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老海:小心祖国被捏成馒头

p110515108

盛禄的问题馒头已经安安稳稳生产了多少年?又歌舞升平畅销了多少年?

监督无方又无力后,要生产伪劣食品的上海盛禄们只要舍得在酒席上“劳碌”一番,或可就能一“劳”永逸,就跟这个盛禄一样,一张食品生产许可证就可以替他们带来120万年产值。可以想象,在上海,别说把面粉制成问题馒头都神不知鬼不觉,就是把祖国当成面、再把祖国捏成问题馒头也都不成问题。

尽管上海人的馒头文化代表不了中国的馒头文化,但上海盛禄馒头的存在却足以代表中国社会管理机制上的某些缺陷。制度上的稀散疏漏,监督上的软疲缺失,都是造成某些社会管理“烂摊子”的主因。事实上,源自政府部门的这些主因已经侵入祖国的各行各业个领域。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已经摆到了政府面前:小心自己的手,否则祖国也会被捏成馒头。

和谐的年代里,恐怕更无任何内幕能比上海盛禄食品有限公司生产问题馒头让人怵目惊心。如果不是央视《消费主张》日前将其曝光,盛禄的馒头就还会在上海各大超市畅销依旧,盛禄的内幕就依然还是不为人知的黑幕。

建议上海市民给央视《消费主张》栏目组送上一块金匾,上书四字,“刚正不阿”。其实不用建议,早在盛禄黑幕被曝光的那刻,恐怕上海市民已有此意,多半是因为琢磨着央视断然不会接纳这种金匾才作了罢。央视是媒体,不是执法部门,“刚正不阿”四字不宜也不当。上海人有文化,定然知道这四字金匾送不出去。可是,上海滩头,哪家执法部门能配得上此四字金匾?哪家食品安全的监督部门和执法部门敢受此匾而无愧?

据4月12日人民网,当记者问盛禄的工人会否吃自己做的馒头,工人说,我不吃,打死都不吃,饿死也不吃。在上海人看来,亲手制作问题馒头的盛禄工人是“最没良心”的,可在盛禄东窗事发后,他们能向全民曝光自己不敢吃盛禄馒头的“懦弱”,他们就是最勇敢、“最进步”的阶级工人。在道德上,他们是自己人性的证人。到了法庭(如果盛禄最终被送上法庭),他们就是盛禄犯罪的证人。中国没有证人保护制度,但论功行赏是无需劳驾法律的。所以,建议上海市府给盛禄的工人颁发“最诚实公民奖”。

够胆在上海千万市民的众目睽睽下批量生产问题馒头的盛禄,到底是何来头?他们的“勇气”与“胆量”从哪来?依我看,万变不离其宗,归根到底还是一张食品生产许可证作的祟。毋容置疑,盛禄这张许可证应当是来之不易的。你盛禄要生产问题馒头,谁敢批证?为什么要替你盛禄批?上海商民的经验告诉大家,盛禄不在酒席上“劳碌”一阵是绝不可能弄到许可证的。

盛禄的问题馒头已经安安稳稳生产了多少年?又歌舞升平畅销了多少年?目前还无法从有关此案的资讯与新闻里找到答案。但另一个问题的答案却无需寻找。盛禄馒头在上海市的迪亚天天、联华、华联、乐天玛特、惠侬、乐家购物中心松江店、雨润发购物中心、吉买盛、物美、如海等多家大超市都能隆重上架并上架多时了,为什么就从无一人、无一部门发现盛禄的问题?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上海市的食品安全监督环节是形同虚设的。

监督无方又无力后,要生产伪劣食品的上海盛禄们只要舍得在酒席上“劳碌”一番,或可就能一“劳”永逸,就跟这个盛禄一样,一张食品生产许可证就可以替他们带来120万年产值。可以想象,在上海,别说把面粉制成问题馒头都神不知鬼不觉,就是把祖国当成面、再把祖国捏成问题馒头也都不成问题。

盛禄已被查实并被公诸于众的问题是两个,一是虚假标注生产日期,二是滥用食品添加剂。仅此两个被曝光的盛禄黑幕,相信已足以让吃过盛禄馒头的上海人胆战心惊三天三夜。

盛禄还有没有第三个、第四个黑幕?盛禄已被查实但还没被公诸于众的黑幕又是多少个?盛禄一年要生产多少馒头才能产值120万?已有多少上海市民成了盛禄的受害者?将来的将来,还会有多少个盛禄黑幕被查实、被曝光?上海人只要想到这些问题,恐怕都会不寒而栗。

尽管上海人的馒头文化代表不了中国的馒头文化,但上海盛禄馒头的存在却足以代表中国社会管理机制上的某些缺陷。制度上的稀散疏漏,监督上的软疲缺失,都是造成某些社会管理“烂摊子”的主因。事实上,源自政府部门的这些主因已经侵入祖国的各行各业个领域。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已经摆到了政府面前:小心自己的手,否则祖国也会被捏成馒头。

(一五一十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