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任复兴:1960年公民肖森的上书

人常说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现在实在是管理的好,否则早反了。再说现在对人民也太压的严,有一点不合的言语,就带一顶大帽子,不是死即是牢。我在全国看到今年枪决人和一九五零年差不多,每天都有。有些青年人,一时对国家的政策想不开,说几句不利国家的话,却就要受到以上的制裁。

笔者2000年在太原旧货市场淘到1册太原市公安局废弃档案。这54页故纸,有太原公安局及个别分局文件17份29页,复制笔迹等罪证25页。立案23件,包括投寄反动、污蔑信件12起26封,散发反动传单6起136张,书写反动标语2起3处。发案时间1956年6月1起,1959年2~3月4起,时间不明1起,其余17起均发生在1960年。文件形成时间是1960年4月至1961年8月,诱发主因是严重饥饿。涉案者身份和文化水平差别很大,有的很有政治头脑。有对大饥荒惨象的描述,也有对错误政策体制的诊断,有对不挨饿日子的怀旧,也有对自由的憧憬,有对灾难制造者的诅咒,也有对夺命元凶人性的拷问……这些良知未泯的人,一致诉求是改变。为了改变,不惜牺牲个人生命,展现了悲壮的人格美。在只允许歌颂形势大好,庐山会议进而阻断言路以后,以公安档案这一特殊形式,保留了特殊年代山西严重饥饿时的民间声音,弥足珍贵。

以下是该废弃档案的最后6页,是其中因粮食和三年大饥荒引发的23个“反革命”案件的最后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肖森”,给国家主席上书,是完全合法的,但成了“污蔑信件”。太原市公安局1960年“11月26日接到市委转来中共中央办公厅收到署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肖森’写给中央刘主席的信件一封”后半年多,仍发出“关于查找给中央主席写污蔑信件肖森下落的通知”,当作危险分子广泛追查。这种危险遭遇在肖森意料之中:“本来不敢写,害怕自己被用犯罪的名义而处死”。

有人说肖森是当时山西粮食厅的副厅长,待核实。这位有良知和独立见解的公民,对大饥荒情况的反映,对干部特权、走后门等现象,对军事与民生、农业与工业、学校比例的失调的失误,看得很准,不久上面也做出了政策调整。而肖森洞察到的个人崇拜、对人民压得太严等根本性、体制性问题,则变本加厉,酿成了不久之后文革的悲剧。

信封如下。4页信纸上写(为保留原貌,原文中不规范的字、词用法不做改动):

肖森致毛泽东、刘少奇信封及信件(部分)

主席∶  你们好,祝你们身体健康。

我写这封信,是经过了长期的考虑的,本来不敢写,害怕自己被用犯罪的名义而处死,但是由想活着也没有意思,因此我现在感情很冲动,提起了笔开始了写。

首先声明的,我写的一些事,是真实的,但可能你们不大满意,我并不是抱有什么野心,可能你们会把我的意思领会错,先提明,而是想让你们知道一下下面的真实情况,是否可以改变。我是一个共产党员,也有这个责任,因为有很多人是有这种言论的。为什么不向下级领导提呢?因为我感觉这些问题提出来,他们会给我扣帽子,说了反派等。可能你们很忙,但我还是告诉你们的好。

1.城市人口的增多,使农村人口到了城市的工厂内,而农村劳动力缺乏,又加上修水库等等的工作,对收成上受了很大损失,工业是发展了,比过去增长了几百倍,全国各地举目可见,但是有些盲目了,工厂多,原料少,供不应求,在近两年内非常明显,有很多工厂因为没有原料而停工,大几千人浪费在那里,尤其是纺织厂更为明显,机械工业也是如此,只有国防工业在制造着。中国现在不应该再造工厂了,当然中国没有的工厂,还是要造的,应巩固现有工厂,发挥现有工厂的力量。也不要当好战份子,把大批的东西用到制造国防用品上,使国家市场空虚。

2.粮食是人的不可缺少的东西,而现在的人吃多少呢,总的说是不饱。因此不管工人、农民,干劲不大,有时间都化费在吃的上面,如有的农村吃四两,山西干部是八两,大城市也如此。这能吃的饱吗,尤其是青年人,正在发育期间,又要运动,副食没有,市场空空,全国各地,到处控制的严格,有时出去,会饿着肚子作事。到处的碰到叫化子,尤其在饭店极多。不知你们怎样考虑问题?我想你们也可以实际试验一下,八两的饭(这是全国普遍的)能吃饱吗?

3.军人多,不管是在城市、乡村、火车、飞机、轮船,到处有军人,而且占40%之多。我们养这么多兵干什么?他们什么也能买到,什么也能吃到,下面会怎样的呢?听听人们的态度。有下面的歌谣,这也可能是坏份子干的,但人们是有感触的,你们也可听听:

黄皮到处是,吃饱没有事。

我们饿着肚,果实喂猪猡。

事实也如此,现在不但军人多,而且公安人员也比以前多了有三倍。

4.从市场上看,到处是空市场,没有一点生气,全国一样,大城市内是有东西不卖。毛衣、毛线买不到,布买不到(因为节约了),毛料买不到,而高级一些的官员可以买到。难道说冬天是高级人员怕冻,一般人员就不怕冻吗?好的布,如东方呢、灯心绒、卡其、华达呢都买不到。最普通的东西,人们用的小手巾也没有(在山西没有看到)。号召人们讲卫生,却买不到肥皂、碱。人们连糖、点心、饼干也吃不到。自行车、手表更不用说了。常用品、香烟、酒、醋等东西也是无有,供应极少,还都是不良品,与过去对比(54年)相差了很远。水果在近二年都见不到,东西都那里去了呢?为什么中国一天天是发展了,但这些东西却看不到?说是人多了,这是事实,购买力大了,这也对,可是都没有买到,那怎么是购买力大呢?而根本市场上就看不到。总的说在人民公社后,人民生活是下降了,工业是发展了。中国的风景区很多,但不能游玩,因为要饿肚皮。有些领导人用苏联卫国战来比,我看了书,人家也比现在的中国要强三倍。虽然他们吃的是四两粮,但是公两,每人都是八市两,比我们还多。而我们现在无有战争,在前几年生活很好,但经过建设发展,生活却不如以前了。这说明什么问题呢?主席可考虑一下。如不信,可仿前人,施公暗访来下面看。如果只听汇报,那全是虚伪的。现在人们是无精神,作事也不带劲。如农民种粮,吃不饱肚子,喂猪却吃不到肉,养鸡吃不到蛋,想想看是否能提高人们的精神呢?有些人为了完成分配任务,到农民家里逼着卖蛋,尤其是一些农村干部,现在作风很坏,采用压制的办法,连中农也看成是不顺眼的人了。在业工人们吃不饱,发展不了力量,比过去差多了,但报的还是超额完成。这都是什么问题呢,说明了什么?你们可分析一下。

就拿这个信纸来说,在市场上是好纸,你们看好不好呢?有些书的纸还不如这个的,这是一个具体你们能看到的,其它多的很,我也不能全部写在这里。

5.对病人,现在医院开设的多了,对一些急病人的确是方便多了,起了一定的作用,但对病的休养上来说差的多,从营养上吃不到什么,也是每天那么些粮食,副食没有,连药都不全,这对病能好吗?从表面上看,是关心病的,但从内视来分析,得病后是不容易好的。虽然当时好了,但营养上的不足,造成死亡是不可估量的。当然高级官员例外。

6.干部与群众关系。在农村中,生产队长就能吃的饱,在工厂中,科长以上能吃的饱,在机关中也是一样,因为他们另设有小灶。不但这吃的上,而且生活用品等都是多,如烟还比一般人好,供应品,群众没有,而他们有。难道不都是人吗?你们想想人们的意见是什么?现在从服务业来看,人们对列车员和饭店恨极了,给人们一种影响极坏,没有过去的服务态度好。这是从那里来的呢?有好多人都想作这个行业,因为能吃的饱。如火车上,有供应旅客的点心,长途供应,但是有铁路证章的坐一站也供应,而多余的下了自己腰包,有些旅客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却吃不到,这又是什么问题呢?

7.以上仅有的几个问题,我是在思想混乱中写的,并没有把所有情况全部的说出来,因为也不可能。仅这些代表性的问题,主席也可以考虑了。我认为这不是一般问题,而是大问题。有些党员嘴上当面不说背后乱说。现在我国处于一党专政,一切都是党员吃的开。在工作中,有极明显的例子,如不是党员的领头人几年不动,有些还换掉。而就是不动的一些人,也是有职无权,作什么还的请示支部,才能行动,否则就不行。因为吃不饱,山东曾有三、四次的群众运动,这是不是你知道否?有饿死人的现象,如在东北、山西等。再者是我也认为毛泽东的个人崇拜也很严重,中国现在没有什么民主作风。实际有些人是不敢说,并不是没有问题。为什么会压制的这样呢?这你们也值的考虑。

我想你们也知道过去的历史发展的情况,作官者爱民。而现在呢,不管什么官,尤其是农村干部,恨极了。人常说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现在实在是管理的好,否则早反了。再说现在对人民也太压的严,有一点不合的言语,就带一顶大帽子,不是死即是牢。我在全国看到今年枪决人和一九五零年差不多,每天都有。有些青年人,一时对国家的政策想不开,说几句不利国家的话,却就要受到以上的制裁。因此有些人(包括党员在内)有话不敢说。如果人们吃的好,不会像现在饭店那样人多。再是人员的流动,全是南调北、北调南,使人们离乡背井造成的。这些现象我想在国际上各国是不会有的。我认为目前对全国人民的生活问题,国家应考虑,工业应适当的发展,不应再吸农村的人,学校也适当的控制,不宜多发展工、学,应当发展农。市场上的水果、点心、布等,发挥些自由市场,像以前一样(五三年为例)繁华起来,现一个样子。如果拿五三年来说,真是社会主义社会的生活,而现在连殖民地生活都不如。尤其现在市场紧张,而走后门的也特别多,有些东西全从后门走了,市场上看不到。而现在的市价也澎胀的厉害,过去二元钱的东西,现在卖六元多,增长了三倍。到街上看,凡是水果,不要证,不要布票者,人排队的有上百、上千,全是一种不良现象。作为一个国家领导人,应民生为主,应使人民生活提高,像现在的吃不饱,穿不暖,算什么社会主义社会呢?如果再要下去,真不敢想结果是什么?是否还能是这么个国家呢?有时回去时,我也听一下台湾的消息,当然这是国家禁止的,但要是公开让听,那中国我看早反了。所以我写这封信,是出于我在祖国看到一种情形,及人民的反映,提供你们参考,及早解决现在生活问题,不要为了出口,支援其它国家,而让我国人民受这样的苦。应恢复五三年的生活。

我乱七八糟的就写在这里,希主席考虑呢。

此致

敬祝  主席身体健康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

肖森 10/21

另外学习毛选,但买不到书。

机密 【民标24号】

红笔批示:请耿局长阅,李贞乾同志阅查  左4.5

太 原 市 公 安 局

关于查找给中央主席写污蔑信件肖森下落的通知

(61)64 公二字第12号

(加盖00.94)

各分局、县局、内部保卫组织,专、兼职保卫干部:

去年11月26日接到市委转来中共中央办公厅收到署名“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肖森”写给中央刘主席的信件一封。内容认为政府不关心人民生活,把大批东西用到制造国防用品上,污蔑我国“好战”。发信地址只写山西两字,从信戳上查出是60年11月5日由太原五一路邮局平检信箱发起的。信内所写的问题大部是属于工厂、机关内部和粮食、市场供应方面的。写信人认为:“在农村中生产队长就能吃饱,在工厂中科长以上能吃饱,在机关中也一样”。在列举粮食吃不饱时,特别强调青年人吃不饱,同时还提到因为吃不饱,山东曾有三、四次群众运动。根据具体内容分析,此人好象是一个经济企业、机关、学校内部的人员,而且很可能是一个山东籍的一般青年干部。再信内还提到一些国防工业方面的问题,此人在国防单位以及接触国防单位的基建、财贸部门的可能性较大。从书写程度来看,此人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字迹没有伪装。为迅速查找此人下落,现将原文复制附发各单位,希结合当前以摸清各种危险分子开展的调查摸底工作,广泛寻找线索,认真核对笔迹,发现怀疑对象,及时报告市局二处。

1961年8月17日

抄送:本局局长、办公室、一、二、四、七处,存。

(共印800份)

(作者为高级记者、山西省忻州市徐继畬研究会会长/炎黄春秋2011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