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梁京:失去方向的中国

p110508104

事实是,今日中共当权者对变革的态度,比晚清统治者还不如。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当权者缺少见识和勇气,而是中共形成了一种集体不负责的领导体制。领导层相互制肘,于结党营私无碍,但发动变革却很难,因为谁发动变革谁就先下台。在这个意义上,党天下事实上是一种比家天下更糟糕的政治体制。因为皇帝为了对子孙负责就不得不改革,而中共常委们要对子孙负责就绝对不能改革。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百年前相比,中国在世界上的国力和经济地位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民的物质生活更是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今日中国的权力精英和知识精英少了当年精英的一样东西,那就是明确的行动目标,整个中国因此而让人感到失去了方向。

百年前的中国精英与今日中国精英的相似之处就在于,大家都认为中国的局面不可持续,中国非变不可。还有一个重要的相同之处,就是精英之间严重缺乏共识。那今日中国与当年的不同之处是什么呢?不同之处就是当年各种变革主张都有行动空间。尽管为时已晚,晚清的统治者终于明确了君主立宪的目标,并且有了具体的方案和时间表,革命党则下定决心不给朝廷这个机会。结果是,革命党终以无心插柳的方式在武昌举义成功,进而推翻了帝制中国最后一个皇帝。

但灾难也就从此接踵而来,一个比一个更激进、乃至一个比一个更荒唐的变革主张取代了另一个,中国人自己折腾自己,自己斗自己一直到文革结束,才开始回归理性。但好景依然不长,中国又以一种疯狂的方式发展经济,终于再次把社会推向全面失序的危机。

到了这个地步,谁都知道想不变也不行了,但究竟向何处变,如何变?精英们不仅莫衷一是,更可怕的是,没有任何一派有能力把自己的主张付诸实施。与当年的革命派相比,如今的革命派无论在海外的资源还是在国内的组织,都相形见绌。但这并没有增加改良派成功的机会。事实是,今日中共当权者对变革的态度,比晚清统治者还不如。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当权者缺少见识和勇气,而是中共形成了一种集体不负责的领导体制。领导层相互制肘,于结党营私无碍,但发动变革却很难,因为谁发动变革谁就先下台。在这个意义上,党天下事实上是一种比家天下更糟糕的政治体制。因为皇帝为了对子孙负责就不得不改革,而中共常委们要对子孙负责就绝对不能改革。

党天下的社会体制更是一种比家天下更糟的社会体制。在家天下的中国,社会还有相当的自治空间,因此能够保存和滋养一定的道德和伦理资源。辛亥革命以致后来的中共革命都证明,这种道德和伦理资源不仅能维持一个政权,也能够支持一场大革命。但党天下的中国,社会自治的空间荡然无存,社会的道德和伦理资源因此而不断枯竭,以致连教师、医生,还有药品、食物的厂商,都不能守住起码的底线。这样的社会虽然不会没有反抗和民变,却不易支持一场需要高度自律和牺牲精神的大革命。

难道中国就没有出路了吗?中国人只能坐以待毙,等著一场大灾难的降临吗?这显然是许多心有不甘的中国精英们为之苦恼的问题。最近,海内外分别举行了一场颇不寻常的精英研讨会。国内的研讨会是张木生《改造我们的文化历史观》新书发行研讨会,海外举行的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胡耀邦赵紫阳研讨会”。两个研讨会的特别之处就在于,与会精英对当前中国的困境都有一种空前的自觉,有了一种寻求共识之心。

中国精英的这种态度转变具有极其重要的积极意义。这是因为,百余年来,从家天下到党天下,中国的变革已经穷尽了维系政治大一统的智慧,穷尽了夺天下坐天下的权谋手段,耗尽了维系政治大一统的道德和伦理资源,甚至摧毁了这个民族赖以延续的环境和生态资源。

中国目前面临的危机,不是哪一种主义和信仰的危机,也不是单纯的哪一党哪一派的危机,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危机,而是中国政治文明和政治文化的危机。克服这种危机的困难就在于,它要求整个精英群体能够达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文化自觉,从而能够超越传统的思维、言说和对话方式,形成一种超越性的共识。

没有这种共识,中国的精英就只能靠诸如“民主是个好东西”之类的漂亮空话来忽悠百姓,或靠复兴儒教的乡愿来自欺和欺人。因为今日中国若没有这种共识,精英已经不可能采取任何有效的变革行动,这个国家也就不可能找到自己的方向。

评论

  • 刘貞 说:

    这篇文章写的很真實。再追加補充一些。
    【網聞】 中國 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

    中國,一個沒有希望的國家!是不是危言聳聽,看看衡量一個國家的各方面幾大指標就知道:
        
    1、經濟畸形化
        
    電信、煙草、石油、鐵路、航空、銀行、軍事等最重要的象徵國家命脈的行業,仍舊腐敗不堪,公然壟斷,競爭力低下。所謂的繁榮,是老百姓的血和汗在堆積。房地產、醫療、教育等三座大山,隨時掏空一個平民百姓家庭。內需嚴重不足,靠外向型經濟輸出原料和勞工,然後輸入高科技和高附加值的產品,這樣的老百姓能追上國際消費水平嗎?貧富分化已經很嚴重,更嚴重的是貧窮人口太多了,不要說中國已經很富了,每個老百姓房子和吃的不好,那都是假數字,也不要說中國國家大難治理,國家大更容易綜合協調做大項目。別找甚麼理由,都沒有理由。沒有幸福生活的老百姓,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2、環保惡劣化
        
    歐洲發達嗎?美國發達嗎?日本發達嗎?別人的環境為甚麼那麼好?發展經濟一定要破壞環境嗎?現在有多少池塘可以直接喝水?有多少河流可以直接游泳?還有多少礦藏還可以長期挖掘?看看還有那個大城市適合人居住?設置環保部門,除了多養一些人,多跟企業有名義收點錢,真幹過甚麼事情嗎?沙漠是前進了還是「向沙漠進軍」了?沙塵暴是小了還是要對北京形成威脅了?真的在電腦網絡裡面意淫,就可以舒服嗎?沒有適合人居住的環境了,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3、師醫無良化
        
    甚麼叫真實?甚麼叫良心?甚麼叫有教無類、有醫無類?都不重要了,國家穩定才重要,賺錢享受才重要。歷史可以隨意篡改,病情可以隨意說危險點,藥開越貴越多越好。學問、醫術不重要,會拍馬屁就能上。那麼多大學,出了多少科研成果和人才?現在神五才上天,和別人50年前差不多還吹甚麼?體育是金牌還是老百姓的體育,一看就清楚,有意義嗎?現在那麼多醫院,怎麼還有那麼多人無錢醫治在等死。那麼多大學,怎麼升學率還是那麼低?這是時候少跟我談愛國的大帽子,不愛民,甚麼也別跟我說,老百姓只認實在的生活日子。教育和醫療兩大良心行業陷落,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4、文化腐朽化
        
    為甚麼這些年電影、電視、文學沒有一點味道?很簡單,老百姓關注的疾苦和政治的禁區不能說,不能說,還有甚麼繁榮可言?說其他甚麼都不管用,都是廢話。和清朝有甚麼倆樣。文化人們都去娛樂了,或者歌功頌德了。說穿了,張藝謀、陳凱歌說別人惡搞,其實他們自己拍那點東西,才是真正的惡搞,不但是他們惡搞,是全社會在涉及思想和文化的時候,都是惡搞,CCTV和XX部就是惡搞的源頭和祖宗。說透徹點,就是鼓勵整個社會的文化和娛樂都惡搞,只要不惡搞到政治體制,甚麼領域都可以,最好惡搞到甚麼正義良心都忘記了更好。祖宗和優良傳統和國外的優秀文化,都不需要學,都胡搞去了。沒有文化精髓,社會整體腐朽,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5、道德墮落化
        
    現在你和別人說「講道德」這個詞,別人第一反應不是你高尚人格,而是說你虛偽。只要能賺錢,只要能陞官,甚麼行為都不受譴責,沒良心,才容易賺錢,有良心,賺錢難得多,這是商道鐵律。腐敗官僚不可恥,可恥的也不是被抓到,而是官混不上去,撈不到錢的。說不好聽的,國家大多數人都知道國家問題出在那裏,但是沒人敢公開說,說了也封了你!只能在茶餘飯後當笑話說,然後還是賺錢去了。道德不是底線在那裏,而是整個道德崩潰,已經沒有道德了。沒有道德,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6、民主無望化
        
    整個世界,絕大多數國家都採取民主制度了,人民都當家作主了,可是我們還這試驗那試驗,這原因那原因的,甚麼國情特色,說穿了,就是人民現在還是被統治的、被代表的、被受壓的,人民現在還不能享受自己應得的基本管理自己的民主權利,「政治民主化」說了那麼多年,現在看上去是倒退了,政治民主遙遙無期。專制思想的人越來越有市場官越做越大,民主的人反而成了賣國賊被迫放棄轉去賺錢餬口,當國家都是這些人做事,比誰更專制更無恥更黑暗,沒有一個敢出來說要正義和民主的時候,國家就長治久安了。現在看上去越來越穩定了,接近超穩定了。沒有民主追求,這個國家有希望嗎?
        
    根據一些網站的調查,竟然有相當多的人來生不願意做中國人,很多中國巨富和明星,都已經擁有外國國籍,就是對國家喪失信心的註腳!沒有希望的國家,會有未來嗎?但願我的判斷是錯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