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内蒙巨商自焚而亡 留商业残局难以收拾

p110424106
金利斌。(图片来自惠龙公司网站)

金利斌的死讯像一颗突然被引爆的炸弹,在被称作鹿城的内蒙古包头市炸开了锅。

2011年4月13日16时27分,土右旗公安局接到报警称在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福禾豆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福禾豆业”)院内发现一辆被烧毁的汽车,车内有一具被焚烧的尸体。根据警方的调查结论,死者为福禾豆业所属惠龙集团董事长金利斌,排除他杀和意外事故的可能,系自焚而亡。

在被宣称车内自焚之前,金利斌一直是包头商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在他身后,是一个资产逾25亿元的惠龙集团,没有人想到他会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但是,在这个他一手搭建的庞大商业帝国背后,还有千人规模的民间借贷者,正是他们的资金支撑了惠龙集团,如今金利斌暴亡,留下的是一个难以收拾的商业残局。

恐慌蔓延

“市政府对于金利斌这位明星企业家突然自焚身亡,也是极为震惊的。”

54岁的于成飞(化名)得知金利斌死亡消息时正在吃饭,闻讯后一口饭喷出,心脏病发,家人送至医院后抢救无效,于4月16日凌晨去世。他是上千名为金利斌和惠龙集团融资的民间借贷人之一。

金利斌的突然身亡,让众多债权人和股东措手不及,巨大的恐慌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一位债权人告诉记者,当她听到金利斌死亡的消息之后,顿时就感觉天都塌了下来。她在包头市里开了一家餐馆,2009年她从朋友口中得知了惠龙集团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融资,每月3%的利息,算下来一年1万元钱就有3600元的利息收入。于是她将所有的积蓄再加上抵押自己的房子从亲戚家借了60多万元,共凑了120多万元借给了惠龙集团,截至今年3月份,利滚利达190多万元。此后她又将餐馆里这两年积攒的50万元积蓄投了进去,再加上之前的共达240万元资金投在了惠龙集团。她给记者看当时的借款合同,眼神里充满恐慌。

类似的债权人不在少数,很多人都是将钱存在惠龙集团通过利滚利的方式让存款增值。而惠龙集团在借款合同里写道:借贷人若急需用钱,可提前20天通知公司即可,若到期未能还款,公司将会把惠龙资产作为抵押。

而事实上,大多数借贷人将资金投放进去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取出来过,按照利滚利的方式,每年3月份左右再去签一份合同即可。

不过,从去年5月份以来,惠龙的资金状况就开始出现紧张。一位做室内装修生意的程先生告诉记者,他的小公司去年给惠龙集团旗下一家公司做室内装修,共耗费了60多万元货款。由于与金利斌私交不错,金利斌于2011年4月6日终于给他开了一张支票。“当我拿着支票去银行取款时,银行告诉我说惠龙集团的账户上早已没有现金了。”程先生说。

据一些债权人向记者描述,他们自从去年5月份之后就没有拿过利息。但是出于对金利斌以及实力强大的惠龙集团的信任,很多人并没有意料到惠龙集团会资不抵债。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惠龙集团的民间借贷人已达到1000人以上,借款数额多者几千万少者几万元不等。

在借钱给惠龙集团的人群中,还有很多惠龙集团的职工,他们把自己好几年的工资存放在惠龙,有的职工甚至一分利也未拿过。金利斌的死亡无疑给了这些人巨大的打击。

4月14日,福禾豆业已经停产。同时金利斌的其他产业——惠龙洗浴广场、惠龙超市、惠龙健身俱乐部、惠龙商务足道也均暂停营业。位于稀土高新区劳动路63号的惠龙公司总部也禁止闲杂人员入内。目前,包头市公安局已成立专案组,进驻惠龙公司总部,依法对惠龙公司所属企业和金利斌相关资产情况以及融资情况开展调查。“市政府对于金利斌这位明星企业家突然自焚身亡,也是极为震惊的。”一位包头市政府人士告诉记者。

是非金利斌

“金利斌用他最赚钱的洗浴产业为代价,并以高额利息作为回报,拉拢了一大批借贷者向他投入资金。”

无论是债权人还是惠龙内部员工,谈起金利斌来均流露出惋惜之情。

从白手起家到坐拥几十亿元资产,金利斌作为包头的民营企业家一直是当地的骄傲。

据惠龙集团官方网站上所述,惠龙集团始创于1992年。起步时只是一个小食品批发部,经过近20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具有相当规模的多元化集团公司。目前惠龙集团资产逾25亿元,拥有员工近2000人。

多个明星光环围绕着金利斌以及惠龙集团——内蒙古自治区百强企业、重点龙头企业、光彩事业重点项目、2010年上海市博会联合国馆豆食品类金奖、世博会联合国特许经营商品荣誉证书、中国绿色食品[6.13 0.49%]百强企业、绿色文明贡献勋章、世界杰出华商协会理事长单位……

2008年,CCTV-3艺苑风景线栏目走进包头,举办“放歌奥运 文明包头”演唱会。惠龙公司独家赞助冠名该场演出,请来范冰冰、冯巩等影视名人参加,让惠龙公司在包头名声大噪。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金利斌旗下的企业中,最赚钱的是洗浴产业和食品物流公司。金利斌的洗浴服务业可谓做到了极致,在包头市几乎是尽人皆知。而这项产业也给他带来了高额利润,为他其他产业的发展积累了原始资金。

“金利斌向债权人筹集资金后,就会免费发给这些债权人洗浴卡,卡面金额少则一千元,多则数千甚至上万元。金利斌用他最赚钱的洗浴产业为代价,并以高额利息作为回报,拉拢了一大批借贷者向他投入资金,有的即便不是赠票也是打三折。”一位知情人说。

此外,和惠龙的洗浴业一样,惠龙连锁超市也部分赠送三折的卡。一知情人甚至说,“整个惠龙超市与其说是一个面向大众的超市,还不如说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内部超市。”

一位惠龙集团内部员工也向记者透露,他对金利斌的印象是“讲义气、豪爽、对员工很好”等,但是,随着金利斌头上的光环越来越多,这位员工也开始觉得金利斌的步子迈得太大、太快了。“内蒙古自治区各级领导接二连三地参观福禾豆业,惠龙集团被评为内蒙古企业一百强、包头二十强,福禾豆业进入中国光彩事业……这些光环让金利斌一步一步迈向事业高峰的同时,也让他迷失了自己,同时也将广大民间投资者的目光紧紧地吸引过来。”在服务业领域取得丰厚收益情况下,金利斌将眼兴光瞄向特色大豆业,“中国福禾豆业基地”将包头市政府的荣誉和金利斌的雄心绑在一起。

折戟“政府荣誉”?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金利斌今年曾计划利用三年时间来推动福禾豆业上市。但是摆在他面前的依然有很大的难题。

2007年9月,当金利斌意气风发地成立包头市福禾豆业有限公司时,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是他的最后一个产业,同时也是把他拖向债务深渊的直接原因之一。

“金利斌于2004年就已经开始民间借贷融资。10万元以下的每月给2%的利息,10万元以上的是3%。这些民间借贷资金每年要偿还本金24%~36%的利息。这些资金利滚利积累到现在也是一笔不小的资金了。所以投资福禾豆业产业基地时,惠龙集团估计不会有太多自有资金。”包头市警方一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2008年8月,惠龙集团投资5亿元在包头市土右旗新型工业园区建设中国福禾豆业生产基地。据当地媒体报道,当时,内蒙古自治区领导、包头市领导先后来到福禾豆业视察指导工作,并给予高度评价。这项工程是一项可带动千万豆农致富的三农高科技、绿色环保产业项目。这也是这么多政府官员青睐此项目的重要原因。

按照其当初设立的目标:“福禾豆业确立了为人类健康事业不懈努力奋斗的长远发展战略,生产绿色、营养、健康的豆食品,力争在三年内实现上市,十年内实现总资产100亿元的宏伟目标。”

“想法是好的,可是钱从哪儿来?对于一个刚刚成立了两年多的企业,政府将福禾豆业推进了世博会已经是给予了企业极大的支持。可是依靠惠龙的自有资金,不可能支撑起如此大的一个产业。”当地一位媒体人士告诉记者。

坊间传言,当时有市领导曾答应给予其更多的支持。但到2011年1月,市领导换届之后,资金支持也没了音讯。惠龙集团一位内部员工告诉记者,金利斌之前并非没有向政府提出过贷款要求,但是政府除了给那么多名衔之外,很少有来自资金方面的扶持。今年3月份,金利斌终于以“十大鹿城财经人物”的名号获得了一笔浦发银行5000万元的贷款,但此时他已积重难返,转手将4000万元还给了某酒店老板。

而据包头电视台报道,惠龙集团民间高额利息融资共达12.37亿元,银行贷款1.5亿元,合计14亿多元。若按照本金的36%来支付利息,民间借贷资金光偿还利息,每年就至少4亿元。

一名惠龙集团内部员工告诉记者,为了解决资金问题,金利斌今年曾计划利用三年时间来推动福禾豆业上市。但是摆在他面前的依然有很大的难题。

由于集团自有资金匮乏,在包头市土右旗的产品基地不能大量投入生产,福禾豆业的产品在面向北京、华北、西南等销售大区时,只能采取在当地代加工的方式。虽然福禾豆业在各地都有专业的营销团队,但是在外地高额的代加工费用大大降低了了福禾产品的利润率。同时,同洗浴、矿业、投资等领域相比,这种农业项目的投资回报率较低,这也是金利斌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方面是全国市场很低的利润率,另一方面是民间借贷资金高昂的利息支出。依靠福禾豆业缓慢的发展显然很难解决整个惠龙发展的瓶颈,事实上福禾豆业从去年投产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而且一两年内很难有所改观。连续亏损自然不可能取得上市资格,那么依靠上市融资的这个办法也成为空想。”上述员工说。

(中国经营报)

评论

  • apollo 说:

    一个月3%的利息,根本不可能兑现的,就是一个骗子。骗到最后收不了场了,自己把自己逼到了绝路上。
    可就是这样一个骗子,居然成为当地的骄傲。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