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杨恒均:德国为什么没有唐人街

f090709101
资料图片:杨恒均先生2009年7月在布拉格。(摄影:黄频/中欧社)

深圳市发言人向媒体表示,治安高危人员是指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和对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说真话,我对此话并无异议,但却不能不让我想起多少年前流落异乡的华人们,在那些白人眼里,那些“运猪仔”与偷渡而来的中国人绝对是形迹可疑的,而且,实事求是地说,由于机会不均等,生存条件远不如当地人(白人)的华人群体,犯罪率确实高于主流社会。好在这些年下来,他们没有被驱赶回中国,而等来了主流社会与国家拥抱的价值观的变化,平等与自由的人权最终让华人们不再受歧视,让世界各地都有了令人骄傲的唐人街。

悉尼是世界上最美的城市,悉尼最美的地方少不了情人港旁边的唐人街。可唐人街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始终无法忘记英语里的一句习惯用语:“把你丢在唐人街”——西方家长们常常用这具话来威吓不听话的小孩子。由这个习惯语可知,那时的唐人街脏、乱、差不说,还是犯罪者的天堂。看看今天的唐人街,变化真大啊,我为了停车,找了整整20分钟,而悉尼其它的市区景点,可没这么热闹哦。

这是悉尼华人的骄傲,也是澳洲人的骄傲。唐人街的历史并不悠久,却不乏心酸的故事。当初背井离乡来到澳洲的华人,受到歧视,不能享受和澳洲白人一样的人权与机会,语言不通,没有工作,只能居住在简易的棚子里和便宜的出租屋,能够找块地集中在一起开个洗衣铺、小食店,互相照应,几乎是最低的标准……

昨天在唐人街参观里提前庆祝我生日时,我又想起唐人街的故事。触动我想起这件事的是悉尼一份华人报纸上刊登的消息:深圳迎大运驱赶八万“治安高危人员”,身边的人问我怎么看,我说,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八万人是个什么概念?

世界上并不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唐人街,德国有15万华人,却没有唐人街,成为西方国家里的异类。其实,早在19世界末期,德国汉堡就出现过“小中国”,就是早期的唐人街。20世纪初,尤其是1921年中国领事馆建立时,圣保利区就集中了2000多名华人,唐人街开始形成。1933年希特勒上台后为了利用中国,华人到德国受到了鼓励。可1938年后,希特勒开始推行“纯净德国血统”的政策,对其他所谓“劣质民族”开始清洗,在经济上政治上都处于劣势的华人,自然遭到迫害与清洗。1941年后,纳粹德国竟然以诸如“通敌”、“私藏鸦片”、“贩卖女人”等等怀疑罪名强迫中餐馆与杂货店关门,并大肆驱赶逮捕华人,不少华人被赶走,还有一些在纳粹监狱里被活活折磨死……德国,希特勒的德国,让唐人街走开……

八万人是什么概念?作为一名生活在南方的中国人,我非常理解一个城市的治安好坏确实与流动人口以及一些“治安高危人员”有关,说真话,如果一个城市能够清除所有无业游民,把“群众”举报的可疑分子都赶出去(当然是没有深圳户口的),“治安”一定会好很多,但那种治安,却总有让人不安的地方……

深圳市发言人向媒体表示,治安高危人员是指无正当理由长期滞留深圳、行踪可疑和对社会治安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现实威胁的人员——说真话,我对此话并无异议,但却不能不让我想起多少年前流落异乡的华人们,在那些白人眼里,那些“运猪仔”与偷渡而来的中国人绝对是形迹可疑的,而且,实事求是地说,由于机会不均等,生存条件远不如当地人(白人)的华人群体,犯罪率确实高于主流社会。好在这些年下来,他们没有被驱赶回中国,而等来了主流社会与国家拥抱的价值观的变化,平等与自由的人权最终让华人们不再受歧视,让世界各地都有了令人骄傲的唐人街。

我并不想拿深圳“治安高危人员”与当年的华人相比,我只是在想,那八万被驱赶(或者说,觉悟高得一看到深圳出台规定就自觉离开深圳的中国人),他们到哪里去了?犯罪分子当然应该抓起来,但没有犯罪的,就应该赶出深圳,赶到中国其它的地方?这个说起来,总觉得不太合乎逻辑,如果把他们赶到国外,或者赶进海里,反而更合理一些。毕竟,深圳也是中国,中国包括深圳啊。

全国像深圳这样的城市可不在少数,如果每个城市都效仿深圳,那被赶的人会有多少?我算不出来,八万这个数字已经让我头昏脑胀了。再说,我今天过生日,也不愿意深思这些不愉快的事儿。

对了,按照概率计算,八万人中,同一天过生日的大概在200人左右。这就是说,今天和我一起过这个生日的,那被驱赶的八万人中,会有200人左右——

我祝他们生日快乐,也请你祝我们生日快乐吧!

谢谢各位。

杨恒均 2011年4月18日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