚州的爆炸声当惊醒谁的春梦?

p110530104

抚州的爆炸声,当是到了惊醒一些人春梦的时候了!

这个春梦的核心,就是两个字:“维稳”。

本月26日上午,从抚州传出的三声爆炸,再一次震惊了国人本已经略显麻木的神经。

面对着3人死亡多人受伤的惨剧,在已经发出的巨大声浪中,大多数人并没有站出来谴责惨剧制造者的丧心病狂,反而为(据官方认定的)爆炸案制造者钱明奇的极端行为叫好不迭,甚至还有的将钱明奇奉为了孤胆英雄……

可能在那些安坐于宽敞行政大楼官员的眼里,这无疑是一场令其恐惧或者厌烦的刁民的口头暴动;但是在我这样一个身居社会最底层的普通公民看来,抚州的爆炸声,当是到了惊醒一些人春梦的时候了!

这个春梦的核心,就是两个字:“维稳”。

一段时期以来,伴随着我们国家社会的转型和发展,许多社会深层次矛盾日益凸显。其实一个国家经历了一个巨大的社会经济变革之后,必定会有很多尖锐的问题产生,也必定会有不同利益阶层的权利诉求随之形成。如若当权者能直面现实,从公平的角度出发,从制度上切实地建立起一整套有利于社会各阶层利益的政策方针,多少能在一定的程度上减弱和平衡相关矛盾的利益冲突。但是,因为我们国家政治体制改革(相较于经济体制改革)的严重滞后,无法从体制上相对有效地消解由于经济发展所可能出现的新的权力垄断和资源分配的不公,无法从制度上平衡由于社会经济深刻变革所带来的贫富差距的悬殊加大,更无法从人心的角度给予相对弱势的群体以应有的关照,以至于将社会底层民众与作为社会管理核心的管理者——各地政府部门的距离,形成日益复加的离心效应。

每一个关心自己国家社会安定和发展的公民,都在不同的场合表露出他们(也包括我自己)对于社会现状的不无忧虑。但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的掌权者看起来却成竹在胸、丝毫不为所动——因为他们都在做着同一个春梦……

这个春梦,就是“维稳”。

所谓维稳者,维护稳定也。但是,我们的维稳,先不面对可能影响稳定的核心根基在哪里(我不知道是不知道面对、还是无法面对),而是站在一个不应有的立场上,把可能影响到他们维稳的底层民众统统列为刁民的行列,然后在这样一个指导思想下,研究起如何防范和那些刁民的应对策略来。也不知道花费了纳税人多少维稳经费、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为各级政府维稳的需要“被”强行列入维稳的对象,更不知道有多少原本有曲要申的良民一个个“沦落”到如钱明奇这般为丧心病狂的歹徒的境地!

以为一维稳便可维稳,哪知道高压下的所谓平稳,其实正是在是在酝酿着一场场更大的爆发!

如果不是当地政府部门对于钱明奇的利益诉求置之不顾、如果钱明奇的补偿诉求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相关部门的善意回应、如果我们的社会大气候更利于底层民众诉求的宣泄和表达,抚州的爆炸还会发生吗?

不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和角度看问题、想问题,而是把底层民众看成是维稳的范围和对象,于是乎,群体性事件一件接着一件地爆发,维稳的基础也就一天比一天松散,民众的心距离政府也就越来越远。

不知道抚州的爆炸声能否惊醒那些整日里作者维稳春梦的达官们?若不从制度上、从根本上完善社会各阶层的同处空间,若不从人民群众利益出发看待问题,所谓的维稳,不就是一贴鲜酵母,把各类深层次的社会问题硬埋于地底下,只能让那些问题不断地发酵,有朝一日破土而出、喷发于世!

是时候警醒了,那些仍然做着维稳春梦的人!整天价正处一些“风评”之类的浮夸玩意儿,是没有办法解决社会的根本问题的;紧抓住自己的集团利益不放,不愿意为底层民众的利益多做些制度上的改变,最终就不能保住自己的利益!

抚州的爆炸无疑是一场惨烈的悲剧;但是,悲剧的力量将如何显现?它与炸药的当量将想成怎样的一个比例?我们每一个对于自身国家和社会深怀着一腔忧虑的人,都应该直面这样的问题!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