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政治制高点上巍然挺立的温总理

f090520559
资料图片:温家宝总理。(摄影:黄频/中欧社)

温家宝是否真心想推动政改和民主自由,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步,要有人讲出来。以他的地位,公开讲出来,就是对中国走上一个正常国家的巨大贡献,其次才是看他能否努力践行。

在中共最高层级的领导人当中,没有一个人像温家宝这样,反复讲到政治体制改革和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念。虽然他两字 一顿,半句一停,语速过于缓慢,这也未尝不能看作是他力图更准确、更完整地表达其观点—-不像胡耀邦讲话那样,激情洋溢,更多给人即兴发挥的印象。不过, 胡耀邦可爱可敬就在这里。而对温家宝讲话,我们就有必要细细品味了。

为什么能无视胡锦涛

温家宝所讲的基本观点,尽管没有突破性的见解,但他讲得很有条理性,很有说服力,应该给予肯定。温家宝的这些言论,反映出他的政治远见,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中唯一一位站到了政治制高点的人物,使他成为推动中国未来的政治方向转向普世价值观的一位标志性人物。

不过,我们并能不停留在这么一个简单的层面。我们还有更多的问号:

为什么能无视胡锦涛大谈政改?温家宝这么反复地讲政改、讲民主、讲自由,是真心呢,还是作秀?他这么讲,是会正 面得分,还是使他置于巨大风险之中?温家宝为何又遭到这么多攻击批评—-且不谈中国的左派人士基于对立信念而对他的勐烈炮火,就是一般民众和同样声称要推 进政改、实现民主自由的人士,为什么对他的非议也声浪滔滔?温家宝个人的局限性如何?他表达和追求的理念,在他的党内同事中有没有人彷效、跟进?这套理念 在中国的前景如何?

谁讲政改谁得分

关于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自由,很多人在口头上讲讲,鲜有人用行动来推动,因为确实有很大风险—-要想仕途上迅疾起飞,平安着陆,就最好是随着党内主流航向,若另辟航线,就得不偿失。

重要的是,现在的情况产生了某种变化。到了中共中央政治局这个层面,讲政体改革、讲民主自由,风险越来越小,而并非越来越大。虽然多数领导人还 是继续讲官话、套话,甚至像吴邦国那样,讲“五个不搞”的硬话(吴邦国的“五个不搞”不值一谈,五个不搞,只能瞎搞?),也禁止在报刊上公开讨论,但他们心中有数:

中国三十年来取得了骄人的经济成就,不是坚持中共原来那一套取得的,而是学了港台海外经验取得的,现在问题这么 多,根本原因是只学了人家经济那一套,没学人家政治那一套。但是现行政治体制已经越来越无法适应现实,几乎走到尽头,没有出口。“北京模式”云云,蒙人还 凑合,自欺已无效,早晚得改弦更辙。他们很明白,对这个问题不可能采取鸵鸟政策,一味回避和拖延下去。他们迟迟不动,只是因为担心弄不好就失控、担心自己 的利益受损,而不是对这个制度体系还有信心。

在我看来,温家宝讲政改,不仅得到国际舆论和中国知识精英的支持,也得到党内很大的认同。高层当然如毛泽东所引 用的古话“树欲静而风不止”,内斗未曾休歇,不过内斗的内容早已大变,主要是利益之争,而非意识形态之战。当今的中共高层,有几个官员会为政治提法、为价 值理念而斗个你死我活?只有实实在在的利益,才会使他们热血沸腾、斗志昂扬。他们对温家宝的理念,不可能形成强大的反弹力量。为了推行和捍卫某一路线而将人送进监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温家宝不可能为讲了几句话而被围攻、被免职、被“双规”、被“双开”—-如果那样,这个党马上就分裂了!

我的意思是,政治体制改革这样巍峨的制高点,有韬略有胆识的政治家肯定应该一步跨上去。谁讲政改,谁就得分;谁讲得声大,谁就得分高。温家宝之所以威信大增,超出同侪,甚至高过总书记胡锦涛和党内二把手吴邦国,不就是因为他比他们讲政改讲得更多吗?也正是因为温家 宝如此讲了,对他的许多批评、质疑被人们看成是特殊利益集团对他的恶意攻击、是左派势力对他的无端诽谤。他的风险反而小了很多!

很多缺失被掩盖了

温家宝为什么这么执着地讲政改和民主自由?是他个人心里真实价值观的流露吗?

在我看来,温家宝是否真心想推动政改和民主自由,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第一步,要有人讲出来。以他的地位,公开讲出来,就是对中国走上一个正常国家的巨大贡献,其次才是看他能否努力践行。

不过,必须指出,正是在这个“其次”上,温家宝让人诟病。人们听到温家宝讲了政改、讲了民主自由,却没有看到他 采取任何实际行动。而他作为国务院总理,并非完全没有能力来推进政改和民主自由,尽管他受到党的总书记和党内同事的制约。孟子早就指出过真做不到和假做不 到的区别,能做却没做,就属于“是不为也,非不能也”,这也让人们对他的真实意图打上问号。

温家宝的内心世界究竟如何,我们很难揣测并做深层探讨。我们所看到的,却是温家宝身上诸多矛盾甚至对立的一面:温家宝的理念宣示和亲民作派,得以掩盖其在经济管理方面的无能和个人道德上的缺失。

国务院总理本来是一个经济大臣和事务总管,但中国的经济发展究竟如何?在亮眼的数字后面,我们看到主要是在花 钱,而不是在挣钱。这几年民营企业越来越要死不活;社会价值观、社会风气日益溷乱;各个群体的矛盾冲突愈演愈烈……

这些情况,大家有目共睹,这里无须详 说。温家宝除了上台伊始推出过几项得人心的举措外,数年来乏善可陈。人们眼前看到的这位共和国第六任总理,恐怕是最愁肠百结的一位,皱眉头的形象多,有气派的手笔少。

人们还记得温家宝陪同前总书记赵紫阳前往天安门广场的画面,多少人被其打动!然而真实情况后来被披露出来了:温 家宝并非支持赵紫阳所提主张,也并非服从和辅助总书记行使职权,恰恰相反,他拒不执行赵紫阳以总书记身份下达的指令,转身投靠了邓小平、李鹏等强硬派,才 在政坛上一路顺风,最终当上总理。

人们经常看到,无论是地震、瘟疫,还是冰雪、洪涝,哪里发生重大灾难,哪里就有温家宝的身影。无疑,这样身先士 卒赢得普遍的称颂。可是,中国这么大,灾难这么多,总理就是二十四小时连轴转,跑得过来吗?温家宝浑身是铁,又能打多少钉呢?总理视察,就算再轻车简从, 下面省、部、市、县、乡镇各级领导装样子也势必跟随簇拥,从电视上都可以看到:车队浩浩荡荡,严密保安戒严,这究竟是领导救灾,还是干扰救灾?久而久之, 还会形成这样一种效应:总理来了,才说明事关重大;总理没来,就说明无关紧要,可以掉以轻心。什么事情都要总理亲自出马,他领导下的各级团队发挥什么作 用?

温家宝在塑造个人形象中又时时做过了头,露出马脚,以致荣膺“影帝”的头衔。正如眼尖的网友所发现的,他的棉袄,他的旧鞋,都太像毛泽东时代所推崇的干部艰苦作风,甚至带有“文革”假大空的痕迹,产生的效果适得其反。

至于温家宝多少个春节没有与家人团聚,也未必值得称赞。中国古话说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从个人到天下,确实贯串某些共通的原则,首先要珍视家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如果对自己的亲人都置之不顾,说爱护民众又有谁相信呢?

就连温家宝开记者会回答问题时常常引经据典,也不能不让人们在钦佩译员翻译功力的同时感到疑惑:引用的这些金句名言,有不少相当冷僻。就算专家、学者也未必都能句句皆通,也要去查资料。日理万机的总理,家庭都照顾不过来,一天要花多少时间用在研读这些冷僻古书上?

而在温家宝家人寻租腐败的传言甚嚣尘上之际,人们対温总理的质问就更是顺理成章。他家人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夫人张蓓莉的收受贿赂,儿子温云松的私募基金,温家宝究竟是不知情,还是知情却管不了?真是恶意传闻?他为何不澄清?还是澄不清?

人们当然清楚,并不是仅仅温家宝这一个高官的家庭成员和亲友,要利用他手握重权大肆敛财;也不是只有省政协主 席、省纪委书记这一个层级发生了大面积溃疡。中国可以说是“高层腐败,中层颓败,下层溃败”,顶尖的政治局常委、委员、书记处书记中,又有几个人的家庭经 得起考察?几个人的子女经得起审计?这就难怪人们越来越看穿了:哪里是反腐,分明就是权力斗争;所谓“腐败分子”,跟审查他的反腐官员半斤八两,只不过他 是倒霉鬼而已。

要说温家宝的家庭跟他们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他讲了政治体制改革、讲了民主自由,在知识分子和西方媒体中赢得高支持度。这固然有效地冲抵了家庭腐败传闻的杀伤力,但是,家庭腐败传闻不也反过来,消解了他高调宣讲的政改和民主自由理念吗?

谁接温家宝的班?

从温家宝的上述瑕疵和矛盾,倒是给了我们一个重要启示:

当今中国的官员,其权力的合法性来源,正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蜕变。政治人物的威望,不再与其权力大小成正比。权力来自于某一个党内派系所赋予、上一级组织部门所任用的比例,正在减弱;而来自他自己创出的政绩、塑造的形象、赢得的民意支持正在逐步上升。

从哪里创造政绩、赢得称颂?经济改革的含金量已经降低,想有所作为已经越来越难;倒是政治体制改革更为迫切,更为人关注,是更能得到支持度的“富矿”。

当今中国,虽然困难重重,麻烦多多,但是经济的高速发展一方面凸显了政治体制的落后,另一方面,经济的巨大成就 也给政治体制改革提供了相对宽松的缓冲空间。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相比,社会各界虽然不像那时具有广泛共识,而是显得更加分歧对立,但这正是民 主自由社会下的多元常态,这不仅不是政治体制改革的阻力,反而是其基础和动力。而妄图全党全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因而对异议人士百般压制,不可 能长期持续。

时下之中国大势一目了然,无论有多权威的专家设计,有多大阵势的媒体帮腔,有多少大投资家追捧,中共现在这一 套,变多少花样,也永远找不到出路,只有真正回到当年中共抢江山时所主张的道路,才能让国家长久平安,那就是世界上多数正常国家之所以正常的原因,就是四 个字:民主自由。

未来中国政治家,打破政治僵局,改变自己被动处境,最好的方式就是主张政治体制改革。

虽然温家宝几乎就像邓小平所比喻的“是维吾尔的姑娘”,有很多辫子被人抓住;但是他敢于开口宣讲政治体制改革和 自由民主理念,立即就拥有了很高的威望;那下一位领导人,不论习近平还是李克强,或者是其他人,如果能接续温家宝,也一步跨上这个制高点、举起这面旗帜并 且能付诸行动;而他又比温家宝更少瑕疵,那他定会迅速凝聚人心,集结力量,进而有可能成为新时代受到人民真心支持的领袖,成为扭转历史、创造历史的人物。

否则,不论他现在地位多高、权力多大,总书记也好,国务院总理也好,都只能充当“维持会长”的角色,未来的历史 学家只会将他们视作中南海的过客,甚至可能都不屑提到他们的名字。更糟糕的是,“维持会长”也会被送上审判台,维恶,也是罪!

(根据何频2011年4月7 日谈话整理,《明镜月刊》第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