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蒙山野逸:谁在反党、反社会主义?

p110514104

既然中共的革命口号的核心是“民主、自由”,那么凡是反对“民主、自由”的人就是在反党(不管他在什么位置上,穿着什么马甲)! 那些反对袁鹏飞,给袁鹏飞扣上“反党”的大帽子,想把袁鹏飞置于死地的人恰恰是贼喊捉贼的反党行为!不是袁腾飞反党,而是他自己在反党(还有查禁《历史的先生》的那些人,以及制造政治犯的独裁分子)。

理屈词穷就运用毛泽东时代的办法给别人乱扣大帽子,企图利用强权置别人于死地的人,请先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

看到袁鹏飞因为对毛、对党的评价不符合某些人的心意,被诬蔑为反党、反社会主义,令人震惊,震惊之余,感觉有些问题的确需要认认真真地搞清楚比较好。

先谈谈反党。中共的革命口号的核心是“民主、自由”,反对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独裁,因此在与国民党的对抗中得到了广泛支持(1999年出版的《历史的先声》一书,收录了半个世纪前,作为在野党的中国共产党要求实行民主,反对国民党一党专政,反对蒋介石个人独裁的一系列战斗檄文,一共146篇。这些文章大多选自40年代周恩来在国统区领导的《新华日报》,部分取自延安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当时发表时多为两报社论和评论,有些直接出自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等我党领袖人物笔下,有些则是郭沫若、茅盾、陶行知、夏衍、周谷城、吴晗等著名学者的论文和谈话。此书出版后,竟然很快被有关部门查禁了),并将国民党搞到了台湾。民主不难理解,就是人民当家作主,人民说了算(包括对宪法、法律的制定、实施,对“公仆”们的选举有参与权,不能被任何人、任何组织随意代表)。自由也不难理解,就是每个人要享受充分的人权(《世界人权宣言》),充分享受宪法、法律(合理的,被认可的)规定的言论自由、行动自由!

既然中共的革命口号的核心是“民主、自由”,那么凡是反对“民主、自由”的人就是在反党(不管他在什么位置上,穿着什么马甲)! 那些反对袁鹏飞,给袁鹏飞扣上“反党”的大帽子,想把袁鹏飞置于死地的人恰恰是贼喊捉贼的反党行为!不是袁腾飞反党,而是他自己在反党(还有查禁《历史的先生》的那些人,以及制造政治犯的独裁分子)。言论自由肯定不是指只能发表正确的言论,因为谁都不能保证自己的言论一定正确无误,再说,正确与否谁说了算呢?

再说说反社会主义。其实,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应该什么样谁都说不清楚。邓小平说:“社会主义究竟是个什么样子,苏联搞了很多年,也并没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宁的思路比较好,搞了个新经济政策,但是后来苏联的模式僵化了。”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邓小平分析社会主义,认识社会主义,有三个主要的特点:第一,社会主义是一个很长的发展过程,社会主义最终必然要代替资本主义; 第二,社会主义制度确立以后,要从根本上改变束缚生产力发展的经济体制和其他各方面的体制; 第三,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两极分化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就是要消灭剥削,不要管他 “姓社”还是“姓资”,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且不说这些说法是不是都是一成不变不能怀疑的真理,且看现实社会是不是存在严重的两极分化?是不是存在严重的剥削?高税收,低福利,国富民穷,纳税人的钱花的不明不白,算不算是“仆人”对“主人”剥削?国企高管的惊人工资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剥削来的?私营企业的员工待遇怎样?有没有被剥削?“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底是社会主义还是权贵资本主义?连什么是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恐怕连什么是资本主义也搞不清楚),就敢下“社会主义最终必然要代替资本主义”这样的结论?这符合“实事求是”的精神吗?不经过实践只是听别人说说就信以为真,还不准别人怀疑,符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吗?这些自相矛盾,经不住推敲的理论都是些什么玩意儿?既然连什么是社会主义都没搞清楚?你怎么就判定袁鹏飞是反对社会主义?这不是典型的栽赃陷害胡扯蛋吗?

最后说说毛泽东此人。我非常支持袁鹏飞老师对毛泽东的评价,他的说法都是有事实依据的。毛泽东在未夺取天下时,将“民主、自由”喊的震天响,一旦掌国柄,就绝口不提“民主、自由”,不但搞一党专政,还将民主派全部打倒(反右运动),运用各种阴谋诡计将自己的战友一一搞掉,企图将中国变成毛家天下。非但如此,他为了获取斯大林政权的支持,不惜大肆出卖国家利益,支持蒙古独立,并第一个同蒙古建交,给予蒙古大量无偿援助;为同斯大林争国际共运领袖的地位,不顾国人悲惨的生活处境,倾中华之物力,讨洋人之欢心,牺牲掉几十万中国将士的生命支持金日成政权与正义为敌,将大片领土送给朝鲜,导致一系列严重后果;不断进行“革命输出”,让波尔布特这样的人间恶魔祸乱柬埔寨,杀掉五分之一的柬埔寨人口;毛泽东时代搞的一系列运动不但饿死、整死了几千万中国人,还彻底摧毁了中国几千年优秀的文化传统和道德体系……铁的事实证明:毛泽东是彻头彻尾的叛党分子,是为了自己的野心不顾一切的阴谋家、奸佞小人、不肖子孙、铁杆汉奸!正如袁鹏飞所说:毛泽东的最大贡献,就是他自己死掉了!

理屈词穷就运用毛泽东时代的办法给别人乱扣大帽子,企图利用强权置别人于死地的人,请先想想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毛及其走狗都叛党了,袁腾飞痛批他们肯定不是什么“反党”(反社会主义更是无稽之谈),袁鹏飞可能想反党来着,但他没有做到,毛及其走狗却实实在在地做到了。还有一个问题:假如我说我一向伟大、光荣、正确,你们谁都不能反对我,谁反对我谁有罪,如果我这样说,你们会不会认为我是疯子?那好,如果我是疯子,“反党有罪”是谁规定的?这种规定怎么样?

《民主颂——献给美国的独立纪念日》

“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在中国,每个小学生都知道华盛顿的诚实,每个中学生都知道林肯的公正与怛恻,杰弗逊的博大与真诚。这些光辉的名字,在我们国土上已经是一切美德的象征。他们所代表的,也早已经不止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荣誉了。马克吐温、惠特曼、爱默生教育了我们这一代。是他们使年青的东方人知道了人的尊严,自由的宝贵;也是他们,在我们没有民主传统的精神领域里,筑起了在今天使我们可以有效地抗拒了法西斯思想的长城。这一切以心传心的精神道德上的寄与,是不能用数字和价值来计算的。中国人感谢着“美国小麦”,感谢着“庚子退款”,感谢抗日战争以来的一切一切的寄赠与援助;但是,在这一切之前,之上,美国在民主政治上对落后的中国做了一个示范的先驱,教育了中国人学习华盛顿、学习林肯,学习杰弗逊,使我们懂得了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的中国需要大胆、公正、诚实。……我们相信,这才是使中美两大民族不论在战时,在战后,一定能够永远地亲密合作的最基本的成因。

我们离得很远。百十年来,我们之间接触着的也还不过是我们两大民族间的极少数极特殊的一部。但,我们坚信,太平洋是不会阻隔我们人民与人民间的交谊的。在患难中,我们的心向往着西方。而在不远的将来,当我们同心协力,消灭了法西斯及思想的暴力之后,为着要建立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国,在科学的领域里更有待于美国等国的援助。在过去,民主润泽了我们的心;在今后,科学将会增长我们的力。让民主与科学成为结合中美两大民族的纽带,光荣将永远属于公正、诚实的民族与人民。”

———中共中央《新华日报》1947年7月4日发表的社论

(作者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