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中国向挪威发泄因诺贝尔奖而产生的愤怒

在刘晓波因呼吁中国政治变革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时,北京就提出警告说,这一举动将影响中国与这个拥有五百万人口且石油储量丰富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如今在半年之后,挪威人领教到了中国政府是如何的固执己见。

挪威的三文鱼出口商说他们的鱼经常被中国食品安全检查人员扣留检查,时间从几天到数周不等。

美联社挪威首都奥斯陆讯:挪威曾是中国最大的三文鱼供应商,一直为北京和上海的高档餐馆提供着越来越多的三文鱼。

但是自从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诺贝尔和平奖颁发给身陷囹圄的中国异见人士刘晓波后,挪威的三文鱼出口商说他们的鱼经常被中国食品安全检查人员扣留检查,时间从几天到数周不等。这样的做法,严重的损坏了三文鱼的新鲜程度。

“我们的三文鱼完全无法进入中国市场。”挪威Leroey海产品集团的执行总裁Henning Beltestad这样说道。

在刘晓波因呼吁中国政治变革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之时,北京就提出警告说,这一举动将影响中国与这个拥有五百万人口且石油储量丰富的斯堪的纳维亚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如今在半年之后,挪威人领教到了中国政府是如何的固执己见。

挪威政府说,双边政治接触仍然处于停滞状态,一份具有开拓性的贸易协议会谈也被冻结。这也殃及到挪威的一些公司,尤其是三文鱼出口公司,被拒进入快速增长的中国市场。而同时,中国公司却获准进入挪威。

贸易统计资料显示自诺贝尔奖事件之后,像石油、冶金和化学品等中国工业必需的挪威产品并没受到影响。但诸如峡湾养殖的三文鱼这类具有明显国别特色的特产却正在遭遇瓶颈。据业内官员表示,这也正是在中国经商的挪威公司所遭遇到的现状。

中国政府关于此次争端做出了一个比较罕见的声明:住奥斯陆的中国大使说,中-挪关系正处于困难时期。造成这一境况的原因在于“诺贝尔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 给了一名中国罪犯…并且这一行动也得到了挪威政府的支持。”中国政府明确指出,“挪威政府必须采取有效的措施,消除因诺贝尔和平奖带来的负面影响”,才 能修复双边紧张的关系。

奥斯陆的政治家们对此多次指出,诺贝尔奖评委会虽然是由议会指定的,但是是一个独立组织。不管挪威政府是否同意其观点,都不能、也不想干涉其决定。

但是一筹莫展的商业官员却已经向挪威政府施压,希望政府能够向北京摆出一种缓解这种紧张关系的姿态。

“我对挪威企业在中国所受到的长期影响深感不安。.” 挪威公司在中国的律师拉斯.本格.安德森说。“挪威政府必须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存在,并应积极地采取措施,这个问题并未像大家所希望的那样慢慢消失。”

诺贝尔奖公布后不久,中国政府就取消了与正在访问上海世博会的挪威内阁部长的见面。并且中国驻奥斯陆的大使也休了2个月的长假。

在 诺贝尔奖之前,挪威是第一个准备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欧洲国家。但是双方的对话在去年十月份就停滞了。挪威首席谈判专家Haakon Hjelde 透露说,北京方面给出的理由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进行磋商“。挪威外交部女发言人Marte Lerberg Kopstad向美联社证实了自从十月八号诺贝尔和平奖颁布后,中国和挪威停止了一切政治方面的会议。

“挪威和中国的关系受到了诺贝尔奖的影响,”这位女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这样说道。“政治接触全面停滞。自从奖项颁发后,我们也看到了己经安排好的接触和其它形式的合作也都被取消或搁置。” 在12月10日的奥斯陆颁奖仪式结束几天后,中国就引进了针对挪威三文鱼的质量检查措施。中国引用媒体的话说在挪威进口的 鱼类中发现了微量有毒物质。

挪威食品安全部门的Grethe Bynes 说,中国官方在其检测中还没有发现任何这类物质。但是,她说中国己经告知挪威有13批三文鱼中含有细菌,挪威当局随后也对相关的生产厂家进行了调查。

因为对这种耽搁感到一筹莫展,挪威的三文鱼生产商正逐渐撤离中国市场。与2010年同期相比,挪威出口到中国大陆的新鲜三文鱼数量在今年的前4个月下降了70%,只有906吨。中国商务部和食品安全部门没有对此做出任何评论。

另外一家挪威驻华企业,挪威船级社,也面临了同样来自中国的官僚障碍。今年早期,中国相关部门临时吊销了他们发放某些证书的资格。该公司的发言人Aage Enghaug称,这一行为影响到了该公司在中国近三分之一的业务。

目前这个资格己被恢复。但是Enghaug 说,目前两国的紧张关系仍旧会给他们公司带来很多的不确定因素。

挪威船级社的首席官员Henrik Madsen 在二月份对挪威媒体《晚报》说,如果诺贝尔委员会不再是全部由挪威人组成,就不会造成之前的问题。因为这样一来委员会与挪威的关系就不再象人们想的那么紧密。

与此同时,中国却在挪威不断的括大商业活动。这些活动都受其对资源贪得无厌的占有欲望所驱使。在去年12 月,中国国有的油田服务公司宣布了一个新的合同,旨在与挪威石油公司共同开发北海的石油。

一个月后中国蓝星集团与总部位于奥斯陆Orkla集团达成了一笔总价二十亿美元的协议,收购了其下的挪威矿业公司Elkem。Elkem生产用于太阳能工业和计算机的高品质硅。

Lerberg Kopstad 说挪威商业在中国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其中包括Orkla 和中国铝业集团公司共同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为中国高铁项目服务。

然而,那笔合同是以Orkla位于瑞典的子公司Sapa集团的名义,在四月初由瑞典大使出席的一个签约仪式上签定的。

当被问及为何没有挪威外交官参与此仪式时, Orkla的发言人Johan Christian Hovland说:“没有必要对此表现过激。”

从挪威进口到中国的海产品中,似乎除了三文鱼外,其它鱼类都没有受到海关扣压的影响。

与此同时,在今年1月中国同苏格兰签定了一份协议,首次允许直接从苏格兰进口新鲜三文鱼。

苏格兰三文鱼生产商联合组织发言人Jamie Smith说:“据我所知,中国的卫生检查员们还从未给从苏格兰出口的海产品造成任何的不便。”

他怀疑中国突然对苏格兰三文鱼感兴趣,也许与中国与挪威因诺贝尔奖产生的口水战有关。

“我认为那也许是原因之一。”Smith 说道。

(译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