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欧华纸媒的发展前景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欧华纸媒是欧洲华文文学的载体,欧洲“上架”中文纸媒不会很快走向衰落,期刊将不注重新闻报道,而越来越注重“每期专题”的深度分析,慢慢过渡到“一期一书”。

Abstract:

Chinese Print media is a career of Chinese Literature in Europe. The Chinese Print media in Europe is in a long cycle of decline, and that won’t end with the recession. The printed Chinese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won’t die out, but they will become more specialised, and focus less on news and more on features .

在写这篇论文之前,我在问我自己:在欧洲到底有哪些中文纸媒?谁在欧洲办中文纸媒?他们为什么要在欧洲办中文纸媒?谁在欧洲读中文纸媒?谁在欧洲写中文纸媒?在欧洲将来还会有中文纸媒吗?

纸媒(Print media),这里指传统的报纸和杂志,在欧洲的存在也有几百年的历史。

王韬(1828~1897),创办第一份中文报纸《循环日报》,他还是第一个登上牛津大学讲坛的中国人,演讲的主题是“中英通商”和“孔子之道”。1870年,王韬回到香港,但他并未埋进书堆里做学问,而是与友人集资买下一套英国印刷设备,创办了《循环日报》。 [1]

“外来”纸媒

《星岛日报》是由东南亚华侨富商胡文虎于1938年创办的中文报章,总部于2006年7 月4日由九龙湾宏光道一号星岛大厦,迁往香港筲箕湾东旺道3号星岛新闻集团大厦,另外在美国、加拿大、英国及澳大利亚等地均设有分部。在2004 年,胡文虎女儿胡仙把《星岛日报》股权卖给由“烟草大王”何英杰孙何柱国的泛华集团,后易名星岛新闻集团。

《星岛日报》 (欧洲版) 于1975年创刊,每星期出报6天,分销网覆盖英国、法国、荷兰、德国、比利时、丹麦、瑞典、瑞士、意大利、奥地利、西班牙及匈牙利共 12个欧洲国家。《星岛日报》(欧洲版)每天报道英国、法国、荷兰和其他欧洲国家消息,及有关中国大陆、香港和东亚的政治、文化、经济及娱乐消息。

《欧洲日报》创办于1982年12月16日,属台湾王惕吾之《联合报》的子报。该报以中文繁体字在每周一至五出版,每天二十多个版面除刊载当地华人社会及法国、欧洲新闻外,侧重报道台湾及中国大陆、港澳消息,读者为法国及周遍国家的华人。2009年年8月31日起宣布停刊,惜别华人读者。[2]

《欧洲日报》停刊后,以法国为总部的中文大报惟有《欧洲时报》。《欧洲时报》创刊于1983年,为中文日报,读者对象是旅居欧洲的华人、华侨,还有在欧洲各国的中国留学生和中国派驻欧洲、北非各国的外交、商务机构的工作人员,一些研究中国文化、关注中国现状及发展的外国汉学家、爱好中国文化和学习中文的外国学生等。《欧洲时报》每周出版五天。周一、周二、周三、周四16版周末20版。版面设有:要闻版、环球焦点、法国新闻、欧洲新闻、华埠消息、大陆新闻、大陆广角、大陆经贸、港澳消息、台北传真、东南亚新闻等新闻版面。另辟有:体坛风云、医疗卫生、博览、环球多棱镜、古今轶闻、文摘选萃、长篇连载、欧陆游踪、生活指南、法律常识、家庭与妇女、影视娱乐等副刊。

《欧洲时报》从来没有明确持牌人(出版人)的问题,只是模糊强调《欧洲时报》是旅欧华侨华人自己创办的一份华文日报,其宗旨是竭诚为旅居欧洲各国的华侨华人和社团提供服务,及时报道他们所需要的各类新闻,努力发扬中华文化和民族优秀传统,维护欧洲华人社会利益,提倡积极融入当地社会,促进和发展法国及其他欧洲国家同中国的友好关系,沟通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促进旅法、旅欧华侨、华人的团结与共同繁荣,认同“一个中国”,冀望台湾海峡两岸早日和平统一。

“本土”纸媒

“本土”纸媒分为“非上架”报刊(报纸和刊物)和“上架”报刊。“非上架”报刊没有正规发行和销售的渠道,主要是华人社团创办的会刊,向会员报告会务活动情况,兼有针对性地刊登一些法律知识和生活常识。

华人社团创办的会刊,比如旅法华侨俱乐部的会刊《简讯》,奥地利华人总会的《奥华》(后改为《欧华》),意大利米兰华侨华人工商会的《华侨通讯》,西班牙西华总会的《西华之声》,匈牙利华联会的《欧洲之声》,荷兰华侨总会的《华侨通讯》,俄国的《侨报》(已停),西德华侨协会的《德国侨报》(已停)、德国法兰克福印支华裔联谊会的《中华侨报》(已停)等等。

在欧洲,“非上架”报刊还有俄国的《中俄信息报》,中俄双语,只出了五期(90年代初,已停)。《路讯参考》,(杂志型)。《龙报》与上海新民晚报有过合作,在圣彼得堡出版。《莫斯科华人报》(已停)。《莫斯科晚报》(已停)。

荷兰的《中荷商报》,《华侨新天地》。德国的留学生刊物《莱茵通信》(已停)、《新新华人》(已停)、《欧华导报》。意大利的《欧华联合时报》。西班牙的《欧华报》。葡萄牙的《葡华报》。奥地利的《多瑙时报》。匈牙利的《中华时报》。比利时的《华商时报》。乌克兰的《乌克兰华商报》。罗马尼亚的《旅罗华人》。希腊的《中希时报》。瑞典的《欧华天下》。爱尔兰的《华人报》。捷克的《捷华通讯》。斯洛伐克的《中欧华报》。

“上架”日报或期刊以营利为目的,正规发行,而且销售渠道畅通,除了固定订户外,销售点分布在欧洲各大火车站飞机场市中心的书报亭。

1999年9月在德国班贝格(Bamberg)创刊的《本月刊》(European Chinese News)是欧洲第一份在“本土”诞生的营业性“上架”中文杂志,拥有独立刊号ISSN 1616-6647和欧洲商品编码4195108802505。

《本月刊》一上架,立刻引起西方主流媒体的关注,先后被德新社(Deutsche Presse Agentur)、美国联合通讯社(Associated Press)、《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南德意志报》(Süddeutsche Zeitung)、《法兰克福汇报》(Frankfurter Allgemeine Zeitung)、柏林《日报》(Die Tageszeitung)、《德国之声》(Deutsche Welle)、以及RTL、BR、n-tv 、Sat1、NDR等电视台专题介绍和报道。

《本月刊》拥有两千多固定订户,发行18000份,分布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比利时、卢森堡、荷兰、奥地利、匈牙利、捷克、瑞士等欧洲12个国家,欧洲各大图书馆和大学汉学系均有收藏。《本月刊》一共60页,50页文字,每期大约十万字,其他10 页为广告版面。《本月刊》版面包括:本期专题、热点追踪、中华扫描、欧陆扫描、天下华人、社会生活(刊登随笔、小说、散文、杂文等。)、保健养生、法律资讯、财经焦点、读者服务等。

2001年11月,《本月刊》是唯一的一份中文纸媒,参加了科隆第一届国际媒体博览会,谢盛友作为出版人应邀到会发表演讲。[3]

欧华纸媒与欧华作协

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会员是支撑欧洲华文纸媒最有力量的一群作家和记者。

著名作家赵淑侠女士创建的欧洲华文作家协会,于1991年3月在巴黎成立,标志着欧洲华文文学由散居到联合的状态转变。大部分华文作家早在离开故土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华文文学的创作,他们的创作在冷静、睿智的文化观照中表现出勃勃生命力。在两种甚至多种民族文化的对比、渗透和参照里,他们的创作也有着多种文化思考、糅合的特殊品质。现任会长俞力工(奥地利),副会长朱文辉(瑞士)、李永华(捷克)、谢盛友(德国),秘书长郭凤西(比利时)、副秘书长麦胜梅(德国)、丘彦明(荷兰)。目前有会员80余人,分布于22个国家。

现任美国世界艺术文化学院院长暨世界诗人大会主席杨允达博士也是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会员,他协助法国侨领苑国恩创办了《龙报》,这个消息传到王惕吾那里,王惕吾想高价收购《龙报》,苑国恩不肯放手,因为《龙报》发行人兼社长这顶桂冠在台北政坛很吃香。杨允达最后协助老朋友王惕吾在巴黎创建《欧洲日报》,创刊时王惕吾女儿王效兰亲自到巴黎坐镇。杨允达从1982年12月16日至1983年12月31日担任《欧洲日报》的总编辑。王效兰因为《欧洲日报》获得“法国荣誉军团军官职等勋章”。

在欧洲,几家日报均是“外来”纸媒,这些日报之副刊主要依靠欧华作家支撑。《欧洲日报》副刊连载赵淑侠的多部文学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深受欢迎。可惜,《欧洲日报》副刊于1992年6月停刊,是王效兰决定停的。《星岛日报》(欧洲版)1994年至1996年曾设“欧华大地”副刊,谢盛友(华骅)是当时的主要作家之一,每周发表散文或随笔一篇。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张琴曾在2003年至2005年两年间,担任《欧洲时报》西班牙特约记者,并在《欧洲时报》连载长篇著作《异情绮梦》。

“本土”纸媒中《欧洲通讯》是比较早的刊物之一。1971年10月谢芷生与胡祖庶在德国海德堡尝试性地印发了《欧洲通讯》试刊,以油印纸合订方式综合报道了保卫钓鱼台运动的最新发展情况。试刊在海德堡留学生中分发后,《欧洲通讯》试刊在海德堡出了两期后,创刊号于1971年12月问世。
《欧洲通讯》的成员很快扩展到40多个人。其中德国的新成员有谢莹莹、俞力工、廖文男、胡祖庶等,《欧洲通讯》于1981年出版最后一期后便结束了其历史任务。最后一期的评论结束语是“马克思撒下了龙种,收获了跳蚤”。

《欧洲通讯》停刊后,俞力工成为《西德侨报》(后改为《德国侨报》)的一个主要撰稿人。《德国侨报》自 1972年7月第1期到2004 年8月,共发行270期。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作家是该刊的主要撰稿人,比如赵淑俠、俞力工、龚慧真、麦胜梅、王双秀(笔名施仙)、莫索尔、朱文辉(余心乐)、杨玲、谢盛友(华骅)、池元莲、赵曼、邱玉、谭绿屏、黄鹤升等。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前任副会长张筱芸1994年11月开始担任《德国侨报》主编,直至2004 年8月停刊。

《瑞士侨讯》(不定期出版)2002年10月创刊,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颜敏如 2003年12月至 2009年9月担任总编辑。朱文辉是该刊的发行委员会的委员之一。赵淑侠在第23期(2010年5月)的《瑞士侨讯》发表了《模范母亲》一文。

《欧华》杂志由胡元绍先生于1991年创办,创刊时名为《奥华》杂志,后更名为《欧华》,1995年停刊。俞力工和常恺分别担任过总编辑。

李震在匈牙利担任《中华时报》主编。

德国的留学生杂志《莱茵通信》1987年4月创刊,2005年2月停刊。谢盛友1995年至2001年担任《莱茵通信》副主编和莱茵笔会秘书长,1998年至1999年担任《留德学人报》主编。谢盛友1999年 8月创办《德国导报》(后改名《欧华导报》)。

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黄雨欣2000年至2001年担任德国留学生杂志《柏林通讯》(后改名《新新华人》)编辑部主任,主编是崔峤。《新新华人》从1997年开始,2004年底停刊。

欧洲华文作家协会的杨允达、穆紫荆、高蓓明、文俊雅是欧洲《本月刊》的主要撰稿人。

《捷华通讯》半月刊筹办开始于1998年10月9日“旅捷华人联谊会”的一次会议,10月16日形成初稿,1999年2月25日第一期才正式出版。至今总共已经270期。1-5期,主编是现任欧华作协副会长李永华,6-270主编是陈学东。2006年5月之前,发行人是李宝成,之后是唐云凌。李永华在该报刊发表散文诗歌、新闻、节日社论、文化活动通讯、人物特写等。

旅居西班牙的张琴是当地报纸《华新报》的主要撰稿人之一,资深记者莫索尔(欧华作协前任会长)也在常在该刊物发表报道。

中文纸媒在欧洲发展前景分析

欧洲著名媒体人托马博士 (Prof. Dr. Helmut Thoma )说:“钓鱼人撒下的饵不一定要受到钓鱼人的喜欢,而一定要受到鱼的喜爱。” (“Der Wurm muss dem Fisch schmecken und nicht dem Angler.” )[4]

出版人是钓鱼人,文章是饵,读者是鱼。纸媒的发行量取决于饵,取决于好文章,提供饵者是作家和记者。

一个纸媒报人决定出版发行一份刊物之前,作为钓鱼人的他首先要寻找自己的渔场,看看那些鱼在哪里生活,也就是分析读者对象。以德国为例,根据联邦统计局2009年12月31日给出的统计资料,来自中国大陆的中国人79 870人,来自台湾的有4 670人。显然,这些数字是指在德国拥有中国护照的中国人,至于已经入籍德国的中国人不包含在里面,能阅读中文纸媒的人还包括来自香港、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家或地区的华人,还有在德国的汉学家。

“上架”日报或期刊以经济行为来考量和操作,日报或期刊需要在当地政府主管部门申请一个刊号。在德国,ISSN刊号的获取是免费的,主管单位是德国国家图书馆,地址:
Nationales ISSN-Zentrum für Deutschland
Deutsche Nationalbibliothek
Adickesallee 1
60322 Frankfurt am Main
Deutschland
Tel. + 49-69-1525-0
Fax + 49-69-1525-1010
E-Mail: postfach@d-nb.de
http://www.d-nb.de/

拥有ISSN刊号的刊物,德国各大图书馆每期收藏。“上架”报刊的目的是上架被销售,因此,以营利为目的报刊,需要正规发行。在中国,报刊的发行渠道是邮局,在欧洲则完全不同,由纸媒发行代理公司代理。要进入销售渠道,即被“上架”,日报或期刊就必须拥有欧洲商品编码(European Article Number,EAN)。拥有商品编码后,报刊则可以上架,分布在欧洲各大火车站飞机场市中心的书报亭销售点。欧洲商品编码原来只是欧洲范围内适用,而现在已经是全球范围内产品交易的商品代码。为了适应读码器辨认的需要,这些代码又被做成人们熟知的条形码。通过读码器的辨认,可以轻松地知道货品来源、库存量等信息。

EAN有8位数字和13位数字两种,13位的组成是这样的:国家代码(前3位)生产商代码(后4位)。国家代码和生产商代码由EAN各国总部具体发放和管理。在德国的主管单位地址是:
GS1 Germany GmbH
Maarweg 133
50825 Köln
Tel: ++49 221 94714-0
Fax: ++49 221 94714-990
eMail: info@gs1-germany.de /

在欧洲,纸媒发行代理公司可以代理英文、法文、德文等任何纸质出版物,即既代理销售书籍,又代理销售日报或期刊,并根据合约,届时结算。但是,对于中文,欧洲纸媒发行代理公司只代理销售中文日报或期刊,不代理中文书籍的销售。

比尔.盖茨于2005年10月26日在接受法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费加罗报》(Le Figaro)记者采访时指出:“五年后将不存在纸媒。”[5]

比尔.盖茨断言“五年后将不存在纸媒”,五年后的今天,纸媒仍然存在,为什么?

不过,比尔.盖茨的断言是有根据的。根据德国Bitkom公司的一项民意调查,47%的30岁以下的年轻人认为上网最重要,然后依序是:电视、岳母、洗衣机、纸媒……。[6]

但是,根据德国ONLINER ATLAS在2010年7月9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同样还有28%的德国人不接触、不使用网络。[7]

根据IBM SPSS于2010年在德国做的一项民意调查,54%的14岁至64岁的人每天仍然读纸媒,而一个星期才读一次的只占8%。[8]

根据美国Washingtoner Pew-Forschungsinstitut于2009年3月2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就信息获取的手段和方式,在美国的居民通过网络的数量2008年第一次超过通过纸媒的。在美国,2008年纸媒企业解雇了10%的新闻记者,2008年纸媒企业的广告收入比前两年减少23%,报纸期刊的发行量也降低4%,降至每天只有大约4千8百万份(48 Millionen Exemplare)。[9]

德新社(dpa)2010年4月22日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37%的民众在不久的将来愿意通过屏幕阅读报纸和书籍,哪怕是超过60岁的民众,也有31%愿意接受电子报纸和电子书。[10]

欧华纸媒是欧洲华文文学的载体,现在还有一些新的载体,比如网络。随着科技发达,传媒形式多种多样,发表的渠道也越来越多,但要永久留存,还是要靠印刷出版的。

对于在欧洲的“上架”中文纸媒来说,今后可能走两条道路。要么全部内容改成电子报纸或电子期刊;要么就是期刊的期数压缩,改成文集出版。由于欧洲代理公司不代理中文书籍的销售,在欧洲的中文期刊,今后可能不断扩大“每期专题”和“热点追踪”的版面,而逐渐取消其他版面,慢慢过渡到“一期一书”。面临网络的压力,期刊的间隔会逐步加长,即月刊会改成双月刊,双月刊改成季刊。当一本月刊变成季刊,就是一本收录深度分析文章的文集,就是一本书。但是,不明持牌人的中文纸媒,显然是国家政府出资,只要政府存在,该纸媒就会存在。

相反,在欧洲的“非上架”中文纸媒,其前途就很乐观。世界上只要有阳光和雨水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只要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中国人协会。在欧洲只要有七个人就可以成立一个协会,并且可以在初级法院登记注册,税务局审查通过后还可以享受免税的待遇。协会的中文会刊,只要协会存在,会刊就存在。

参考文献:

[1] 西方朔:王韬与《循环日报》,载欧洲《本月刊》,2010年10号第17页。

[2] 杨允达:我和《欧洲日报》,载欧洲《本月刊》,2010年10号第20页。

[3] 科隆第一届国际媒体博览会(Die erste Spezialmesse für internationale Medienvermarktung und internationale Kulturbeziehungen。)
链接:http://www.imh-deutschland.de/page/index.php?rubrik=0006&id=0037

[4] 托马传(Dieter Wunderlich:Buchtipps & Filmtipps,Helmut Thoma,65779 Kelkheim,Germany,2006。)链接:http://www.dieterwunderlich.de/Helmut_Thoma.htm。德文原文如下:Die Verachtung der Massenkultur hielt Helmut Thoma für undemokratisch. »Der Zuschauer darf sich seine Regierung wählen, also auch sein Fernsehprogramm«, räsonierte er 1990 im »Spiegel«. »Ich wundere mich auch hin und wieder über die Wahl, aber der Wurm muss dem Fisch schmecken und nicht dem Angler.«

[5] 比尔.盖茨:“纸媒将结束。”(Bill Gates beschwört das Ende der Papierzeitungen:Networld / 26.10.2005 / 18:47。)链接: http://www.golem.de/0510/41255.html。德文原文如下:Bill Gates von Microsoft hat in einem Interview mit der französischen Zeitung Le Figaro auf die Frage der Journalisten, wo er die technische Entwicklung in fünf Jahren sehen würde, unter anderem das baldige Ende der Print-Presse vorausgesagt: Seiner Einschätzung nach würden schon in fünf Jahren, bedingt durch die rapide Verbreitung des Internets in Privathaushalten, 40 bis 50 Prozent der Medien online konsumiert werden.

[6] 民意调查:什么对德国人真的重要。(Umfrage: Was Deutschen wirklich wichtig ist。)链接:
http://www.kreiszeitung.de/nachrichten/deutschland/umfrage-deutschen-wirklich-wichtig-zr-812259.html

[7] 28%的德国人不使用网络(28%Prozent nutzen das Internet nicht。),载2010年7月9日Fraenkischer Tag, 第6页。

[8] 您经常读报纸?(Wie häufig lesen Sie Zeitung? )链接:
http://de.statista.com/statistik/diagramm/studie/81127/umfrage/haeufigkeit-zeitung-lesen/

[9] 美国民意调查:网络打败报纸。(US-Studie: Internet schlägt erstmals Zeitung。)链接:
http://www.computerbase.de/news/allgemein/studien/2009/maerz/us-studie-internet-schlaegt-erstmals-zeitung/

[10] 屏幕阅读时尚。(Bildschirm-Lesen kommt in Mode。)链接:
http://www.magnus.de/news/umfrage-37-prozent-wuerden-magazine-und-zeitungen-am-bildschirm-lesen-817480.html

写于2010年10月26日(比尔.盖茨断言5周年),德国班贝格

作者简介:
谢盛友,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现任欧洲《本月刊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董事长,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

(作者赐稿/原载中国大陆《华文文学》2011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