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乌有之乡:中国政治风云突变

p101014112
资料图片: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张宏良。

中国左派网站乌有之乡4月28日发表署名张宏良文章《风云突变——中国突然再次刮起了妖魔化文革和毛泽东的政治旋风》说,最近,中国大地突然刮起了再次控诉文革和妖魔化毛泽东的政治旋风,其中有三件事情最为引人注目:第一,李庄案律师团以复辟文革为武器,一举打垮重庆公诉方,致使三年来轰轰烈烈的重庆唱红打黑运动遭受到重大挫折。第二,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辱毛长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对毛泽东的辱骂、诽谤、泼污、造谣达到了30多年来登峰造极的地步,语言之恶毒,内容之下流,可以说是创下了30多年来非毛反毛辱毛之最。第三,众多海内外网站刊登了香港吴康民发表的某领导(编者注:温家宝)关于文革讲话的报道。一场拼死的政治大搏杀,就要开始了。

《风云突变——中国突然再次刮起了妖魔化文革和毛泽东的政治旋风》全文如下:

最近,中国大地突然刮起了再次控诉文革和妖魔化毛泽东的政治旋风,其中有三件事情最为引人注目:

第一,李庄案律师团以复辟文革为武器,一举打垮重庆公诉方,致使三年来轰轰烈烈的重庆唱红打黑运动遭受到重大挫折。最近,重庆公诉方认真准备将近一年,声称如同铁板钉钉一样证据确凿的李庄案,在李庄律师团挥舞“文革复辟”的大棒之下,居然连一个回合都没有顶住,就以主动撤诉草草收兵,默默接受了失败的结局。李庄律师团在当年曾经参与审判“四人帮”的两位法学泰斗带领下,4月19日发表了一封公开信,指责重庆是“文革重演,时光倒流”,4月20日开庭第一天就以辩护词的形式,发表了指责重庆复辟文革的政治宣言,随即便宣布休庭一天,4月22日一开庭,重庆公诉方即刻宣布撤诉,还没等目瞪口呆的全国人民反映过来,李庄案便以律师团的胜利而宣告结束。整个右翼精英阶层都沸腾了,许多右派大佬激动得泪流满面,忍不住振臂高呼:“重庆的天终于又蓝了!”

由于李庄案是重庆打黑的标志性案件,李庄案的失败,标志着重庆打黑很有可能将会如同全国各地打黑一样,结果只是抓捕了黑社会几个头头脑脑,作为“警匪讼”三位一体的社会基础,并没有被铲除,甚至没有被触动。李庄案之后,虽然重庆的红歌仍然还在唱,但是那歌声中却已经开始流露出些许的失望和凄凉。

右翼集团在李庄案上轻松获胜的主要原因,除了他们自己总结的诸如“只有各界圈子的精英参与,并没有真正一线的工人、农民参与”等因素之外,其中一个最重要因素,就是以妖魔化文革相要挟,李庄首席辩护律师就说:“中国的乱世,民间往往会出很多朱元璋类的厉害角色,而体制内的公子哥们,都会被天街踏尽公卿骨。”所谓“天街踏尽公卿骨”,就是说一旦发生文革,所有官员就会被尽数杀光。这产生了极大作用,那位首席律师在离开重庆的告别书中就声称,胜利应该归功于“体制内人的坚守”。不仅“体制内的公子哥们”遭遇到妖魔化文革的威胁,甚至直接威胁到了主政者个人头上,那位首席律师的话就是证明:“小蒋的积德,蒋家后代,可以享用多年。”这里的“小蒋”是指蒋经国,能够轮到用蒋经国来威胁的人,恐怕当今中国没有几个,究竟是在威胁什么人,估计大家都很清楚。

其实,这个律师团是第二次与薄熙来进行较量了,第一次是2003年的刘涌案,出面“捞人”的也是这个律师团,带头大哥也是现在这同一个人。

当时肆意残杀无辜的黑社会老大刘涌被判处死刑后,这个律师团风风火火奔赴辽宁“捞人”,到达后只是轻轻松松一个法律意见书,便解除了黑老大刘涌的死刑判决,那个法律意见书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魔力,和现在的李庄案完全一样,其实就是四个字——文革遗风,认为判刘涌死刑属于文革遗风。如果大家有兴趣上网搜寻一下就会发现,中国几乎所有黑社会重大案件的背后,都有这个律师团的身影,这个律师团几乎变成了黑社会的法律顾问团,这个律师团走到哪里,黑社会就胜利到哪里。这个律师团无往而不胜的根本法宝,就是手里挥舞着“文革”这个政治紧箍咒,无论这个紧箍咒戴在哪个官员头上,都足够这个官员头疼一辈子,何况这个律师团的成员,在北京几乎都有政治背景,就连现在那个阶下囚李庄,其合伙人的老爷子神色一变,连当时的政治局委员都会吓得直达哆嗦。虽然地方官员是黑社会的克星,但是这个律师团却是地方官员的克星,只要能够固守住妖魔化文革这条底线,他们就有把握把所有地方官员踩在脚下,地方官吃黑社会,他们吃地方官,这就是当今中国的政治生物链。

而维持当今中国这条政治生物链的社会基础,就是妖魔化文化大革命。只要能够固守住妖魔化文化大革命这条政治底线,无论各地怎么折腾,哪怕是折腾到重庆模式那个程度,也照样能够轻轻松松地踩在脚下。这不,李庄案一出,重庆“体制内的公子哥们”纷纷反水,昨天还是口口声声十分爱戴的“薄书记”,今天就变成了独断专行的“那个人”。李庄律师团成功唤醒了官僚集团内部许多人共同的阶级意识。

重庆发生的事情再次证明了此前我们的那个政治判断:妖魔化文化大革命,已经成为西方国家和国内沉船派宰杀中华民族的一把尖刀!并且是最为锋利的一把尖刀!现在,在他们认为是中国历史转变的关键时刻,便再次祭出了这把尖刀。如果我们不能化解这把尖刀,中华民族将会不可避免地最终毁于这把尖刀。

第二,茅于轼在财新网发表辱毛长文《把毛泽东还原成人》,对毛泽东的辱骂、诽谤、泼污、造谣达到了30多年来登峰造极的地步,语言之恶毒,内容之下流,可以说是创下了30多年来非毛反毛辱毛之最。发表辱毛文章的财新网是属于《浙江日报》下面的财新传媒集团,该集团总编辑就是最受美国推崇的中国女士胡舒立,该女士的著名观点,就是认为“呼吁实行免费医疗和免费教育,是蛊惑人心的文革余孽”,该集团顾问包括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国务院参事室研究员保育钧,以及北京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徐泓等。由于《浙江日报》是党报,作为党报下面的媒体发表侮辱开国领袖的文章,会给人以特别意味深长的政治含义。

特别让人感到极不寻常的是,茅于轼对毛泽东的辱骂和造谣,已经远远超过了政治批判和道义否定的程度,放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肯定属于刑事犯罪——如果把茅于轼辱毛文章当中的毛泽东换成天皇的名字,属于刑事犯罪;如果换成英国女王的名字,放在英国也属于刑事犯罪;如果换成耶稣的名字,放在美国、以色列等国家也属于刑事犯罪;如果放在印度、阿拉伯等国家,甚至有可能是死罪。茅于轼作为一个文化人,懂得文明社会的法律和规则;作为一个中国人,更加懂得中国人民对毛泽东的爱戴深情;特别是在全国人民大唱红歌的背景下,如此肆无忌惮地辱骂诽谤毛泽东,肯定具有极大风险,作为理性人的茅于轼,绝不会主动去冒这个风险;那么,是什么因素推动一个八十多岁的理性人茅于轼,在此时此刻跳出来辱骂毛泽东呢?

这才是当今中国政治的斯芬克斯之谜。

第三,众多海内外网站刊登了香港吴康民发表的某领导关于文革讲话的报道。这个香港人吴康民,究竟是真有亲身经历还是大脑幻觉,人们无法确定,但是,无论这件事情是实际发生的,还是大脑幻觉产生的,或者干脆就是主观编造的,至少反映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中国精英集团要再次掀起否定文革和毛泽东的政治浪潮,以此来唤起中国官僚集团、资本集团和专家集团共同的阶级意识,恢复改革初期那种精英集团同仇敌忾的政治状态,以应对中国大地正在兴起的红色大潮。

现在,由重庆开始的大规模唱红歌运动,已经唱进了北京的中央国家机关和所有部委机关。按照茅于轼他们的说法,如果再这样唱下去,当年教主吩咐的20年之后重评毛泽东的计划就会落空,中国不仅不会彻底否定毛泽东,并且还会重新选择毛泽东。而在西方资本集团和国内沉船派看来,中国可以选择任何道路,就是不能选择毛泽东的道路,因为中国选择毛泽东,将是他们必然灭亡的历史灾难!

所以,他们在30多年之后再次祭出了妖魔化文革这把政治尖刀,这是他们最为锋利的一把尖刀,也是他们最后的一把尖刀,这把尖刀再被打掉,他们就会两手空空地走向历史反面,彻底被历史所淘汰。

怎样看待文革,已经成为中华民族摆脱目前危机、实现世纪性崛起的第一道历史大坎!

(多维)

评论

  • 匿名 说:

    一派胡言。黑社会难道还成了人民的救星?

  • cao 说:

    干,你是吃神马东西长大的猪,毛贼是你祖宗?
    毛贼毒害中华民族还不够?

    茅于轼文章大快人心,只是估计没多少人看的到。
    拿毛贼与耶稣比,配吗?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