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艾祖鸿:朱镕基为何被抛弃?

令人惊异的是,退休后的朱总理向清华学生特意送《中国农民调查》!不仅不反思,反而为自己的受到的谴责辩护,他指此书引致很多对他的攻击,指税改政策让农民陷于贫穷。“这本书受到很多国内异见分子的追捧,”送书的目的是让同学们有批判意识,用事实去对比书中内容。意图武装90后的学生们 为枪手,为其消灭国内外为农民鸣冤叫屈的“异见分子”。

客观的说,朱镕基是个好人,是个清官,但好人与清官并不一定是好总理,并不代表其执政能力与水平。朱总理试图其“地雷阵” “扛关棺材前行”的宣言,流芳百世,却让人不寒而栗。

“贺朱镕基八十二大寿:他是建国以最具悲剧的总理,唯一人下没有连任的总理,也是一个唯一在全国各地有留下墨宝的好总理,但请大家记住,他是全国人民心目中最廉政,最不怕得罪富商高官的总理,你知道有多少暗杀组织要暗杀这位扛关棺材前行的好总理!过些天是他82周岁生日,如果你认为朱总理是真正的好总理的话,请转发,让更多的人祝福、、、”—–手机短信及QQ信息时时疯传,敬佩、敬仰之情溢于言表。对此,作为出生在农村且直接参与国企改革的笔者,深不以为然。

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九日,新当选的朱镕基多么自信、从容、机智、幽默!,他对全局清晰的把握、措词的得当,赢得了中外记者和所有的电视众观看一致好评, 欢呼跳跃。

当一位香港记者问及朱总理在遇到困难、挫折时,他是否也会感到沮丧、灰心、犹疑不前时,朱镕基坦言,身处一国总理的职位,他的确感觉责任重大,心理负担很重,他说:“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将一往无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己。”全场热烈掌声,犹在耳边回响。

中国民众对其寄托无限的希望,然而五年后的十届全国人代会上,确一反中国官场无过即功连选连任常规,昙花一现,破天荒未能连任而被儒雅的温家宝代替,黯然下台。何故?

朱镕基的施政纲领,归纳为“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一个确保,是确保中国今年国民经济增长8 %。三个到位:是金融改革三年内到位;国企改革三年扭亏为盈;机构改革三年分流到位。五项改革:是指粮食流通体制、投资融资体制、住房制度、医疗制度、财税制度的改革。也正是这场改革的失误,断送了其政治生命。

国企改革直接是坑害了工人

工人阶级是无产阶级国企改革将从领导阶级变成的被领导阶级,从天堂一下落入凡尘。“中国无产阶级开始走上革命的舞台,就在本阶级的革命政党——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成为中国社会里比较最有觉悟的阶级。”多少光荣啊。实际上,改革前工人不仅是有很高的政治地位,经济待遇也非常优越,有的行业工人甚至高于公务员。

但朱总理主导的国企改革,无论是将工人终身依靠的企业低价出卖给个人,还是破产,抑或改制,都直接产生了大规模的工人下岗,保守估计不少于4000万人。改革的主要措施就是改变企业性质,甩掉国企职工这个“包袱”,手段就是非法强制工人买断工龄或分流自谋职业。造成国企资产大量流失,官与商无偿或象征性代价获得巨额财富,两极分化从此越来越严重。

最可悲的是40-50人员,长期依赖国企而无生存自救能力,一下子被逼到城市的边缘;青工则被迫沦为新的私营业主打工仔,从主力军先锋队变成了社会的不安定因素。特别是为国家作出巨大贡献,用青春热血为国企创造了大量财富的工程师技术员,待遇与地位一落千丈,没有任何社会福利保障。虽然后来有所改善,但直到其下台的2003年,国企下岗职工同原单位买断劳动关系的,只有55.6%缴纳了基本养老保险,在没有买断的人当中,只有24.4%缴纳了基本养老保险 。总体上,下岗失业人员中,缴纳养老保险和医疗保险的比例分别为35.5%和5.4%,大部分下岗工人为无法参保而忧虑。

直至2006年,情况还未得到根本改善,在十六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针对劳动合同签订率低、劳动条件恶劣、拖欠和克扣职工工资严重、群体性事件经常发生等问题,明确提出“发展和谐劳动关系”。可见中国工人的生存状况。如此改革,工人深受其害。从此,中国工人阶级不仅从中国的政治历史舞台中消失了,且重新陷入被私营业主剥削压迫的境地。改革的直接后果,激化了工人对党对政府对私营业主对社会的矛盾,将工人排斥社会主流之外,推向政府与社会对立面,到处出现的集体静坐上访,政权的稳定、党的威信再次受到严重的考验。

分税制改革间接是坑害了农民

邓小平自下而上的改革,激发农村的活力,农民真正的得到了实惠。朱总理自上而下的改革,却让基层的政府和低层的工农受到切肤之痛。从朱镕基施政纲领到实际改革措施,基本没有涉及到“三农”问题。农民的利益保障和生活水平不仅没有得到与时俱进,反而因其国税地方税的分税制改革,富了国家财政穷了地方财政,而先收后返的承诺常常因政治经济甚至技术上的障碍,不能及时兑现,导致财政常作无米之炊,穷疯了的地方官员只好拼命地压榨最低层最可怜的农民,强制进行各种摊派,强征农业税及各种上交提留,闹得鸡犬不宁,苦不堪言,以命相搏的抗税抗费的命案,时有发生!

二000年湖北监利县棋盘乡党委书记李昌平给总理的信“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朱总理方有所醒悟,但并未引起重视。陈桂棣 春桃《中国农民调查》真实地反映了其执政时期,农民“生计艰难,负担过重”;基层干部“横征暴敛,草菅人命”的严酷画面,引发的“三乱风”,涉及基层各个收费行业和部门,“几十顶大盖帽管一顶破草帽”。农民已被逼到绝路,到非治理不可时,国务院才三令五申,然而积重难返,直到今天还没有仍然无法根除,遗患无穷。

退休后的朱总理,一直低调,过着隐居生活,近来不知为何高调“复出”。从凤凰网的英文讲演到,到清华校庆的讲话,从嘲讽继任者喜欢照像,到对现行政策的尖锐批评,一向常态,突然活跃起来,这都没有什么好指责的。俗话说:老小老小嘛——“老夫聊发少年狂”,不必大惊小怪。令人惊异的是,向清华学生特意送《中国农民调查》!不仅不反思,反而为自己的受到的谴责辩护,他指此书引致很多对他的攻击,指税改政策让农民陷于贫穷。“这本书受到很多国内异见分子的追捧,”送书的目的是让同学们有批判意识,用事实去对比书中内容。意图武装90后的学生们 为枪手,为其消灭国内外为农民鸣冤叫屈的“异见分子”。 假如90后的清华学子,去问问耕作于农村的祖辈与父辈,让他们谈谈其执政时期(1998—2003)“三农”问题的严重性及农民的惨状,定会反戈一击。特意送此书,自取其辱,也为君子所不耻,因为君子当“日三省乎已”, 且“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哟。

客观的说,朱镕基是个好人,是个清官,但好人与清官并不一定是好总理,并不代表其执政能力与水平。朱总理试图其“地雷阵” “扛关棺材前行”的宣言,流芳百世,却让人不寒而栗。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言”,无论是官还民都应该有所畏惧啊,连皇帝也畏谏官之口史官之笔!正是其的无所畏惧,为达到自认为正确的改革目的,才不惜牺牲工农利益,不惧工农的反抗,不怕社会的动荡,不畏矛盾激化和立国之本的动摇。

不仅如此,令民众深恶痛绝的是其主持制定签署了《城市房屋拆迁管理条例》,自2001年11月1日施行之日起,无论是城市居民还是农民住房土地,都可能被列入今天或明天拆迁范围,合法资产随时都有可能剥夺或廉价收购,刚刚实现居者有其屋者,时时提心吊胆,害怕明天就会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伤害的是最低层的广大民众,受益的是官与商,拆迁使财富飞速向官与商集中,造就了一超级富豪,该《条例》成了被既得被利益集团作为巧取豪夺的利器,朱总理功不可没!

温总理上任伊始,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宣布:“从今年起,要逐步降低农业税税率,平均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5年内取消农业税。”取消“三提五统”:上任伊始,签署命令,废止严重侵犯人权的恶法——《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制定了《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向保障迁徙自由目标跨进了一大步,这都是温总理值得大树特树的功勋。虽然没有朱镕基的豪言壮语,鼓惑人心,但真真切切的是救亿万农民于水火,解百姓于倒悬,深得民心,将载入史册!

当选并非喜剧,欢呼声瞬间变成了低层民众的哀号,落选也并非悲剧,低层民众瞬间从哀号变成欢呼!抛弃民众利益者,必将被民众所抛弃!

想当年,邓小平看到其出任副总理兼生产办公室主任时,处理棘手的企业“三角债”; 挂帅解决粮食收购“打白条”;亲自兼任人行行长,整顿混乱的金融秩序,难题迎刃而解,认为其“有观点,有主张,有魄力,懂经济。”总设计师一推荐,江书记一提名,选举而出任总理。其实当选非民意,未能连任也非民意,上台之后,野马无缰阵阵大炮,惊天动地,最终让民众很受伤,谁也无法对于制约与监督,有违邓、江提携之初衷,以小人之度之,邓、江恐怕也是在挥泪斩马谡吧。危局换将,是历史之必然,是人心之所向,也有天意和报应。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