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历史总少不了投机者、变节者或浑水摸鱼的人

f091021501
著名华人出版人、美国明镜出版社及《明镜月刊》总裁何频先生2009年10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中共海外外宣主要是养了一批人,搞了一些形式,但难以形成真正影响力。因为,海外读者独立判断力并不低,不是那么好骗。

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共外宣,是西方媒体和海外独立媒体本身有很大不足,缺少挖掘中国内情的能力,跟风报导太多。

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共外宣
何频 John Garnaut

2011年4月6日,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创办人何频答澳大利亚《悉尼晨驱报》记者John Garnaut问。

1,你为什么离开多维?是投资者不满意,还是中国政府不满意?能给我具体的信息吗? 哪个投资者是重要的?北京对这些投资者有什么影响力?多维现在不那么批评中国政府了,你怎么看?

答:我在多维期间,没有接受任何政府的投资。但的确有人想投靠中国政府,有人甚至鼓励我办一个类似凤凰卫视的媒体。我是从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到了新闻自由得到很大保障的美国,我不会让自己再回到必须扭曲职业道德的环境中去。

即使是我创办了多维,我也不想为了保持自己的利益而陷入无休无止的纠缠,所以我很痛快地离开了。
我知道,我失去的是多维,但我得到的是自由。有人可以藉此换取利益,即使一时所谓“成功”,也扭转不了中国最终必须自由民主的目标。这其中,总少不了投机者、变节者或浑水摸鱼的人,历史的过程总是戏剧性的。

多维现在的情况我并不清楚,我希望它有更好的未来。
但我很明白,一个媒体要在海外有影响力,必须有揭露权贵黑箱作业的独家消息,这是衡量一个媒体是否屈服于强权的标准。除非你只想办一个娱乐或小区生活的媒体。

2,你办了新的媒体?网址是什么?还有什么媒体?
答:我休息了一段时间,现在正着手改造明镜网:mirrorbooks.com,这将是一个以新闻大事、分析评论、寻找历史真相为主的网站,放弃一般体育、娱乐、小区消息,面向较高端的读者:官员、商人、学者。

我支持创办了外参出版社,还支持创办了四个刊物,在这个传统媒体衰败的季节,这是很艰难的事业,但是,奇迹真的发生了,我们至少有三个刊物已经可以独立生存了。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还有更多形式的媒体将会创办,在海外中文媒体中,这种新媒体与旧媒体的强力合作,这种规模效应,是前所未有的。
根本的原因是,真正独家报导或独到的分析评论,会吸引希望看到中国内部信息和不同观点的一群人。中国不缺有思想的人,现在缺的是让思想活下来的空气。

3,明镜出版社最近会出版什么有影响力的书籍?

答:最近比较重要的书不少,例如,《十八大政治局之选》,我们很细致地将中共十八大政治局59个候选人给找出来了;《程维高亲述痛思录》,这是一位在权力斗争中失败者的诉说,程维高曾是江泽民很赏识的人,是中央委员和省委书记,他被当作腐败的高官被撤职了,但他本人很不服气;《天安之城》,这是一位英国驻京对中国帝国文化和现代恶梦的描述;《毛泽东的炼狱》,时代周刊摄影师从历史材料中的新发现。
我们不愁书稿,太多的书稿在中国出版不了;我们的书也被海外大学图书馆广 泛收藏,更重要的是,很多中国官员喜欢我们的出版品。我甚至为了他们在香港专办了一家书店:内部书店。

4. 在海外中文媒体争夺战,谁会赢,宣传或事实?

答:海外中文媒体主要分两类,一类是小区传统媒体,这类媒体主要报导华人小区生活,报纸、电台、电视主要生存在唐人街,老化,受众以劳工为主,而且越来越少。中共对这部分媒体花了不少功夫,统战基本成功,但又怎样呢?因为这些媒体本来就只是侨社的“黑板报”,几乎没能力采访中国和所在国主流新闻,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中共侨办系统办了一些这样的媒体,几乎都没什么真正影响力,在唐人街也少人理。有些媒体虽然怕得罪中共,但真发生了不利中共的大事,例如茉莉花革命,也不敢不登,否则,它就会流失读者。

除非中共给所有媒体钱。不可能呀,如果那样,华人就都不开餐馆了,全办媒体了。
第二类是网络媒体,比传统媒体受众多很多,以留学生、新移民等精英人才为主。中共也在拉拢这些从业者,或请你到中国免费旅游,或者威胁遮蔽你的网站。即使如此,一些真正大的小区、娱乐网站,也大登特登揭露中国权贵的文章。明镜网的独家报导,每天都被这些网站转发。原因很简单,你不登,就会失去很多读者。

中共海外外宣主要是养了一批人,搞了一些形式,但难以形成真正影响力。因为,海外读者独立判断力并不低,不是那么好骗。
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共外宣,是西方媒体和海外独立媒体本身有很大不足,缺少挖掘中国内情的能力,跟风报导太多。

5,1989年你在北京饭店,因为提供消息给香港明报遭到中共指控?武力镇压还会发生吗?

答:我在北京饭店目睹长安街的抗议,我接触了不少官员甚至军人,但我没法在中国境内媒体发表。我将很多关键信息隐藏在我给明报和其他媒体的特稿中, 我判断武力镇压在民主女神像出现在天安门之后便会发生,但当时天安门广场被狂热的或者有野心的人劫持了,没有人能避免悲剧发生。
我想,今天的中国又处于新一轮恶性循环,如果大规模抗议无法用警察遏制,武力镇压很可能再次发生。

中共不惜一切用武力夺取政权,它就会不惜一切用武力保卫政权。至少现在看来如此。

评论

  • HHH 说:

    中共不惜一切用武力夺取政权,它就会不惜一切用武力保卫政权。—就算死再多的人,它也会这么干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