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29岁市长飞黄腾达内幕全揭秘

p110516101

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教授透露了清华大学对于不同级别的官员其论文抄袭的鉴别标准有着很大的不同,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即使论文与他人的相同程度高达100%也不能判定为抄袭。

近期网上盛传一篇署名为《新京报》记者孔璞的帖子《清华大学作出结论:29岁市长周森锋的论文系正常引用,与抄袭无关》,详细记述了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钱易教授对记者的提问回应说:周森锋的论文系正常引用,与抄袭无关。同时钱教授还透露了清华大学对于不同级别的官员其论文抄袭的鉴别标准有着很大的不同,副省部级以上官员的即使论文与他人的相同程度高达100%也不能判定为抄袭。

11 月27日,《东方早报》 发表记者吴玉蓉的文章《“周森锋没抄袭论文”? 系网帖编造的结论》,文章称钱易教授的秘书说那篇署名为某报社记者的文章系编造,清华大学宣传部副部长于世洁也表示“这个帖子是虚构的,不实的。” 该文还说,“周森锋论文涉嫌抄袭”一事一直没有当事人或者学校出面给予说法,而此前清华大学称,“校方对该事非常重视,但核查需要一个过程,肯定会给出一个说法。”目前距离周森锋学术论文涉嫌抄袭一事被发现已有近半年时间,但却迟迟未有任何说法。

这两篇文章引起了我们的兴趣,于是决定前去清华大学探个究竟。但很不幸,电话联系了钱易教授和宣传部于世洁副部长,两人都客气地表示拒绝采访,对周森锋“抄袭论文”一事都说是“无可奉告”。无奈之下,记者前去采访周森锋的导师,清华大学土木水利学院副院长、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教授,但同样遭到拒绝。在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遇见了好几个年轻的研究生模样的人,记者主动呈上名片要求采访,但还是被婉言谢绝,名片倒是都被笑纳了,采访却没有任何进展,记者只好失望地离开了清华大学。

第二天一早,记者发现自己的邮箱里出现了一封署名为“清华浪子”的邮件,邮件内容正是记者希望了解的一些问题。

“ 清华浪子”写道,网上那篇署名为《新京报》记者孔璞的帖子内容完全属实,钱易教授确实接受了采访,所说的清华大学对周森锋的论文作出的“不算抄袭”结论也是真的,但清华大学当局希望将这个结论保密,因为这个结论确实有点儿丢人现眼,没想到却被钱老师给捅了出来,因此闹得满城风雨,钱老师还因此受到了警告处分。其实钱老师完全不像网友评价的那样无耻,相反她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学者,作为一个70多岁的女院士,又是著名科学家钱伟长的妹妹,钱老师的道德和学术水平远不是现在这帮挂羊头卖狗肉的年轻博导院士们比得了的,只是在清华当局的巨大压力下无能为力罢了。据说在给周森锋“抄袭门”事件定性的会议上钱老师还是坚持原则要认定抄袭成立的,但我们书记胡和平和校长顾秉林都说要顾全清华的面子,不能认定抄袭,钱老师孤掌难鸣啊。钱老师看来心里有气,所以后来故意将此事告知了记者,顺便将清华在会议上通过的那份无耻的论文抄袭判定标准也给说了出来。

“清华浪子”的邮件还说,钱老师将清华的这个秘密决定泄漏给外界后,最生气的还不是顾校长和胡书记,而是周森锋的导师刘洪玉。刘洪玉得知了记者采访钱老师的事情以后,就跑到钱老师的办公室里大吵大闹,说是钱老师要“整他”,说钱老师是个“比江青还恶毒的老妖婆”,“不得好死”等等。又说和平(指书记胡和平)和老顾(指校长顾秉林)都是他的人,每年都从他这里“拿个上百万”,“你一个要死的老太太算个屁”,等等,刘洪玉在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的第一号红人郑思齐也跟着用污言秽语帮腔,差点儿没把钱老师给气死。在清华,很多老师都知道刘洪玉是清华一霸,他不仅像网上说的那样通过搜房网年赚千万(通过搜房网和那些缺德的房地产商整天搞在一起,哄抬房价,把老百姓以后几十年的血汗钱都赚走了,看看楼市崩盘的时候那些房奴不生吃了他!这个人将来一定没有好下场!),更多来钱的路子是介绍很多高官富商来清华读硕士博士,每卖一个学位他都能赚个几十万。反正他和书记胡和平的关系特好,校长顾秉林又不太管事儿,全是胡说了算。我们都知道清华每年通过刘洪玉卖出的博士帽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胡和平和顾秉林两人也确实没少从他这里拿钱,所以他才敢那么对待钱老师。

“清华浪子”还透露,网友都在找周森锋的后台,认为周森锋的后台是他的父母或者岳父母什么的,其实森锋和霍焰家境都很贫寒,之所以在仕途上能突飞猛进,完全是刘洪玉的功劳。通过大量批发清华的博士帽,还帮着很多人家的孩子进清华读书,刘洪玉在全国政界的关系早就盘根错节了,给森锋和霍焰弄个处级不在话下。不过你可不要以为刘洪玉是真的在帮森锋和霍焰,那是有代价的。刘洪玉纯粹是个不学无术的生意人,能白帮别人?每个受他帮助走仕途的人都要向他年年进贡的,像霍焰那样的副处级虚职干部每年都要给他送五六十万,森锋这样一个正处级市长每年怕不是要给他个几百万吧?所以你们也别羡慕森锋和霍焰,他们那点儿工资,到哪里去搞那么多钱孝敬刘洪玉呀?只能去贪污受贿罢。那么年轻的两个人就这么搞下去,怕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

“清华浪子”最后写道,您现在看到周森锋的后台有多硬了吗?凭着刘洪玉与胡和平和顾秉林非同寻常的关系,清华不可能认定周森锋的抄袭事实,除非胡和平和顾秉林倒台了。就是他们两个都倒了,还有那么多从刘洪玉那里买了博士硕士帽的高官呢,他们也会罩着刘洪玉的,也就会罩着周森锋的了。清华啊,表面上光鲜,其实里面早烂透了。清华的学位啊,就像三陪小姐的身子,花钱就能到手的啊!

看到了“清华浪子”的邮件,记者心情极为沉重,没想到中国的第一学府竟然已经堕落成这个样子。又想办法联系《新京报》的记者孔璞了解情况,结果她一样也是“ 无可奉告”。几经周折,才知道了一些,原来在周森锋“抄袭门”上,最倒霉的还不是钱教授,而是记者孔璞。据说孔璞采访完钱教授后写成新闻稿上交报社,但主编显然是受到了上面的压力而不予刊发。后来就有人将这篇稿子贴到了网上,孔璞为此还受到了记大过处分。

“我是按照社里的安排去采访的,又不是私自行动,后来社里那么多编辑都拿到了这个稿子,凭什么就认定是我自己贴出去的啊?再说要是我自己贴出去的话,明知道那是违反制度的,也没有必要写上自己的名字啊!”孔璞觉得很委屈。

评论

  • HHH 说:

    清华这么烂,一点也不奇怪!与裆中央常萎的腐烂没法比!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