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反华之探究

p110515116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反华之探究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零三十八

有一个名词,叫“反华”;有一种行为,叫“反华”;有一项罪名,叫“反华”。
华,是中华,更是华人;而不是空洞的“国家”(一词),更不是时而躲在“国家”背后、时而爬在“国家”头上的党。

那么,究竟是谁在反华呢?
究竟是谁、反华?
谁反华?

反华者,此刻在颤抖!

有篇短文,因“反华”而成名――
“党在无限度的考验人民,网上被绿,教育被忽悠,读報被骗,喝奶有毒,失业该死,公车被炸,土地被抢,房屋被拆,幼儿被卖、矿工被埋、少女被奸,剩下的被保安、被城管、被联防、被公安、被维稳、被精神病。
强奸被抓住了,就说是反华;孩子压死了,问房子质量也是反华;食品中毒被曝光了是反华;打打杀杀欺压百姓被上访也还是反华;卖孩子、卖艾滋血、黑煤窑、假新闻、司法犯法、贪污腐败、违宪侵权、网络驴霸,只要是说到你的问题就是反华。谁要是不反华那还是人吗?
……”

这,不是心灵的流露吗?这,应该是叫作诗的呵!

诗人的爹说: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诗人的爹,爱得执着、爱得傻气……真可谓“爱得深沉”。

“爱得深沉”的“儿子”,说: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华,不是名誉上的国家;华,不是某一政党随意揉捏的面团。华,是中华;华,是这片土地上生存下来、并继续生活着、繁衍生息下去的人们呵!
华,是真正的土地;华,需要“黑色的眼睛”。

“眼睛”、那篇短文继续说:
“……
只要是为了公众的事就是聚众闹事突发事件;要是为了国家就是政治风波动乱;要是明摆着有错,就是别有用心;要是愤怒的人太多了就是不明真相被人教唆;要是国际谴责就是境外反华势力。
六十年没有见过选票,没有全民教育,没有医疗保险,没有新闻开放,没有言论自由,没有信息自由,没有迁居自由,没有司法独立,没有舆论监督,没有独立工会,没有国家的军队,没有宪法保护,剩下的只是草泥马。”

这不就是“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吗?这不就是“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吗?

“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呵,
卧草泥马!草泥马!

那么,究竟是谁在反华呢?
究竟是谁、反华?
谁反华?

反华者,此刻在颤抖!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5-16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