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老汉:辛子陵造谣生非该当何罪?

p100907102
辛子陵,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四级研究员。原名宋科,1935年生,河北安新人。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助教、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等职。

辛子陵敢这样公开造谣,制造分裂,攻击毛泽东主席,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该当何罪?

最近辛子陵接受《新史记》特约记者高伐林专访,又造了一个破天大谎,他是靠造谣过日子的,造过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的谣,现在他的遥造得更大了,把遥造到第二代到第四代党的领导和当今的全体政治局委员的头上了。他感到非常高兴,因为共产党和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实行彻底决裂了,而且要重新评价毛泽东,把毛泽东从纪念堂请出去,毛主席的像从天安门拆下来。

记者问辛子陵 “您刚才说“把党和毛泽东绑在一起”,听起来很新鲜,难道共产党和毛泽东能够分开说吗?”辛子陵回答:“当然能够分开,也必须分开。” 不过以普通老百姓看来共产党离开了毛泽东,就没有共产党,也就就没有其光辉了。2500里长征能离开毛泽东?延安整风能离开毛泽东?打败国民党、推翻三座大山能离开毛泽东?抗美援朝能离开毛泽东?新中国的建设、社会主改造能离开毛泽东?文化大革命能离开毛泽东?只有改革开放能离开毛泽东,毛泽东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功过与他无关。

可是这个遥被吴邦国和习近平揭穿了,辛子陵说要取消毛泽东思想的提案人就是吴邦国和习近平。现在看这两个提案人还提不提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

一、吴邦国在今年两会上所作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工作报告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永葆本色的法制根基。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走自己的路,建设中国 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党总结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也是我们国家发展进步的唯一正确道路。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最重要的是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在 涉及国家根本制度等重大原则问题上不动摇。动摇了,不仅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无从谈起,已经取得的发展成果也会失去,甚至国家可能陷入内乱的深渊。中国特色 社会主义法律体系,是以宪法和法律的形式,确立了国家的根本制度和根本任务,确立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确立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 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指导地位,确立了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确立了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政体,确立了国家一切权力属 于人民、公民依法享有广泛的权利和自由,确立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以及基层群众自治制度,确立了公有制为主体、多 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和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方式并存的分配制度。从中国国情出发,郑重表明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 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

辛子陵还说,“吴邦国在这个转折关头上支持习近平,改变了他“两个绝不”的顽固派形象,在自己从政的历史上留下了光彩的一笔。” 因为吴邦国说过绝不搞西方议会制,绝不搞多党竞选“两个绝不”。辛称吴邦国过去是顽固形象,现在要留下光彩了。可是吴邦国在两代会上不但有““两个绝不”,还郑重表态:“我们不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指导思想多元 化,不搞“三权鼎立”和两院制,不搞联邦制,不搞私有化。”比原先更顽固,在两个基础上又增加了“三个”。

二、3月1日《习近平在中央党校开学典礼上的讲话:关键在于落实》

反对空谈、强调实干、注重落实,是我们党的一个优良传统。对于抓落实的极端重要性,我们党和党的主要领导同志先后都有过很多精辟的阐述。毛泽东同志要求共产党员一定要有“认真实干”的精神,强调“一件事不做则已,做则必做到底,做到最后胜利”,“什么东西只有抓得很紧,毫不放松,才能抓住。抓而不紧,等于不抓”。习近平同志不但提到了毛泽东也包含毛泽东具体思想。

辛子陵在采访中老调重弹,又借机以恶毒的语言大肆攻击毛泽东。

辛子陵敢这样公开造谣,制造分裂,攻击毛泽东主席,破坏安定团结的局面,该当何罪?

(毛泽东旗帜网)

评论

  • 匿名 说:

    草木皆兵了!辛子陵的名字突然变成了敏感词。百度,搜狗,搜搜,有道等搜索引擎已找不到任何结果,而代之以 “抱歉,您搜索的内容有可能不符合相关法律,搜索结果将不能被显示。” 难道文革又要回潮了吗?但是用关键词【研究员 原名宋科】还能找到一些有关他的内容。在《搜搜百科》里尚存对他的《简介》:

    简介
      辛子陵,著名学者,传记文学家,中国人民解放军大校,四级研究员。原名宋科,1935年生,河北安新人。1950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9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助教、军政大学政治研究室副主任、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国防大学《当代中国》编辑室主任等职。在职期间和退休以后,为批判极左思潮,拨乱反正,有重要著述问世:(1)1974年根据邓小平授意撰写《林氏春秋的破产》,对南昌起义和两军会合作正确解说,重新肯定朱德、贺龙元帅的历史地位,7月邓小平主持军委办公会议讨论批准此文,1975年2月18日在《解放军报》头版发表。(2)1983年应军事科学院《军事学术》杂志之约,撰写《恢复百团大战的历史地位》一文,全面肯定百团大战及其组织指挥者彭德怀元帅的历史功绩,以特约通讯员名义在增刊第5期发表。(3)1986年刘伯承元帅逝世后,受命代中共中央撰写悼词,中央一字未改照准,即是1986年10月16日胡耀邦总书记在刘帅追悼大会上所致的悼词。(4)《毛泽东全传》一、二、三、四卷,150万字,1993年毛泽东百年诞辰前夕香港利文出版社出版,在世界产生很大影响;同年 12月台湾学英文化事业公司推出6卷本台湾版,风靡宝岛;1996年7月利文出版社推出《毛泽东全传》新订本,北京新华内部书店设专柜销售。(5)《林彪正传》,50万字,公正评价林彪一生功罪,2002年2月香港利文出版社出版。(6)《红太阳的陨落——千秋功罪毛泽东》,70万字,首次由体制内人士对毛泽东一生作倒三七开评价,2007年7月由香港书作坊出版。(7)2008年在《炎黄春秋》发表《对资产阶级认识的历史变迁》、《合成一个新东西》等文章,在社会产生很大影响。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