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傅一河:为什么不让领导先死?

一句“让领导先走”,致几百名花季少年与他们的老师葬身火海;一句“让领导先飞”,置另一架按照顺序应该先飞的上百名“低端乘客”滞留原地。一声声“领导先走”,一句句“领导先飞”,不是个案,而是“规定”。天!为什么不让领导先死?

我呐喊,不是与领导有深仇大怨。从小就听毛主席说,领导干部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号召干部学习焦裕禄,“他心里装着全体人民,惟独没有他自己”。如果都象这样,领导一定会先死,死得其所,不辱使命。

那个先飞的“重要领导”是谁?有人想要把他揪出来“示众”。我以为,在特殊的情况下,不是不可以“让领导先飞”,比如出现紧急情况,需要领导赶赴现场指挥、处理,以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如汶川大地震,温家宝总理赶赴现场,现场还在地动山摇,他一次次拥有先死的机会,因此我从来不认为他是“影帝”。除此之外,还有哪个领导想到先死?会去先死?

三年前,我老婆胆结石手术,居然花费12800元。结帐时,站在我前面的一个红光满面的老人刷了一张卡,不掏一个子。我问他那是什么卡,他得意地说老干部卡。我老婆是公费医疗,我也有一张卡,不是他那张卡,就不如它管用啊!老干部是百分之百的报销。工薪族生场大病,几十万轻而易举被搞光。而城市低端群体,尤其是农民,小病抗着、大病拖着,重病等死,甚至死不起。

中国的官员不会先死,而且活得很滋润。杭州官员“许三多”(“钱多”,年均敛财1400万;“房多”,房产有8套;“女人多”,情妇达到了两位数,99位)。此等人物非一个。

因此,领导该不该先走?领导该不该先飞?有着什么样的规定?在字面上说没意思。官场有句经典:“说得的不能做,做得的不能说。”潜规则胜过明规则。谁不把握这一点,谁就做不了官,做不了大官,做不了几天官。

所以,领导是不能先死、不会先死的,因为有这个制度养着,养得很好,养尊处优,乐在其中。在制度设计者眼里,领导才是宝贵的财富,是国家的栋梁,是政权的基石。死多少人不要紧,只要领导不死。领导死了,就是党的损失;高级别的领导先死,就是无可弥补的重大损失。单位离开了领导不成其为单位,地球不转了领导都还在转。电影《1912年》灾难来临时,大地沉沦了,美国总统的专机《空军一号》还在天上飞。

因此,谁要给领导过不去,那简直是找死,领导很容易就把你“精神病”。河南漯河访民徐林东被关精神病院6年;山东新泰将孙法武等多名上访者强行关入精神病院;湖北十堰市彭宝泉仅因拍摄上访场面,被警方强送精神病院。凡敢于挑战权力、举报领导腐败想“让领导先死”的,都有可能“被精神病”,被“跨省抓捕”或者“被拐走”……到那时,不是领导能不能飞上天,而是你下不下地狱。

但是我坚持认为,权力必须监督,领导必须吃苦在前,享受在后。领导只有把危险留给自己,也就是把先死的机会留给自己,把生存的机会让给群众,只有这样,才能弥合今日官民之间严重的对立,才能遏制民意支持率的下滑,才能拯救政府的公信力。

官与民同生死,共患难,休戚与共,这是理想境界。为了这个理想,官员,你真的不能先走,不能先飞。如果需要,你真的应该先死!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