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更的的:上香,不是为了贿赂

p110418106

且不管这些吃小亏沾大便宜的行善是不是佛教的教旨本意,反正行善总是好事吧,使这个世界看起来美好一点。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1)

达摩东来,佛教日渐汉化,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于是就悖离了佛教本身对于人生真谛的终极思考。佛教一分为二,一部分是士大夫打机锋的逻辑游戏,一部分就成了善男信女现实生活的安慰剂。

尤其世俗佛教的近年再度崛起,其实已经是以对佛的贿赂来对信仰亵渎。

如果说,因果报应说还能作为对人道德行为的约束。那么,仅仅上香以及对僧侣的布施来作为一种交换,以换取自己的富起来、健康、平安、以及种种生活要求,就显得比较稀里糊涂的伪善,而且成本投入也太低了。

这种全民经商的生意人心态,佛也只能笑我将来的。

种种期望重托交给菩萨,菩萨也是忙不过来的。

至于说某设计师就是观世音菩萨,那就更是走火入魔了。这倒和如今的处级政治和尚如出一辙,法门内外,煞是和谐。

无意对于上香这种色、相进行价值判断。只是另外一说:心即是佛,佛即是心,倘要修为行善,又何必上香礼拜?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2)

因果报应,是世俗佛教得以盛行的一个理论基础。不然谁去烧香?戆煞脱了。

相当于伟大领袖的某某论: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温度使鸡蛋变成小鸡,但是不能使石子变成小鸡。也就是这么个意思吧。虽然现在好像已经可以制造最简单氨基酸分子了,往后就是蛋白质甚至生命个体。但是现在还是试验阶段,不去管它,到哪山砍哪柴。

老百姓说,不好做坏事,做了坏事就会在一定的时候有报应。什么报应?牛头马面,上刀山、下油锅、滚钉板,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痛苦吗?痛苦。可怕吗?可怕。

什么时候报应呢?这倒说不准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总而言之,有一个什么本子上记载得明明白白,黑材料,到时候有空了就秋后算账。记账的神灵忙得不得了,建立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数据库。

所以一个人要做好事,做善事,而且一个人做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就像雷锋同志似的。

什么是好事、善事呢?没有明确的界定,但是人天生是有些明白的,所以这个人类社会才能繁衍至今。如果大家都不明白,一有机会就我咬你一口,你戳我一刀,或者随随便便就掼一个核弹玩玩,那么这个人类早就没有了。

但是报应这件事,真的兑现的好像也不多。好人命不长,祸害活千年。忽然遭雷劈的往往倒是缺乏知识,很少恰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凶人,说明雷公的精确制导导弹有些问题。

实践出真知,有的人就不怕报应,什么坏事也敢做,死后管它洪水滔天。

反而倒是一干善男信女战战兢兢、烧香拜佛,在因果报应学说中祈望着善报。什么善报呢?各人想的不一样,不外乎是荣华富贵、福泽绵延、健康长寿什么的吧。这辈子或者下辈子的,早作打算。

真有因果报应多好,还是相信有吧。且烧柱香去。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3)

因果报应为什么那么有市场?那么深入人心?虽然它从未形成一个确凿的证据链。

伟大领袖曾经发问:人的正确思想从哪里来?那么,也来问一问,因果报应这种学说是从哪里来的,是人的脑子里固有的吗?是神祗们塞进人脑的吗?是实践出来的吗?

具体地说,因果报应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肯开动脑筋的人很自然地就会想到逆定理、否定理或者逆否定理等等;譬如,没有善就不会有善报,有恶报一定是曾经作恶,没有善报是因为没有行善等等等等。

懂不懂什么是逆定理、否定理、逆否定理啊?不管了,写给懂的人看吧。

一个人生活不如意,自己觉得没有得到公平和正义,而且也没有富起来,而且也预测不到什么办法共度时艰,于是没有了信心。那么人就会向自己的内心收敛,会自己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呢?答案是,嗷,一定是前生作了恶,今生仅仅是前生的报应。

这么一想,心安理得。一切坎坷、倒霉、不满、不幸终于找到了答案。为了下一辈子的幸福,从现在做起,从我做起,认认真真做些善事,譬如到观世音菩萨那里上香,并且捐募些许善款、结个善缘什么的。也不妨和和尚们拉拉近乎,如果是主持,当然更好。

譬如吃斋、不杀生、放几条泥鳅、几只团鱼什么的,准备下一辈子兜底翻盘,把这一辈子的损失补回来,或许还有得赚。

且不管这些吃小亏沾大便宜的行善是不是佛教的教旨本意,反正行善总是好事吧,使这个世界看起来美好一点。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4)

因果报应这件事总得有人管啊,否则不是乱套了吗?弄不好就是善有恶报,恶有善报。

谁来管呢?不太清楚。于是人们又开动脑筋想,一想就生动丰富了。

在西方有一个极乐世界,那里有着恒河沙数的菩萨。但是这个事情菩萨管吗?菩萨应该比较淡泊出世,好像也比较无所事事,总是坐在那里,仙乐缥缈,霞光万道。

观世音菩萨则住在紫竹灵山,赤脚踩在鳌鱼上面。倘若鳌鱼一翻身,就是天崩地裂,地震。旁边还站一个善财童子,一个女生不知道是谁。善财童子,说明善和财是有些联系的。

对了,应该还有一个公权力机构,就是天上的政府。政府元首、权力的顶峰就是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有一个妈妈是王母娘娘,每年要开一次蟠桃寿宴,有一次给孙悟空给搅了局。

对应于人间的朝廷,玉皇大帝主持工作的就是天庭。天庭也是禁卫森严的,闲杂人等休得入内,保安等等自然少不了。还有无数天兵天将,手持各式兵器法宝,了不得的本领。

玉皇大帝的执政能力似乎有些问题,所以那一次就给泼猴弼马温大闹了天宫,自己钻到桌子底下才得以脱身。好没有面子。

因果报应这件事情完全交给天庭管理,还是不大放心。所以还有一个应急预案机制,那就是十殿阎王也来管一管。就好比司法以外,再设一个纪委、反贪局什么的。

还是不放心,于是又增加了耳报神、灶君菩萨,而且还有三尸神。三尸神盘踞在人的两眼之间,鼻窦以上,印堂以下,简直就是Inter inside ,内置一个专门汇报言行的木马软件。

好了,这下可以放心行善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事无巨细都记载在案、论功行赏了。

一般人虽然不愿意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其实也不想就此搬家到极乐世界的。最好还是重新投胎人间,因为前世的诸多积德行善,这一辈子就要笑看风云起落,好好享受人生了。

到底人世间的事情比较精彩,灯红酒绿、燕瘦环肥,尤其是稳稳掌握了很多善报在不断返还。就像中国移动的一次性缴纳话费,每个月打一些到账上。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5)

好吧好吧,让我们都来做善事。积德行善,下一辈子享福。

也有朋友不同意轮回一说,认为今世就有体现,那就更好了。简直是化学反应,立竿见影,催化剂都用不着。

那么,什么是行善呢?很多很多,数不过来。反正大家都是善人,心里都明白门清,不须啰唣。去年汶川地震以来,几乎每个人都捐过善款,几百元钱摊开像扇子似的,笑嘻嘻地在摄像镜头前慢慢放入。为什么要摊开?咦,不然谁知道你捐了几何?如果是大笔的呢,就用支票,支票要放大定做,上面明白喷绘:人民币叁百捌拾萬圆,一定要写得大!

行善一定要钱吗?也不一定,当然最好是钱,市场经济。钱有数字,可以比较大小多少,其它怎么计算记录呢?善是需要度量的。然后才能确定返还多少报应啊。

有些恶心吧?恶心当然有一点,但是实惠,也就算了。

除了钱,还有别的吗?譬如铁达尼克号撞了冰山,怎么办?那要看看是什么情况,一般来说,还是腾身跳上救生艇再说。当然心里是肯定要祷告许愿的:过往神灵听着,倘若大难不死,一定为观世音菩萨娘娘重塑金身。若有欺瞒,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这种话说说容易,做起来比较难,所以他老人家是佛祖。什么时候做善事不觉得是做善事,就像呼吸一样自然且必须,那么这个人就是佛。

为了获得报应而行善算不算行善呢?姑且也算的吧,不然还有什么人做善事?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6)

惩恶扬善,不惩恶岂能扬善?不知道这种世俗佛教理念是不是汉化以后特有的。

看看有几个菩萨,譬如弥勒佛、三世佛,常年满面笑容,慈眉善目。环视过来,满脸狰狞、横眉竖目、剑拔弩张的也不是少数,四大金刚、八大金刚、五百罗汉中的一部分,加在一起专政力量很强大。

除此以外,嘿嘿,还有地狱。据说地狱有十八层,虐俘,虐囚,一层比一层厉害。而且没有电梯的,也没有管道结构施工图纸,要想越狱那是难上加难,完全不可能。

人们不仅按照凡间的权力金字塔想像出了天庭,也同样按照现实制度想像出了地狱。地狱里有的是夜叉小鬼、牛头马面、还有鲁迅先生叙述得乐此不疲的黑无常和白无常。

地狱归阎罗王管辖,相当于现在的看守所所长、典狱长。不对,那阎罗王的权力就太小了,和天庭的玉皇大帝不能形成两极。到底体制如何,不是十分清楚。

至于地狱里的刑罚,根据当时的科技水平,也就想出了上刀山、下油锅、滚钉板、五马分尸等等。至于什么割气管、躲猫猫或者三聚氰胺,那时还没有发明。如果现在的人来重新设计建造地狱,那但丁先生也是望尘莫及的。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

阎罗王赏罚分明,按照每人生前的善恶记录,由手下一一按律执行。千刀万剐、抽筋剥皮、血流成河,生不如死,因为已经死了。

能不能想办法捞呢?估计比较难。有没有搞错?又不是酆都鬼城,酆都是旅游景点。

所以要想不吃这份苦,一个人就必须多做好事,少做坏事。不然,将来太可怕了。说不定吃尽苦头以后下一辈子就投胎成了一头驴、一匹猪。阎罗王一部络腮胡子竖起来,两只眼睛一弹,桌子一拍,来人哪!吓都要把你吓死。

那么,由于恐惧而行善算不算行善呢?也姑且算吧,不然更更没有人行善了。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7)

悚然一惊,浑身都是冷汗。

忽然想到,如果因果报应确实存在,而且现世就一一体现出来,那么把这个报应扩大到一定的范围倒是丝毫不爽。于是吓呆了。

虽然很多人行善,但是有人行善前先预设了一个报答,那就是施恩图报,最好还要有些利润。有朋友研究下来,认为这是行善的发心有了问题,因果报应的效果全在起心动念的一刹那,这样的行善属于“无功德”!他依据的是《坛经》。

《坛经》是什么经?如果所言不虚,那么不是做了无用功?泥鳅、甲鱼、乌龟不是白白放生了?菩萨面前的香也是白烧了,因为总是想菩萨保佑些什么的。

行善无功德,作恶倒是笔笔被记得清清楚楚。

所以,现在老百姓的日脚过得苦不堪言,原来如此。本来以为每一个个体的善恶可以相抵,或者收支平衡,想不到这个无功德的善被一笔勾消不认账。剩下一个一个小恶加起来形成了一个恶的社会合力,丝毫不爽地报应到了群体身上。

想想也是有些道理的,啥也别说了。买房难、看病难、就业难、创业难、上学难、养老难、孩子难、上班一族难、买张车票难、喝口牛奶也难、吃顿无毒饭菜更难、听见一句真话更更难,悬赏找个清官更更更难。没有不难的,连一口清新空气也呼吸不到了。

看起来这个恶的报应越来越厉害,非要一个大善才能改变。老百姓能做什么大善事?老百姓能保佑自己活着就不容易了,可怜兮兮呆在防盗门窗里一天天过吧,实在没事看看我的团长我的团。又不是人人都是切格瓦拉。

谁都看得出哪里出问题了,中国不高兴。那怎么办呢?谁知道怎么办?

上香问菩萨?又是起心动念即不对,无功德,问了也不给答案。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8)

上香,上香,熊猫烧香。欧了,熊猫都烧香了,还不上香?

烧香,烧香,遇见和尚。和尚说,阿弥陀佛!和尚是什么人,和尚就是和尚。和尚就是比丘的俗称,尼姑则是比丘尼。

皈依三宝,记得原来有一些戒律规矩,有一些三坛仪式,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寻常人等管不着,看见光头着袈裟者,即是和尚。一概称之为师父,或者法师、长老,谄媚得紧。

为什么谄媚?觉得和尚终归离菩萨近一些,不看僧面看佛面,宰相门房七品官,将来有些什么事情需要拜托,肯定菩萨要多一些关照。现世如此,焉知佛界、天庭不如此?

拍马邀宠本是有些国人的强项,于是对于和尚,见了你们总觉得格外亲。上香的同时,当然要意思意思,省吃俭用或者贪赃枉法来的人民的币是一定少不了的。于是寺庙成了一干和尚们的提款机,不要什么银行卡,还没有假币。

和尚也是拎得清的,除了开光,还会卖药、耍把式、做法事、超度亡灵,嘛哩嘛咪訇。

尤其什么武僧,随便哪个大舞台都上去演出了,硬功、轻功,不得了。武僧为什么要专门单列?不知道。倘若开了先例,那么,武道士、武尼姑、武工人、武农民、武白领、武空姐、武歌手、武公务员都要出来的。尚武耶,尚武以后狠扁东洋鬼子和西洋鬼子,然后自己再互相扁一扁。

想想外国的那些僧侣,开医院、办学校、赈灾施粥,忙得不可开交。或者就上街游行什么的,给警察用催泪弹打得灰头土脸。

还有一个特雷沙修女,居然跑到加尔各答,服务于麻风病人、乞丐和孩子,和蚂蚁、苍蝇、蛆虫以及老鼠打交道。这样的出家还有什么意思?

唯有这个南瞻部洲的和尚舒服,一个个肥头大耳,下巴都有好几个,血脂都高五倍了。

其实和尚也就是出家修行的人,和在家修行的一般无二。倘若不是有人想贿赂菩萨,也不心甘情愿拿钱供着,和尚早就跑得一个也无。谁会愿意像特雷沙嬷嬷呢?

还俗不难,只要发表一个口头声明,于是舍戒。

和尚也是人,对伐?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9)

菩萨多如恒河沙数,于是佛教被人称为“象教”。

偶像崇拜,当然要有偶像,于是一个一个泥塑木雕出来。做出来了放在露天风吹日晒也不对,于是盖了庙宇。啊,宏大巍峨。佛象和和尚住在寺庙里,也有的和尚不知道住在哪里。

也有的佛象顺着山岩凿就,太大,造不出这么大的寺庙遮风挡雨,终究不是好事,一不小心就给塔利班炸掉了。

机构冗宕,佛像多,单单罗汉就有五百个。还要不断增设,不然忙不过来。所以济颠也被招收进佛的干部队伍,名号为降龙罗汉。关羽也因其忠勇成了偶像,似乎是负责分管警察一条线的,香港的警局里供着,专门保佑条子。

还有一个大清国的乾隆爷有趣,自己觉得起码也应该是个菩萨,于是也请人按照自己的龙颜塑了一尊罗汉,挤在罗汉堆里排排坐、吃果果。

后来西学东渐,基督教进行文化侵略,眼看着一天天坐大,怎么办呢?索性把耶稣也塑造成一个罗汉。这种行径是很有中国特色的,把你拉进来。于是西方信徒的父,只是区区中华的一个普通罗汉。中华胜利了。万岁!

对了,这个怎么可以不提呢?罪过罪过啊。好一个财神菩萨赵公明哪,赵财神爷黑面黑口法力无边,群魔慑服,小人横事不敢来犯,商家生意兴隆,财源广进。又有一说,还有文财神,还有福禄寿三星,面貌都很委婉。一并提及,不敢疏漏。

佛像太多,搞不清。一概上香,都是不能得罪的。南无阿弥陀佛。

而且寺庙也不断增加,这叫做开发旅游景点,发展第三产业。寺庙怎么旅游呢?当然是上香、磕头、捐善款,这个中国老百姓都懂的。进庙宇和进衙门一样的,终归是花钱消灾。

不但老百姓懂,官员也是懂的,每年大年初一按职位高低进庙撞钟祈福。无神论者进庙撞钟、拜佛、上香,不是寺庙不大对头,就是无神论者不大对头。

当然,寺庙也专门要为官员大人祈福,横幅拉得啪啪的,和尚们不要忒懂啊!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10)

中国人说,人死如灯灭。法国人唱,生命是风中之烛。

虽然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对于生命的理解倒是差不多或者一样样的。全世界总有人没事喜欢瞎想八想、没事找事,为了解决生命的终极意义,就有了宗教和信仰。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有时不得不接受外来文化,但是坚决不肯全盘西化或者东化。而且能在无形中将其消解、同化、变通、颠覆,直至彻底改头换面,成了一个莫名奇妙的怪异。

大凡外来文化、外来主义,只要进入这个酱缸,莫不如此。冥顽不化得吓死人。

这就是一贯的改革而且开放,譬如达摩东来,一苇渡江给南瞻部洲带来了佛教,这个佛教初来乍到的时候肯定是视之为洪水猛兽的,看不惯。当然就要对其改革,怎么改呢?想象能力和创新能力有限,只能按照现世通行的规则改。西方极乐世界和天庭慢慢就成了一个精神朝廷,菩萨就是冥冥中看不见的各级官员、行政人员以及执法人员。

对于朝廷和官员,有的人一贯的行之有效的策略就是,拍马献媚,市忠邀宠。倘若能在这拍马献媚市忠邀宠中获取些许好处,那是何等的智慧,何等的聪明,何等的文化。如果没有好处呢?起码也买个平安。不吃亏的。

对于朝廷的策略顺理成章地转移到了应付天庭,于是烧香拜佛,佛教兴起。烧香拜佛的起心动念,自然少不了打一些小九九的算盘:发财啊、中举啊、当官啊、免灾啊、等等等等。

至于佛教的教旨要义,那就不去管了。且先把菩萨哄好了再说,但求大家相安无事。

如果真的参透了佛教要义,逢佛杀佛,那是万万不可以的。这个人一定疯了,大家等着看他倒霉吧,下地狱啊。

唉,不管如何,在找不到其它办法以前,大家还是来上香吧,南无阿弥陀佛。当然,也不妨为了下面的理由上香:

上香,为了所有迷失的、痛苦的、屈辱的灵魂。

上香,为了这个多灾多难看不清方向自己绊倒自己的民族。

上香!我佛慈悲,为了将来不要再为上面的理由上香而上香!南无阿弥陀佛!

(华夏快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