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源上将:关于我竞选人代的个人动机

p110530101
刘源上将之父,时任国家主席的刘少奇在文革中受尽凌辱折磨惨死。

今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我决不允许让别人,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我必须站起来为人民说话。为了避免灾难重演,就必须铲除产生封建法西斯的土壤,实现民主,不管有多难,路有多长,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去争取民主。

1980年11月,北京地区高校的大学生们展开了一场有声有色的竞选人民代表的活动。刘少奇的儿子、当时在北京师范学院就读的刘源也主动参选。他在一次答辩会上讲到自己参选的个人动机。

刘源说:“这十几年,我与全国人民共同经历了一场可怕的大灾难。我的家中死了四个,六个进监狱。我自己,起码可以说不比任何人受的苦再少了。我甚至都不敢完完整整地回顾自己的经历,那太令人不寒而栗了。但是,那一幕幕,一场场景色都深刻在我心里,不时地漂现脑际,不让我安宁,我想任何一个曾无言地与父母生离死别的孩子都会有这样的感觉。我走过唾沫和侮辱的狭道,曾几次被抛入牢房,在那里埋葬青春;在饿得发疯的日子我像孤儿一样生活过,像狼一样憎恨世界。那些年,我咬着牙活下来。谁曾目睹过父母在侮辱的刑场上,在拳打脚踢中诀别?谁曾亲眼见过有人往才九岁的小妹妹嘴里塞点着的鞭炮?大家能想象我心里的滋味。我咬着牙,一声没吭。从十几岁起,我就在鞭子下劳改,在镣铐的紧锁中淌着鲜血;多少年,在几千个日日夜夜里,每一小时我的心都在流着血和泪,每时每刻都忍受着非人的待遇和压力。我紧紧地咬着牙,不使自己发疯。为什么?就是为了看到真理战胜邪恶的一天。……今天,回顾以往的苦难,我决不允许让别人,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再经历这样的痛苦!我必须站起来为人民说话。为了避免灾难重演,就必须铲除产生封建法西斯的土壤,实现民主,不管有多难,路有多长,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去争取民主。”(转引自《开拓——北大学运文选》,第352-353页,香港田园书局,1990年)

(本文来源:Max贝立《GFW,我们不高兴!》Say NO! to GFW)

评论

  • 匿名 说:

    当年能这样说话,现在呢?现在的刘上将还会这么说么?还会同意、鼓励屁民们这样么?

  • Max 贝立Greenpartycn@gmail.com 说:

    为什么不把另外两幅图也附上呢? 我就是为了让大家对比的啊!

    贝立

  • Max 贝立Greenpartycn@gmail.com 说:

    谢谢转载,我也是从胡平老师那里抄来的,呵呵

  • 黄频 (作者) 说:

    因为时间有限,只能匆匆注出直接看到的来源。此外“Max贝立《GFW,我们不高兴!》Say NO! to GFW”这个博名也真新鲜。谨向原作者致歉,也谢谢您的诚实指正。
    我们的动机相同,都是为了让大家对比。这些人受过专制极权主义制度残害,现在却又对这种制度保持沉默,甚至竭力维护它,再去残害其它无辜者。
    这幅图为刘上将的激愤之词加上了历史注解。足够了。
    我们转载时还删去了末尾一行文字,觉得没有它更好,更有力度。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