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星星山人:三位副厅睡了310个女人,咋办?

疯狂不?三个副厅级贪官竟睡了310多个情妇。艳福不浅,感恩中国。

韩国于上月29日通过了“对于以儿童为对象进行性犯罪者,为了防止重犯或习惯犯罪的预防和治疗法案”(又名“化学阉割法案”)。根据该法案,对“以儿童为对象进行性犯罪”的初犯和重犯一律进行化学阉割。

韩国政府独辟蹊径,没收“作案工具”,值得全世界推广,尤其是对于我国包养情妇、二奶的贪官愈演愈烈的贪官们。

疯狂不?三个副厅级贪官竟睡了310多个情妇。艳福不浅,感恩中国。

倘若娶上这么多女人,不可能,法律也不允许。再说人数之多,花销之大,谁也娶不起。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租赁委员会秘书长戴立权老想办个“租比买值”的展览,反正就是推销他为邦家租赁设计的那则广告:租一天冰箱0.82元,租一天空调0.53元,租一天洗衣机0.86元。当然诱人,但再诱人也不如办个贪官情妇展“租比娶好”,让人们看一看三位副厅级贪官是怎么睡的310个情妇。

其实,把女人娶进门,如同“买”。相反,官员利用权力睡情妇,如同“租”。如果官员们不把权力转化为生产力,三个副厅级贪官哪来的那么多能量那么多钱去睡310个情妇。谁说权力不能当钱花,睡女人,对官员来说租比娶好,娶不如租,娶老婆不如租情妇。

副厅级在咱中国多如牛毛,算不上“高干”。但权力之大,谁来监督?本博秦全耀以为小小副厅都能如此疯狂睡女人,轮上个正的还不得租上个三千佳丽,“一千零一夜”永远永远睡不够……

绰号“107娇”的湖北十堰原常委丹江口书记张二江,男,1954年生,山东寿光人,曾任湖北省丹江口市委副书记、市长,十堰市委常委兼丹江口市委书记,1998年12月至2001年7月任中共天门市委书记。2001年因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逮捕。在此前的调查中,张二江因为违法乱纪,被中共湖北省委书记斥为“五毒俱全”。自命不凡的张二江,事发后曾自称为“帅才”。关于张二江和部分女人交往甚密的传闻,在丹江口市的版本很多。但流传最广的就是张和该市某宾馆服务员之间的所谓“浪漫故事”。有消息灵通人士透露,除其妻外,张二江在丹江口任职时有过77个女人,在天门任职时有过30个女人,曾和107个女人有染,加上妻子,张二江可谓上演“一百单八将”。

绰号“百妇长”的江苏省质监局原副局长陆正方,在徐州及在南京任职期间先后与100多名女子有性关系,大部分是有求于他、托他办事的女人,他最终也是被女人告发。事情缘发于一名30岁女子要托陆帮忙办事,先给他送了20万元人民币,陆正方收钱后却没有进一步消息。资料显示,上世纪80年代,陆正方在苏州市委组织部任职,1998年调任徐州市委常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2006年任江苏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副局长。这位以玩弄女干部而名声在外的陆正方,因睡女人而闻名,也被当地称为“百妇长”。

绰号“许三多”的杭州市原副市长许迈永,据报道涉案金额或超过2亿元,他在杭州有多套高档住宅,与其有牵涉的女人,亦有两位数之多,高达99位。纵观落马贪官,“钱多、房多、女人多”的比比皆是,并非许迈永的专利,他贪污受贿的钱只相当于原深圳市市长许宗衡的十分之一,而他的房子也没有上海浦东新区高桥镇街道城建办的副科长房子多,此科长已受贿房子39套。他睡过的女人也没有湖北的张二江多,人家已经过百107个。因此,应该将许迈永绰号由“许三多”改成“许三少”。

之所以将这三位疯狂睡女人的副厅官列在一起,是因为最近与看了一则报道有关。说的是韩国于上月29日通过了“对于以儿童为对象进行性犯罪者,为了防止重犯或习惯犯罪的预防和治疗法案”(又名“化学阉割法案”)。根据该法案,对“以儿童为对象进行性犯罪”的初犯和重犯一律进行化学阉割。

强奸罪恶伤天害理,强奸犯令人深恶痛绝,古今中外各国政府都在打击,却从来没有销声匿迹,但韩国政府独辟蹊径,没收“作案工具”,值得全世界推广,尤其是对于我国包养情妇、二奶的贪官愈演愈烈的贪官们。当然“化学阉割”不是像古时对太监那样,是一种药物控制法,通过注射或服用荷尔蒙,使男性性犯罪者降低睾丸激素分泌,抑制性冲动,但并不会使人丧失性功能。

日进在欧洲的丹麦、德国、英国、瑞士、瑞典也都已通过法律,允许在自愿原则的基础上对性犯罪者进行化学阉割,而南非、西班牙、意大利、法国曾经或正在考虑对性犯罪者实行强制性化学阉割。我们何不妨效仿这些国家,对待类似贪官施以“化学阉割”,或许能刹住90%以上贪官有女人的歪风邪气。(人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