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人民网:让人震撼的人口普查数据

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出来后,是形势比人强了,人口政策调整必将进入快车道,这恐怕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了(如果硬是要继续人为对抗这种历史趋势,代价将是巨大的)。这次普查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已经占1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了,老年化呈加速之势,性别比居高不下。如果还坚持现行生育政策,还稳定目前的低生育水平(1.3左右的第生育率),那是说不过去的,不但无法平息民愤,更是对历史的犯罪!

从政治角度考虑,翟振武、于学军给政治局领导上课时间选在人口普查结果公布之前和之后,政治意义差别甚大。选在此前,是领导被蒙蔽,翟振武有欺君之罪;选在此后,是领导明知结果还接受愚弄,错在领导。这次翟振武在人口普查之前给中央上课,主动权在中央了。如何处置翟振武等人,要看政治智慧了。如果翟振武、田雪原等人都不用为人口政治失误承担历史责任,那是没有天理!

以2010年11月1日零时为标准时点,中国进行了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2011年4月28日,国家统计局马建堂局长、负责人口统计的张为民副局长(全国人口普查办公室主任)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公布了主要数据。

摘要:

这次人口普查登记的全国总人口为1339724852人,与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十年增加7390万人,增长5.84%,年平均增长0.57%,比1990年到200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1.07%下降0.5个百分点。数据表明,十年来我国人口增长处于低生育水平阶段。平均每个家庭户的人口为3.10人,比2000年人口普查的3.44人减少0.34人。家庭户规模继续缩小,主要是由于我国生育水平不断下降、迁移流动人口增加、年轻人婚后独立居住等因素的影响。

人口普查现场登记结束后,在全国随机抽取了402个普查小区进行事后质量抽查,通过与现场登记结果比对,这次普查的漏登率为0.12%。

这次人口普查,0-14岁人口占16.60%,比2000年人口普查下降6.29个百分点;60岁及以上人口占13.26%,比2000年人口普查上升2.93个百分点,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比2000年人口普查上升1.91个百分点。我国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说明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快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和医疗卫生保健事业的巨大改善,生育率持续保持较低水平,老龄化进程逐步加快。

这次人口普查,居住地与户口登记地所在的乡镇街道不一致且离开户口登记地半年以上的人口为26139万人。

点评:

从发布的数据看,总人口13.397亿,由于这次普查设计是防漏报、甚至不惜重报(人口普查顾问翟振武就一直强调生育率有1.8,漏报严重),漏报率只有0.12%,比上次要低,但重报率却很高。流动人口已经有2.6亿,从福建的情况看重报率非常高(http://www.blogchina.com/1118394.html),那么实际人口就远远低于发布数据。

这次人口普查15-59岁人口占70.14%,以公布的13.397亿总人口计算,15-59岁(1951-1995年出生)为93968万。而根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1951-1995年出生人口还存活93398万,也就是1951-1995年出生的人口在2000年之后一个都不死(可能吗?),还额外多出570万!

根据生命表,55岁以下人口每年死亡0.22%,56-59岁人口每年死亡远远超过0.22%,即便全部以每年死亡0.22%估算,那么2000年的时候1951-1995年出生的93398万人口到2010年还有91343万。那么2010年15-59岁人口净重报2625万(93968万-91343万=2625万),重报率为2.87%,如果其他年龄段没有重报,那么2010年总人口只有13.1亿。如果所有年龄段的重报率都为2.87%,那么总人口就只有13.0亿。

0-14岁人口占16.60%,那么0-14岁(1996-2010年出生)人口为22239万,平均每年1483万;而国家统计局历年统计公报显示1996-2009年平均每年出生1729万,说明以前统计公报结果是不准确的,是高估了人口增长。统计公报认为1996-2009年平均每年死亡847万(我认为有漏报,实际死亡人口应高于这个数据),姑且采纳统计公报的这个数据,那么过去15年平均每年只增加636万左右(1483-847=636),尤其最近几年平均每年只增加400万左右(2009年死亡943万)。2000-2010年这十年加只增加5000多万(或6000万左右),根本没有统计公报所说的8291万,也没有这次发布的人口普查数据所说的7390万人。

根据0-14岁人口可以大致估算最近15年的生育率。0-14岁(1996-2010年出生)人口为22239万。

粗略地假设妇女平均生育年龄为25岁(那么他们的母亲是1971年到1985年出生的)。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显示1971年到1985年出生的女性共15416万人,这表明1996-2010年平均生育率只有1.44左右。

根据美国人口咨询局《人口手册》第四版的定义(http://www.china.com.cn/chinese/renkou/570059.htm),总和生育率(TFR)指假设妇女按照某一年的年龄别生育率度过育龄期,平均每个妇女在育龄期生育的孩子数。总和生育率将特定时点上全体妇女的生育率综合起来,以一个数字来表示。实际上,它就是假设一个妇女在整个育龄期(即15—49岁)都按照某一年的年龄别生育率生育,她所生育孩子的总数。

依照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0-14岁人口占16.60%,那么1996-2010年平均每年出生14826288人。我们不知道年龄别生育率,但是可以从上次人口普查资料中得出35年生育妇女总数,比如2005年15-49岁育龄妇女是1956年到1990年出生的女孩,共有368171308人,过去15年育龄妇女总数平均357948206人,35年平均每年10227092人(357948206/35=10227092)。生育率=每年出生孩子数/每年平均生育妇女数=14650483

14826288/10227092=1.45。

这种算法比实际生育率要高,比如上面美国人口咨询局《人口手册》附例以色列的总和生育率用这种算法为2.93(1994年以色列出生孩子数为113731,15-49岁育龄妇女人数为1356400,生育率=113731?1356400?35=2.93),但是用年龄别生育率精确计算的总和生育率为2.88;根据中国第五次人口普查资料,用这种方法计算的2000年、1999年、1998、1997年的生育率分别为1.38、1.16、1.43、1.49,但是用年龄别生育率精确计算的总和生育率分别为1.23、1.23、1.31、1.31。意味着1996-2010年中国平均总和生育率没有1.45,扣除重报的影响,那么实际生育率只有1.35左右。说明以前国家统计局关于生育率的数据是基本准确的,从某种角度讲这次普查有雪耻之效。

但联合国人口基金一直拒绝承认中国1.3左右的超低生育率,每次都将中国的生育率篡改为1.8。以翟振武(翟振武是联合国人口基金中国项目专家组副组长)为代表的主流人口学者这十多年来一直依照联合国人口基金的旨意,用各种理由否定统计局超低生育率的数据,一次次将生育率篡改为1.8。

最乐观估计(假如仅仅只有15-59岁存在重报),2010年总人口只有13.1亿;而十二五规划根据计生委和翟振武等主流人口学家的建议,提出的2015年人口控制目标是13.9亿。意味着五年要增加0.8亿人口(考虑今年几年会死亡1千万左右,那么每年出生2600万),可能吗?滑天下之大稽的十二五规划!

翟振武这些年也一直打着治理性别比的幌子(是国家“关爱女孩工程”专家组副组长),贯切联合国人口基金的通过“提高”妇女地位而降低生育意愿的意图。但这次人口普查在这方面也狠狠地扇了翟振武一耳光。国家统计局马建堂局长指出,出生性别比是118.06,比2000年人口普查的出生人口性别比116.86还提高了1.2个百分点。

但是翟振武的势力集团能量很大,2011年4月26日翟振武与于学军到中共中央政治局给国家领导讲解人口问题,通过领导人的口说出了翟振武多年来一直强调的观点(生育水平面临反弹压力大,坚持现行生育政策,稳定低生育水平,开展“关爱女孩行动”,宣传少生优生等观念)。

人口普查之前,大家可能还怀着某种侥幸心理,以为过去的1.3左右的生育率是因为漏报,以为实际生育率真有1.8,指望用各种过渡方案来平稳过渡人口政策。现在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已经出来了,1.3左右的超低生育率经历了两次人口普查、两次1%人口抽样调查、十多次千分之一人口抽样调查。如此低的生育率,即便停止计划生育之后会出现生育率反弹,但又能弹多高?连世代更替水平都不可能弹到!

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出来后,是形势比人强了,人口政策调整必将进入快车道,这恐怕不以人的意志所转移了(如果硬是要继续人为对抗这种历史趋势,代价将是巨大的)。这次普查显示60岁及以上人口已经占13.26%,65岁及以上人口占8.87%了,老年化呈加速之势,性别比居高不下。如果还坚持现行生育政策,还稳定目前的低生育水平(1.3左右的第生育率),那是说不过去的,不但无法平息民愤,更是对历史的犯罪!

第六次人口普查之后,中国人口政策走向应该是很明朗了:依照胡锦涛总书记的指示,快马加鞭地“完善”人口政策,并且这个步伐还要加快,不能局限于二胎。

从政治角度考虑,翟振武、于学军给政治局领导上课时间选在人口普查结果公布之前和之后,政治意义差别甚大。选在此前,是领导被蒙蔽,翟振武有欺君之罪;选在此后,是领导明知结果还接受愚弄,错在领导。这次翟振武在人口普查之前给中央上课,主动权在中央了。如何处置翟振武等人,要看政治智慧了。如果翟振武、田雪原等人都不用为人口政治失误承担历史责任,那是没有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