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药家鑫的药与中国社会的药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药家鑫一个人不可救药,不可怕;可怕的是,造就了一批又一批药家鑫的社会,找不到药;更加可怕的是,律师、教授、法官,这些“专家们”不可救药。

德国著名作家伯恩哈德.凯勒曼(Bernhard Kellermann ,1879~1951)在希特勒垮台后,于1948年发表了反法西斯的现实主义的长篇小说《死者舞蹈》(Totentanz)。故事发生在德国一个中等城市,作者没有点出城市的名字,目的是说明,所发生的是整个德国普遍的现象。

小说的主人翁是法比安博士(Dr. Frank Fabian),他是一名著名律师和政府的法律顾问,而且是那座城市里极受人尊敬的公民模范。故事一开始,法比安博士从疗养院回来,发现自己的城市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法西斯分子夺取了政权。

这时候,法比安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是加入希特勒的政党呢,还是抵制这群匪徒?前一条道路并不难,只要到那里一登记就算入党,接着便是飞黄腾达,财源茂盛;而走后一条道路,连维持一个律师事务所都不可能,甚至随时有杀身之祸。

法比安本来是当地的著名自由主义者,可是他改变了理想,从黄色的自由主义者变为褐色的法西斯主义者。

凯勒曼在法比安身上揭示了德国高级知识分子的弱点:自私自利、追求名位、意志薄弱。果然,法比安入党后立即与新市长陶本豪斯搭上了关系,凭着他的聪明智慧,给新市长拟出一篇就职演说的讲稿,大获赞赏,又博得了行政长官鲁姆夫的青睐。于是一登龙门,身价十倍,官职是建设局局长兼政府顾问,最后登上代理市长的宝座。

像法比安这样的高级知识分子,正是希特勒所需要的。纳粹从这一阶层里召募来许多“专家”,做他们的羽翼,而这些“专家”便在法西斯政治或经济的体系中担任高位,为他们出谋划策。

另一方面,凯勒曼对于无恶不作的法西斯分子也给以无情的鞭挞。他们从上到下都在疯狂捞钱,每个人都想在赃物中分得一份。于是全城弥漫着一股“淘金狂”。法比安已经离婚,其前妻利欲薰心,她看到法比安生财有道,想方设法与法比安和解,特地为他留着两间空房子,等待法比安搬回居住。她搞沙龙,搞“友好之盟”俱乐部,举行演讲会等等,固然出于对法西斯的狂热,主要的还是想高攀新贵,借以捞钱享受。

这部小说的主题是“谁应该对德国法西斯化负责任?”

凯勒曼指出,造就纳粹当权的人,主要的是那些大富翁、军火制造商和工业家。但是,在这些人和事的背后,却存在一股真正的推动力,那就是“专家们”的推波助澜,使人的道德沦丧,把德意志推向毁灭的边缘,把德国人民抛入灾难的境地。

毁灭一个社会的真正凶手是谁?当一个社会的高级知识分子失去良知,所谓的专家们都“激情杀人”时,这个社会恐怕真的不可救药了!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