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朱镕基没资格批教育腐败

p110424101

俾斯麦是一个建筑设计师,通过立法建立世界上最早的工人养老金、健康和医疗保险制度,《社会保障法》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千千万万的贫困者,浇筑了一块雷打不动的坚实基础,把巨人炼成了钢筋铁骨。

相反,朱镕基是一个建筑施工员,施工时拆东墙补西墙。朱镕基把公共医疗卫生系统,当作商品投入市场竞争,让病人当作榨取暴利的对象。中国教育产业化的改革,迫使有些贫困地区的家庭更加贫困,“哥哥卖肾、妹妹卖血供养兄弟上学”,这样的底层,如何稳固坚实地支撑中国大厦?

如今道德沦丧,学术腐败,朱镕基有多少历史责任?今后书写历史的人如何书写朱镕基? 中国是否要悔改朱镕基的“铁腕政策”(教育和医疗产业化)?

新闻纪录:

中国前总理朱镕基2011年4月22日访问北京清华大学,针砭时政,多次提到要讲真话,还提出要给学生送“禁书”,在中国引起热议。朱镕基在清华访问的情况被网友网络“直播”。据网友微博介绍,朱镕基向清华经管学院赠送了他的新书《朱镕基讲话实录》,并称“让你们和现实情况对比一下,看看我是不是说的实话,真话”。据香港《明报》报道,朱镕基还在访问中提到要给学生们送书,特别提出要送《中国农民调查》。这部由安徽作家陈桂棣、吴春桃所著的书对中国农村政策及农民困境提出尖锐批评,出版后引起轰动但长时间以来一直是中国内地的“禁书”。作者还被安徽当地政府领导人告上法庭。据报朱镕基在清华表示“这本书受到很多国外异见分子追捧”,送书的目的是让学生们有批判意识,用事实去对比书中的内容。访问清华期间,朱镕基多次谈到要讲真话,讲实话。并据网友微博透露,朱镕基揶揄中央台说“每天七点到七点半必看中央电视台,看他们胡说些什么”。

《明报》报道说,朱镕基还对中国现行教育制度,大学扩招,假论文现象以及政府补贴汽车工业等问题提出尖锐批评。
朱镕基1947年19岁时考上清华大学。就读于电机系电机制造专业。1984年起担任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17年。

(新闻纪录 完)

朱镕基与俾斯麦的简单比较
作者:西方朔

朱镕基平民出身,故乡位于湖南长沙县安沙镇和平村棠坡。朱镕基的父亲在其尚未出生时已去世,九岁时,母亲病死。在湘西读书时,染上了霍乱,后痊愈。1947年,以湖南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读书,曾任学生会主席,曾经反对过毛泽东的“大跃进”政策,之后被打成“右派”,在文化大革命期间,又再次被肃清,下放到“五七”干校劳动改造。曾任上海市市长(1988年-1991年)和中国国务院总理(1998年-2003年)。

中国是社会主义,医疗和教育最不应该产业化,而平民出身的朱镕基执政时,做了。

俾斯麦(Otto von Bismarck,1815-1898)贵族出身,德意志帝国首任宰相(总理),人称“铁血宰相”。 当时的德意志是贵族的天下,贵族完全可以将医疗和教育产业化,而贵族出身的俾斯麦没有做。

朱镕基,俾斯麦,一正一反,到底为什么?

俾斯麦于1815年4月1日在普鲁士的一个名为兴奥森的小镇(今萨克森-安哈尔特州)出生。其家族为传统容克,拥有很多土地及庄园。俾斯麦父亲,斐迪南•冯.俾斯麦(Ferdinand von Bismarck)是一位地主和退休军官,终日只与友人打猎,并以35岁之龄娶了17岁的妻子,即俾斯麦的母亲。俾斯麦的母亲与其父亲的出生背景大为不同,自小生活在资产阶级的家庭,并且长居市区,因而有着较为开放、先进的思想,而不像其父般保守、守旧。俾斯麦有一个比他年长5岁的哥哥及一个妹妹。俾斯麦父亲希望他能成为出色的军人,为国尽忠。但是其母则希望他成为政治家,在政界大显光芒,虽然其双亲的期望大为不同,但最后俾斯麦同时达成了。

俾斯麦是一个胶片冲印师,他把普鲁士放大,却从未想过要拆散德意志大厦;朱镕基同样是一个胶片冲印师,他把中国放大,却想重新重新组装中国大厦。

俾斯麦是一个建筑设计师,深知帝国大厦的稳固在于底层的坚实,他心中充满着贵族的荣誉与责任,以对国家的忠诚与贵族的荣誉创建了国家的上层,使得容克和军队成为国家的支柱,他又以贵族的责任心深知,保卫自已领地上农民的小康与安全是自已的责任和义务,于是他将这责任放大,成为国家的福利,俾斯麦通过立法建立世界上最早的工人养老金、健康和医疗保险制度,《社会保障法》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千千万万的贫困者,浇筑了一块雷打不动的坚实基础,把巨人炼成了钢筋铁骨。

俾斯麦用“铁和血”为德意志创造了这套制度,1871年以来的德国,依靠这套制度而发展和巩固,超越他国。

俾斯麦推行的“铁血政策”,向右打击天主教中央党,向左打击社会民主党,却把双方保护劳工主张收归他名下。在他执政最后时期,签署了6000余条法令,从工伤保护到医疗保险,事无巨细,全由王朝强令推行。

俾斯麦说:“当代的重大问题不是通过演说和多数派决议所能解决的……而是要用铁和血来解决!” 国王对俾斯麦说:“我很清楚结局,他们会在歌剧广场、我的窗前砍下你的头,过些时候再砍下朕的头。”而俾斯麦则回应道:“既然迟早要死,为何死得不体面一些?……无论是死在绞架上抑或死在战场上,这之间是没有区别的……必须抗争到底!”从此,国王和他的首相间形成了十分特别的牢固关系。

俾斯麦的“帝国社会主义”因社会福利,而提高了劳动力价格,却迫使德国工业向新兴科技索要生产力。50年内,德国科技拔得欧洲头筹,工业起飞,成为仅次于美国的第二经济实体,有实力向工业革命的鼻祖英国挑战。

俾斯麦的社会福利从王朝而来,共同体大家长成为近代德意志的国家认同。依赖国家进行二次分配,共同义务压倒个人竞争与责任,几乎成全民共识。

俾斯麦1891年曾这样说:“既然军队士兵残废了,可以领抚恤金,为什么劳工不能?再过不久,这种见解将被大众承认。我坚信国家社会主义一定会行得通。凡是要实行这种政策的政治家,都将崭露头角。”

德意志历史和今天的现实,都被俾斯麦言中。

相反,朱镕基是一个建筑施工员,他未必知道,中华帝国大厦的稳固在于底层的坚实。所以,朱镕基施工时,拆东墙补西墙。

朱镕基重新组装中国大厦的“铁腕政策”,第一是教育产业化,第二是医疗产业化。

朱镕基把公共医疗卫生系统,当作商品投入市场竞争,让病人当作榨取暴利的对象。

朱镕基执政的时候,2002年的GDP总额10.4万亿人民币,中国卫生总费用5084.2亿元,占GDP的5.3%,但是这笔开支的63%是由患者个人承担的,人均403元。那时,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191个成员国的卫生总体绩效排序中,中国排在第144位。当时,世界卫生组织在对全球191个成员国国家卫生系统的业绩,做出量化评估后,对这些国家的卫生绩效进行了排名,中国在“财务负担公平性”方面,位居尼泊尔、越南之后,排名188位,倒数第四,与巴西,缅甸和塞拉利昂等国一起排在最后,被列为卫生系统“财务负担”最不公平的国家。

朱镕基执政的时候,开始教育产业化,把教育当作是一个产业来运营,大学都盖上了漂亮的教学楼、宿舍楼,这些楼都是拿学生父母的血汗钱建立的。中国教育产业化的改革,迫使有些贫困地区的家庭更加贫困,“哥哥卖肾、妹妹卖血供养兄弟上学”,这样的底层,如何稳固坚实地支撑中国大厦?

如今道德沦丧,学术腐败,朱镕基有多少历史责任?今后书写历史的人如何书写朱镕基? 中国是否要悔改朱镕基的“铁腕政策”(教育和医疗产业化)?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