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乌有起诉茅于轼,大好事

尽管这里面还是有点无厘头——人家的女儿、孙子都在,也不着急。皇帝不急,要你太监急什么?但是,作为在口头上无比崇敬无法无天的“文革”精神的人们,现在都想到有事要走法律程序,而不是去搞什么“揪出来”、“批倒批臭”、“再踩上一只脚,叫他永世界不得翻身”了,这当然是大好事啰。这说明无法无天的“文革精神”早已丧尽人心,人们普遍向往的是法治和理性。即使有人在口头上还在崇敬和赞颂,但在骨子里实际上已经把它唾弃了。

我们最近在网络上看到,孔大教授对感谢日本侵略的人是那样的五体投地,而又口口声声骂持有不同意见的人是“汉奸”。然而,被他崇敬的对象曾经以“尽一切努力保存和壮大自己军力,让国民党与日本去拼战,消耗其力量,然后待机从国民党手中夺取政权”为战略方针。孔大教授是真恨还是假恨汉奸,可见一斑了。

最好玩要算是那个山人。别人在说:“人们不敢讲真话”;他居然也跟着说:“还有一种势力是人们不敢讲真话的重要原因:就是盲目迷信西方的‘拜西教’崇洋媚外的势力。”简直是反“拜西教”反昏了头:“人们不敢讲真话”是你心目中的“拜西教”才说的话,你怎么也能说?你这条帖肯定是白发了,这五毛是不但拿不到,而且还可能因此受罚。还是让我教教你吧,你应该说:“人们不敢讲真话”是“拜西教”对伟光正的恶毒污蔑和诽谤,我们要坚决予以驳斥!

看来,孔大教授和山人肯定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要维护这一套到底了。而衷心拥戴毛这一套的这支队伍,也并不是那么铁板一块和一成不变的,它正在起着变化呢。

有网友报道说:“乌有之乡已经有人征集联名举报茅于轼。”如果属实,这真是大好事啊!

首先想要搞清楚的是:他们到底是“举报”还是“起诉”?因为根据网友在后面说的“我倒真想有关部门能接受举报,正式立案。”来看,应该是起诉,是准备走法律程序。

尽管这里面还是有点无厘头——人家的女儿、孙子都在,也不着急。皇帝不急,要你太监急什么?但是,作为在口头上无比崇敬无法无天的“文革”精神的人们,现在都想到有事要走法律程序,而不是去搞什么“揪出来”、“批倒批臭”、“再踩上一只脚,叫他永世界不得翻身”了,这当然是大好事啰。这说明无法无天的“文革精神”早已丧尽人心,人们普遍向往的是法治和理性。即使有人在口头上还在崇敬和赞颂,但在骨子里实际上已经把它唾弃了。

网友说:“立案以后,就得搞清楚茅文到底是哪里诽谤了毛泽东。到时候,我国近代史上的众多疑案就不得不真相大白。”;“最好最高法院能接受乌有之乡的举报后并给予立案,那茅老就可以请辨护律师,而律师就可以查档案查保密资料并询问相关证人了,那最后是毛有罪还是茅有罪,不就真相大白于天下了吗?”

果真能够如此,当然是更大的好事,我也真希望它能出现。不过,鉴于我对这个“讲政治”的和“党的事业为上”的法院的认识,我预感:这样的好事出现的几率几乎是零。要知道:要求公布有关档案的呼声有多高?而不公布的人因此要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不是万不得已,他们能够顶着如此大压力不公布吗?他们又会轻易因为乌有的起诉而公布了?这简直有点想入非非了!

不过,这样的好事不出现,仍然是桩大好事。因为,在乌有及其征集来的人中的大多数,并非孔大教授和山人那类专门误导他人的人。他们一定能够明白:这不予立案意味着什么?从而,他们也一定能够对自己曾经的“信仰”有清醒的认识和反思。

也许,这所谓的“乌有起诉”也仅仅是传说,并无此事。那么,我这里说的,也就算是对他们提出的希望吧。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