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经纶:两股势力是人们不敢讲真话的重要原因

“文革”遗毒在很多人的脑子里也还是影响很深,如果“文革”遗毒保留在目前掌权的高官的脑子里也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势力。

在《选网》看到一篇南都记者写的“温家宝: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的文章,讲到香港特区原全国人大代表、培侨教育机构董事长吴康民日前在北京参加完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后,来到中南海与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畅谈了一个半小时。吴康民说,温总理提及内地的改革所遇到的困难时说,主要是两股势力,一股是中国封建社会所残余的;另一种则是“文革”遗毒,两股势力影响了人们不敢讲真话,喜欢讲大话,社会风气不好,应该努力纠正。

初看之下,封建残余和“文革”遗毒不是思想领域的问题吗,怎么就成了影响人们不敢讲真话的两股势力了呢?可是仔细品味了一下,温总理的讲话还真是切中要害,看来中国的文字还真是复杂。

首先,封建残余指的是什么?我认为这肯定指的是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帝制,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严格的等级制,三纲五常,仁义礼忠孝……。由于中国目前的体制还是大官决定小官的命运,法律多数都是统治人民的法律,如果这些官员的脑子里存在着封建残余思想就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势力,在上级决策错误或者做了坏事时让下级不敢讲真话,只能惟命是从。甚至为了讨好上级还会为虎作伥。纵观中国两千年历史,历朝历代皇帝和官员积累下来的都是弄权术、贪钱术、马庇术、愚民术,孔子孟子朱熹程煜等御用文人留下的都是向人民灌输忠君爱国、安分听命的愚民思想。可悲的是,今天的中国把孔子捧得比历史上任何一个皇帝还高,全国各地大修孔子庙,孔子像竟然在天安门广场上搬进搬出。颂扬历代皇帝大臣的电视剧充斥着全国各地的电视屏幕,向全国人民不停灌输忠君爱国思想和帝王术,同时也向各级官员传授弄权术、贪钱术、马庇术、愚民术。培养了一大批精通权术、善揣圣意的马庇专家。上级的话(也是一种实践)就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这个上级喜欢别人崇拜,下边就把他捧为救星,喻为太阳,比爹娘还亲;如果这个上级喜欢权力,下边就为他搞政绩工程、搞GDP,纺织一个权力无限的关系网,以各种名目铲除威胁上级权力的异已力量;如果这个上级喜欢钱或者美女,下边一样可以设法满足……试想在这样的等级制度下还有谁敢讲真话?

同样地“文革”遗毒在很多人的脑子里也还是影响很深,如果“文革”遗毒保留在目前掌权的高官的脑子里也会变成一股强大的势力。什么是“文革”遗毒?第一、就是背离法制的轨道以运动的形式蛊惑民众参与去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第二、通过愚民培养愚忠,神化自己,搞个人崇拜,把自己捧为真理化身,对所以不同意见者无限上纲上线,乱打棍子、乱扣帽子,灭绝人性;第三、只喊口号,不做实事,政治第一,思想挂帅。多干多错、少干少错、不干不错,形成逆淘汰机制。这种“文革”遗毒不仅存在于某些高级领导的思想里,而且目前的中国某些地区还经常发生着类似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些人中“文革”病毒太深至今还在高举“文革”旗帜大棒狂舞,在网上还真的形成了一小股势力。这股势力不仅是中国下一步改革的阻力,甚至连中国前三十年经济改革的成就也视而不见,把改革过程中暴露出来的新问题都归罪于改革本身,宁要一个人人贫穷的平均主义社会也不要一个贫富悬殊的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所以一旦这种中“文革”病毒很深的人掌握了权力,有谁敢在他面前讲真话、提意见?

所以,我认为温总理讲的“中国封建社会残余和文革遗毒这两股势力”正是目前改革遇到的最大困难。希望大家认真学习,深刻领会。全方位、多角度去解读温总理的这个讲话也可以解决目前争论的很多问题。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