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自由与长草的党

p110218110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一个丧失公正的社会、一段暴政的历史,当政者只应负一半的责任;另一半,归导盲犬――
那些思想、政治、经济、社会、法律……方面的学术权威,即使他们没有出过坏主意,也应该担当没有规劝的责任。
后来的史学者,就是这个法庭的诉讼人、断案者与审判官。

九月随想:自由与长草的党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零一十三

输出任何一种信仰,其实都是对社会的反动;宣传任何一种信仰,本质上都是强暴他人。
任何一种信仰的形成,都是对过去的认同;因而任何一种信仰,都是认识的墨守成规,都是对思想的扼杀。
人类,应该传承的是方法,而不该是想法。

以上,是“顾氏真理”,可以打败任何一个主义、任何一种思想,也可以让所有“传道士”颤抖、心惊胆战。
以上之真理,唯独不能统辖的,是自由的思想。
自由,是天足;宣扬自由,就是放足、就是倡导――解放被缠裹的快要发臭的思想。

自由,就是每一个人、都可以作自己的主。民主,只是护卫你自由的卫队、羽林军……
民主是工具,而不是一种精神追求。独裁者,也可以高谈阔论民主、派特务假门假事宣扬民主,却不敢兑现自由。
自由,是试金石。

孔子建立秩序,我创造自由精神;尼采制造等级,我旨在打破它!鲁迅要改造国民,我教老百姓改造统治者。
在思想的草原上,我打马驰骋……白日,有满眼看不尽的山花;夜晚,有数不尽的星星。
苏格拉底,也因为我的出现而惭愧、无地自容。

在思想的王国里,我是无冕之王。
你可以不信,当你看到我的思想、观点乃至句子,被“复制”在一篇篇博文及跟贴里(包括我的对手),你就会明白“思想无疆”的含意。
我的王国很大很大,也会绵延得很久……不是因为我的能耐很大,而是人们缺少创造的精神。

自由需要自由的思想。无论哪个教授,对自由的理解,未必能超过任何一个普通农民。
空间,是自由的基础;社会,是自由的牢笼。攀得越高的人,越没有自由的思想,不要奢望他们会恩赐你自由。
人们,总是拿自由去兑换爱情、金钱、名誉、地位……

哲学?该死!文学?该死!艺术?该死!……所有与思想相通的,通通该死!还需要什么理由呢?这里是现代封建主义。
以社会为单位,整体运作;因而,有权搞信息控制、思想控制、情绪控制、行为控制……控制你,是帮助你、挽救你,与你分享社会主义。
“自由是个坏东西!”

“主义”、“思想”、“理论”、“代表”、“观”……谁说这是思想的没落?这难道不是一步一趋、走向务实?
曾经实验:把社会当猪圈,树立一只埋头进食的模范猪……踏马的!可不是每只猪都乐意摇头摆尾、高唱:“猪圈好,猪圈好,猪圈里面地位高……”
“真该发明种药,让人们都丧失思维能力。”

一个丧失公正的社会、一段暴政的历史,当政者只应负一半的责任;另一半,归导盲犬――
那些思想、政治、经济、社会、法律……方面的学术权威,即使他们没有出过坏主意,也应该担当没有规劝的责任。
后来的史学者,就是这个法庭的诉讼人、断案者与审判官。

政治家说:“加入我们的党吧!”思想家睨了一眼,啥也没说。
思想家,是社会的公共知识分子。一个知识分子,如果加入了某个政党;那么,他就是那个党的知识分子,而不再是公共的。
优秀的政治家,当熟知社会上公共知识分子型的思想家,默默提供优质服务,而不是拉入自己的政党。

思想,是思想家的语言。
检验一个人是不是思想家――就看他的博文里是不是总有些新鲜的玩意,就看他的那些新鲜玩意是不是合理、能说得通。
判断是不是特务,则看他博文里有没有自己的思想;因为社会主义党内,不长思想、只长草。

注:本篇为《顾晓军,九月随想(三四)》

顾晓军 2011-4-21~22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