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山东女官员魏兴荣:我们是否做到了司法独立

p110506107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局副局长魏兴荣2011年4月24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周年庆祝活动之首届律师学院论坛上慷慨陈辞,痛揭中国司法独立受制政党政府的黑幕,赢得热烈掌声,被誉为齐鲁最美的女官员,山东人的骄傲。

事实上,我们是否做了司法独立呢?我们心中对这个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尽管西方在指责我们一些司法案件的时候,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会说我们是司法独立的。但是事实上好多案子我们都清楚,某某拆迁案子我们不应该立的,但是政府非让立不可,而且不仅要立,还要指令我们判被拆迁人败诉,判完了以后,就造成了大量的上访。我们是维稳单位,我们怎么维稳,我们怎么化解?

不管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我们都不乏这样一些指令性的东西。这个指令到底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个人?如果我们查阅一下案卷,很难有一个文里头说政法委有什么决定,或者是哪些党委有什么决定,都没有,可能就是一个协调会、督办会就把一个案子搞定了,你还查不到东西,这是不是一种干涉呢?

我们的一些错案,包括佘祥林案、赵作海案,错到什么程度呢?一个无辜的人可以变为死刑犯,错的如此的彻底。什么样的行为让这些人在无辜的情况下能够数次的作出供述,承认自己犯了杀人罪,直到亡者归来,他们的冤情才得到了昭雪。到底哪些环节发生了问题,这些案子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都有政法委的参与。

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监督,像美国现在的司法制度,是由陪审团作出最后的判决,当事人不可能给法官行贿,永远不可能。

山东女官员直陈中国司法现状

“尽管西方在指责我们一些司法案件的时候,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会说我们是司法独立的。但是事实上好多案子我们都清楚…”

为庆祝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成立一周年,以及探讨司法改革中律师应有的地位与作用,呼吁中国律师参与司法改革,由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民主与法制社、方圆律政杂志共同举办了中国人民大学律师学院周年庆祝活动之首届律师学院论坛。于2011年4月24日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

众多法律专家学者及律界精英出席了论坛进行了演讲和交流。许多专家学者的精彩演讲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但赢得掌声最多的,既非专家学者,也非律界精英,而是来自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局的副局长魏兴荣女士的发言。

魏局长在谈及依法治国时说:“要建设真正意义上的法制国家,我们的司法制度并不完善,仅是一半,或者是一大半。我们的司法制度的改革仍然存在着很大问题”

魏局长在谈及司法独立时说:“司法改革最难大的难题是司法独立。司法独立这个问题直接影响着司法公正,直接影响着它的公信力,我们的宪法明确的宣誓我们是司法独立的,不允许任何社会组织、个人、行政组织、团体来干预。事实上,我们是否做了司法独立呢?我们心中对这个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尽管西方在指责我们一些司法案件的时候,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会说我们是司法独立的。但是事实上好多案子我们都清楚,因为我在信访这个岗位上工作,我现在在青岛信访局挂职,听说过法院的院长在那儿抱怨,某某拆迁案子我们不应该立的,但是政府非让立不可,而且不仅要立,还要指令我们判被拆迁人败诉,判完了以后,就造成了大量的上访。他们集体访,到了省里,到了北京,我们又是责任单位,我们是维稳单位,我们怎么维稳,我们怎么化解?”

魏局长的讲话,赢得了第一次热烈的掌声。

魏局长继续说“不管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我们都不乏这样一些指令性的东西。这个指令到底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个人?如果我们查阅一下案卷,很难有一个文里头说政法委有什么决定,或者是哪些党委有什么决定,都没有,可能就是一个协调会、督办会就把一个案子搞定了,你还查不到东西,这是不是一种干涉呢?

我们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是一个一党执政的国家,我们怎么探索在一党制之下的司法独立问题,如果有人干涉了司法独立,应当让其承担责任。我们应该设定这样的惩罚条款,对干扰司法的行为能够有一些威慑和障碍,让某一些干涉者怯步或者是减少。

台下响起了第二次热烈的掌声。

在谈到如何维护司法权威时,魏局长谈到了佘祥林案、赵作海案,她沉痛的说:“我们总说要维护司法的权威,不是说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你想判多少就判多少,这个强,强在什么地方?必须强在公正,必须让人心悦诚服,这样才有权威。我们现在的权威到底怎么样呢?从我工作的角度来看,在我们浩浩荡荡的信访队伍当中,60%以上的是涉法案件。这些人对法院判决的不服,当然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我们法律判决有60%是错的,但是里面有很大的问题,恐怕毋庸置疑。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我们的一些错案,包括佘祥林案、赵作海案,错到什么程度呢?一个无辜的人可以变为死刑犯,错的如此的彻底。什么样的行为让这些人在无辜的情况下能够数次的作出供述,承认自己犯了杀人罪,直到亡者归来,他们的冤情才得到了昭雪。到底哪些环节发生了问题,这些案子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都有政法委的参与”。

从魏局长的嗓音中,听出明显有些动情。台下又一次持久的掌声。

关于谈及错案追究问题时,魏局长说:“案件错了,最后怎么追究责任呢?我们看到的是草草的赔偿,这个事情到底谁应该负责任?我们公检法联合办案,联合铸错案,我们的检察院、法院在政法委指导下指导出错案,我们哪一级行政领导能够向大家认错,承担责任,我们看不到这样的东西。我们很难避免类似的问题再发生”。

谈到法院的执行难,魏局长说:“我们的执行案,据我们的了解,我们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执行以及交通肇事的执行率达不到40%,有的地区达不到20%,我们竟然可以允许法律白条。一些执行法官我们经常打交道,他们对这个问题很漠视,觉得这是一种常态了,很正常了,这又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谈到司法腐败,魏局长沉重的说:“如果我们法院的权力过大,法官的权力过大,对我们法官本身也不是一件好事,大家都看到了我现在工作的青岛中级法院的副院长刘庆峰,他是我熟悉的一个法学博士,大家对他的评价是有知识、有水平、有义气,是学者型的官员,还是博士后,最后就因为受贿,受贿了300多万,被判了14年”。

“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监督,像美国现在的司法制度,是由陪审团作出最后的判决,当事人不可能给法官行贿,永远不可能。因为这种权力不掌握在法官的手里,他只在主导整个法庭的活动和审判。在我们国家,有多少优秀的法官,那些法官会智商低到不知道自由和金钱哪个重要吗?就是因为我们缺乏监督,他太贪心了,他有侥幸心理,认为不会发现,最后追悔莫及”。

关于提高律师的地位,魏局长说:要进一步发挥律师在推进司法改革和法制建设中的作用。作为有别于内部力量的外部力量推动司法改革的力量也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在制度层面上应该非常科学的设计律师参与司法改革的问题,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谈及李庄案,魏局长又一次有点激动:“我比较关注李庄案,检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或者是说信心满满,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撤诉了,这是谁在起作用呢?应该是辩方的律师起了重大的作用。如果不是这样,可能不是这样一个结果。所以说,律师的地位要提高,律师的作用要进一步的发挥”。

最后,魏局长希望我们的司法改革越来越好,律师的社会作用越来越大。“你们的工作做好了。必然减少冤假错案,我们的信访压力就减轻,就少一些无奈”。

魏局长的演讲结束了,但热烈的掌声仍经久不息……

听完魏局长的演讲,感动、振奋之余,心情沉重。我为坐在台上或台下部分有着显赫地位的男性公民羞愧。他们或者更有话语权,但却黙无声息;他们有的也参加了演讲,但讲得却是大话、套话、空话、假话。相比之下,他们应当自惭形秽。然而,他们依然正襟危坐,淡定自若,似乎很是心安理得。

魏兴荣,人们记住了您的名字,记住了您忧国忧民、疾恶如仇的拳拳之心。您是齐鲁最美的女官员,是山东人的骄傲。

(陈光武/陈有西学术网)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信访局副局长魏兴荣发言

非常荣幸能够参加今天的大会,同时也非常的忐忑。在座的有我们法律实务界的专家、法学界的专家、律师界的专家,这是一个比较高端的论坛。我来参加这个会议,实际上就想学习,不是客气,就是聆听。感谢承办方给我提供这样一个机会,希望我谈一谈。

我个人对司法制度、司法制度改革少有研究,但是因为工作关系,我有一些了解,有感受。今天,我就从我这个视角去谈一谈我的一些粗浅的感受。

我们现在要建设法制国家,依法治国,要建设真正意义上的法制国家,我们的司法制度是否完善,是一半,或者是一大半。我们的司法制度在改革开放以来取得了很多的成就,有很多的进步,但是仍然存在着很大的一些问题。

首先我想说的第一个问题,司法改革最难的难题是司法独立。司法独立这个问题直接影响着司法公正,直接影响着它的公信力,我们的宪法从我们建国前制订的一些文件,包括我们建国以后的几部宪法,除了75、78宪法以外,全部明确的宣誓我们是司法独立的,不允许任何社会组织、个人、行政组织、团体来干预。1986年联合国的一些司法独立的原则也规定,各成员国要司法独立,要排除任何的干涉,在行使司法权方面。所以说,我们现在司法独立不是一个宪法问题,不是在宣誓上要改善什么,是要落实宪法原则。事实上,我们是否做了司法独立呢?我们心中对这个问题大家都有评估,尽管西方在指责我们一些司法案件的时候,我们外交部的发言人会说我们是司法独立的,这个问题请你问法院、司法机关。但是事实上好多案子我们都清楚,因为我在信访这个岗位上工作,我现在在青岛信访局挂职,听说过法院的院长在那儿抱怨,某某案子我们不应该立的,但是政府非让立不可,而且不仅要立,还要指令我们判被拆迁人败诉,判完了以后,就造成了大量的上访,造成了大量上访以后,他们集体访,到了省里,到了北京,我们又是责任单位,我们是维稳单位,我们怎么维稳,我们怎么化解?

不管是民事案件还是刑事案件,我们都不乏这样一些指令性的东西。这个指令到底是代表组织还是代表个人?如果我们查阅一下案卷,很难有一个文里头说政法委有什么决定,或者是哪些党委有什么决定,都没有,可能就是一个协调会、督办会就把一个案子搞定了,你还查不到东西,这是不是一种干涉呢?

我们是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是一个一党执政的国家,在我们国家的宪法当中,在国家机构这一章里面,在司法机关行使职权方面,讲到司法独立的时候,并没有设置一个前提,在司法行使之前的时候要怎么样,谁来领导。我们怎么探索在一党制之下的司法独立问题,我们的司法独立,任何一项法律规则如果实施法制,那就是法律责任,如果干涉了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我们是否应该设定这样的条款,然后能够有一些威慑和障碍,让某一些干涉怯步或者是减少。

所以说,我们应该探索这个层面的东西,怎么才能实行真正意义上的司法独立,政法委、党委还是其他政府,不管是多么高的高官,真正是律师出身的,法学硕士、学士出身的有多少?他们干预得了吗?凭他们的感觉能够使我们的司法机关做出公正的判决吗?这是值得人质疑的。所以我们在这方面应该探索,也是为了维护我们的政权,我们要取信于民,用我们的法律公正取信于民。

我讲的第二个问题,如何强化司法的权威问题。我们总是说要维护司法的权威,但是因为司法机关是代表国家机关,是国家机器,本身就是一种强权。它的权威不是说你想怎么判就怎么判,你想判多说就判多少,这是强,强在什么地方?必须强在公正,必须让日心悦诚服,这样才有权威。我们现在的权威到底怎么样呢?从我工作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我们浩浩荡荡的信访队伍当中,60%以上的是涉访案件。这些人对法院判决的不服,不一定就意味着我们法律判决有60%是错的,但是里面有很大的问题,恐怕这是不可避免的,毋庸置疑的。我们大家都知道的,我们的一些错案,包括佘祥林案、赵作海案,错到什么程度呢?一个无辜的人可以变为死刑犯,错的如此的彻底。什么样的行为让这些人在无辜的情况下能够数次的作出供述,承认自己犯了杀人罪,直到王者归来,他们的冤情才得到了昭雪。到底哪些环节发生了问题,这些案子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都有政法委的参与在里面。

最后怎么追究责任呢?我们看到的是草草的赔偿、高额的赔偿,这个事情到底谁应该负责任?我们公检法联合办案,联合铸错案,我们的检察院、法院在政法委指导下指导出错案,我们哪一级法院的领导能够向大家认错,承担责任,我们看不到这样的东西。我们很难避免类似的问题再发生,一个是错案的问题,再有一个影响司法权威。比如说我们的执行案,据我们的了解,我们的刑事附带民事案件的执行以及交通肇事的执行率达不到40%,有的地区达不到20%,我们竟然可以允许法律白条。有一些执行法官我们也经常打交道,他们对这个问题很漠视了,现在能有多少执行的?觉得这是一种常态了,很正常了,这又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如果我们的司法是这样一种权威,是这样一种状况,我们怎么让它有权威,如果我们的司法没有权威,我们的公民怎么能有安全感,我们遇到了问题找谁?我们怎么逃避说法,逃避了说法又怎么落实?所以说司法的权威问题亟待强化,这种强化的前提还是要公正。如果我们法院的权力过大,法官的权力过大,对我们法官本身也不是一件好事,不仅是不公正的,而且不是一件好事。大家都看到了我现在工作的青岛中级法院的副院长刘庆峰,他是我熟悉的一个法学博士,大家对他的评价是有知识、有水平、有义气,是学者型的官员,还是博士后,最后就因为受贿,现在被判了14年,受贿了300多万。

如果我们有一个很好的监督,像美国现在的司法制度,是由陪审团作出最后的判决,当事人不可能给法官行贿,永远不可能。因为这种权力不掌握在他的手里,他在主导整个法庭的活动和审判。在我们国家,有多少优秀的法官,那些法官会智商低到不知道自由和金钱哪个重要吗?就是因为我们缺乏监督,他太贪心了,他有侥幸心里,认为不会发现,最后追悔莫及。

我讲的第三个问题,提高律师的地位,进一步发挥律师在推进司法改革和法制建设中的作用。刚才大家讲了律师的作用越来越重要了,在整个的司法环节当中,律师是不可或缺的,他是一支独立的社会力量。我从一篇文章当中看到一段话,我也特别认可。律师不是直接的去维护公平正义。比如说有检方,有辩方,你说谁是维护公平正义的?两方完全平等的,但是可以通过收取当事人费用的同时,能够为他们提供尽善尽美的一种服务,然后来维护他的顾客的合法权益。

如果每个律师对所有的当事人做到这样,客观上维护了社会的公平正义,作为律师的作用怎么估价都不会高,作为有别于内部力量的外部力量推动司法改革的力量也是不可或缺的。我们在制度层面上应该非常科学的设计律师参与司法改革的问题,让他们发挥更大的作用。

我比较关注李庄案,检方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或者是说信心满满,但是最后的结果是撤诉了,这是谁在起作用呢?应该是辩方的律师起了重大的作用。如果不是这样,可能不是这样一个结果。所以说,律师的地位要提高,律师的作用要进一步的发挥。

最后,我希望我们的司法改革越来越好,越来越善,减少信访,使我们信访工作者减轻压力,少一些无奈。谢谢大家!

评论

  • 匿名 说:

    估计她的政治前途到此止步了,但愿不要被失踪就好了。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