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装傻

p110218110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装傻呵,大家都会装呵!
批《海瑞罢官》时,邓拓装傻;批“三家村”时,刘少奇装傻;批刘少奇时,全国人民装傻……也许很多人是真傻,剩下的就只能装傻了。张志新不装,死了死了的。

装傻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零一十六

刘艳萍在谈艾未未中说:“2011年他拍摄乐清钱云会纪录片,温州市政府外宣办负责人专程来北京与他商量,为社会稳定能否停止拍摄,由他们补偿所有费用,他谢绝了。”
其实,艾未未这人毛病太多;当然,最大的毛病是太认真。

钱云会事件,到底是咋回事,他能看不出来吗?唉,就是太认真。
许志永就聪明,赶出《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告诉大家那是车祸。韩寒也聪明,弄篇《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暗示大家不要情绪化。《南方周末》的柴会群更聪明,直接点出《被利用的车祸》。还有《“事实”只有一个 “真相”却有很多》,作者是党的高级特工,不说了。

我想说的是:这些人,明明是在说假话,帮着掩盖事实真相,不跟那余秋雨是一样的吗?怎么好意思继续写文章呢?怎么还好意思出来混呢?
结论只有一个:他们装傻。他们很会装傻。

他们装傻,这很容易理解,票子装进了口袋,不装傻怎么办?
问题是:中国的网络读者,全都是傻碧吗?不可能吧?至少是有一部分人能看得出来吧?
当然,大陆的网友、作者,能看出来又咋样?说,也不可能让你说出个结果;于是,就又多了些人加入装傻的队伍。

大陆的网友、作者,受制于人,没有办法,只好装傻,这有情可原。可海外的媒体、作者、编辑们呢?是看不出来?还是也装傻?
如果说看不出来,我真不信!记得批韩寒的《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就是海外率先发声的,比我都早半拍。许志永的《公盟“钱云会之死真相”调查报告》,海外也有批评文章。《被利用的车祸》不提了,太白了。
问题是:海外的媒体、作者、编辑们,为什么就不能多写、多编发几篇文章,进而拷问下大陆知识分子的良知呢?

海外的媒体、作者、编辑们,也都装傻?那中国就没救了!
海外的同仁们不单会装傻,还很能起哄。比如说,韩寒的《马上会跌,跌破一千》,里面有啥东西呢?啥也没有。就是发狠、装碧,因为前面写了《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为虎作伥了,所以要装、挽回影响。不然,以后没人买帐了。不是这样吗?
韩寒做戏,好理解。不做戏怎么办?可,海外的媒体、编辑们,起什么哄呢?到处转。我也不怕得罪人,我想请几家大网络媒体的编辑,给我说说《马上会跌,跌破一千》,究竟好在哪里?为啥要转发?

装傻!大家都装傻。其实,西方社会装傻,是有名的,有历史的。
希特勒的纳粹帝国究竟想干什么?英、法、美会不知道?会看不出来?好,就算不知道,吞并奥地利之后,总该知道了吧?就算还不知道,进攻波兰之后,总该知道了吧?还算不知道,法国沦陷之后,难道还不知道?
患得患失,养虎为患,美国佬第一名。

回过来说,如果对钱云会事件,大家都象艾未未一样,认真点;或在之后,对无良知识分子,进行一次大讨伐。艾未未,就未必会“失踪”。
可笑的是:在我发出《艾未未之后,下一个是谁?》之后,马上、有人跟着来了篇“下一个是韩寒”。傻碧!就是再抓10个,也轮不到韩寒。更重要的是,从现在来看:已经没有“下一个”了,而是下一批。
二次文革,已经开始了。

装傻呵,大家都会装呵!
批《海瑞罢官》时,邓拓装傻;批“三家村”时,刘少奇装傻;批刘少奇时,全国人民装傻……也许很多人是真傻,剩下的就只能装傻了。张志新不装,死了死了的。
我也傻了,我不是装的。明天,我就破衣烂衫上街,见人就唱:“西方黑,月亮升,中国出了个顾晓军。他为银民谋性福,呼尔爱爱……他是银民的大舅星!呼尔爱爱、呼尔爱爱……他是银民、他是银民大舅星!”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4-26 于南京

电邮:guxiaojun@iyw.tw
博客:http://guxiaojunzhuyi.blogspot.com/
通联:南京市公园路44号4幢304室
邮编:210001
电話:025-84596522
身份证:320103195308121776
账号:6222600210005106995 交通银行 江苏省分行 常府街支行 顾晓军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