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第一位华人环球飞行踏上征途

旅美华侨陈玮5月22日驾着六人座的小飞机,从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起飞,开始了预计70天、航程4万公里、途经49个城市的环球之旅。他是第一位驾机环球飞行的华人。

5月22日下午,陈玮驾驶的Socata TBM700型飞机从美国田纳西州的孟菲斯机场起飞,第一站是美国首都华盛顿。在华裔小朋友的欢迎声中,飞机降落在华府近郊的马里兰州蒙哥马利郡机场。停妥飞机,陈玮很高兴的和欢迎人群打招呼,他说,”心情非常激动,特别看到这么多朋友来迎接,非常高兴。”

新一代移民的梦想

陈玮是湖南长沙人,1971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大专毕业后,他在1995年到孟菲斯大学深造,98年获得MBA(企管硕士)学位,开始在美国创业,经营电脑产业,如今已是成功的企业家,并成立了大孟菲斯华人联合会,在当地非常活跃。他在2007年取得飞行执照,2年后有了环球飞行的念头。

经过详细规画,他驾驶的这架单引擎飞机将从美国飞往加拿大,横越大西洋到欧洲,然后经由中东、南亚、东南亚,到达中国,再经由俄罗斯飞越白令海,到达阿拉斯加,继续在北美大陆上空飞行,回到孟菲斯市。总计要经过21个国家和地区的49座城市,航程约为4万公里,历时约70天。

Socata TBM700型是涡轮桨叶,单发动机,最大时速约为600公里,巡航速度为470公里,最大航程为2,800公里,除驾驶员外,还可搭载5至6人。这型飞机由法国制造,顾客包括法国空军及陆军。

提升中国人的地位及形象

驾机环球飞行,全世界有166人完成过此一壮举,但是其中没有中国人,因此陈玮觉得很自豪,希望借此能使中国人的地位及形象不断提高,或许中国的航空事业也可以进一步推动。

为了环球飞行,陈玮购买了这架飞机,并且另外花钱提升飞机性能,例如加强电子设备等。但是他说,科技能够提供的保证是很有限的,不确定的因素仍有很多,必须事先妥善准备。例如所有的点,都要联系好,包括能否落地,能否加油、补给等;而且空域也要联系好,例如从塞浦路斯到迪拜,虽然只是从一个国家前往另一个国家,看起来很单纯,其实中间要经过几个国家,每一个国家都要联系好,不然就是侵犯领空。这种事,一般民航机是由民航公司负责交涉,而且都是固定航线,但是私人飞行全部靠自己联系。

而且即使联络好了,目的地却可能临时发生动乱。陈玮说,”这绝对会有的,万一发生动乱,不能飞进去就是不能飞进去”,所以必须时时刻刻要准备应变。例如原先准备经备埃及,现在中东情势不稳定,就可能要重新考量。他说,不到那一天,你定不下来,”计划不如变化快”。尤其是中东,两星期后的局势可能就与现在不同了。所以先行计划好,但同时要有第二、第三套方案,要准备不同选项,要有后备计划。 天气也会变化,陈玮从孟菲斯起飞就因为雷雨而延误。他说,什么天候不能飞,什么时刻最适宜飞行,都要经过周密考虑。

家人支持 信心满满

他说,在美国的飞行风险”少之又少”,但国外就不一定了。诸如油的质量好不好,机场服务的质量好不好,跑道的状况好不好,都存在很多变数。又例如中东的机场,俄罗斯的机场,”很多都没有去过,风险因此增大”。还有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状况,例如印度正值季风季节,一个小时前是晴空万里,要降落的时候却是雷雨交加,飞机可能根本降不下来,

但是即使有风险,他本人和家人都有高度信心。他说,妻子、父母,家人很支持,很有信心,”这是我能够展开这趟飞行最主要的原因”。他说,家人知道他是喜欢冒险,喜欢承担风险,但同时也知道他能够驾驭风险,”他们对我有很大的信心,知道我不会干冒无谓的风险”。他说,人的生活之中总有风险,但是如果知道先行认识风险,而且认识的很透澈,就知道如何驾驭风险;并且透大家帮助,合作处理,状况就能掌握的很好。

这趟环球飞行,全部费用由陈玮自行负担。他说,算盘要好好打,例如巴黎的戴高乐机场,落地费是美金一万五千元,附近其他的机场便宜的多,当然选择便宜的。

(刘新/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