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时报社评:西方给艾未未的庇护太特殊

p110408102-1

艾未未案发生以来,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的批评达到新的高潮。艾未未作为中国公民,他受到的西方庇护非常特殊。这种干预突破了外界对中国法律应有的最起码尊重。原因大概只有一个,艾未未在中国从事了政治对抗活动。

中国近年流行起一个词:公共知识分子。这些人中有不少崇尚批判,乐于发表针对政府的对抗性意见。一些艺术家也有这种倾向,艾未未是其中的代表。除了极个别人因触犯法律受到监禁外,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仅享有自由,一些人一直试图让自己的自由超越普通公民。他们中的不少人拥有相当不错的社会公共位置,有的甚至名利双收。而中国的政治宽容显然处于过去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时期。

环球时报社评:西方给艾未未的庇护太特殊 (2011-4-17)

艾未未案发生以来,西方国家对中国人权的批评达到新的高潮。艾未未作为中国公民,他受到的西方庇护非常特殊。这种干预突破了外界对中国法律应有的最起码尊重。原因大概只有一个,艾未未在中国从事了政治对抗活动。

西方这样做的动因在此不再论及,但西方在把此案彻底政治化,这一点是必须捅破的。西方舆论反复说中国警方拘押艾未未“在程序上不合法”,并以此引导中国国内有对抗情绪的人。其实西方根本没在同中国谈法律,它们发起的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政治游戏。

我们不是法律问题专家,在艾案细节不明的情况下,我们尤其不便对程序的合法性问题妄加评论。但我们认为,中国司法的整体严谨性目前还不能说理想,艾未未案处在这一大环境中,对艾案程序合法性的讨论,不应脱离这一大环境。但像艾未未这样的人可以“失踪”的年代已是遥远的过去,可用假罪名对付他的时代也早已结束。即使有人揣测艾案程序上有漏洞,也应在法律程序范围内进行讨论,西方和国内少数人在将艾案的法律程序讨论引向政治对抗。

西方及国内少数人在推动社会形成这样的结论:中国政府在迫害“民主人士”。那么真实情况是什么样的呢?

中国近年流行起一个词:公共知识分子。这些人中有不少崇尚批判,乐于发表针对政府的对抗性意见。一些艺术家也有这种倾向,艾未未是其中的代表。除了极个别人因触犯法律受到监禁外,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不仅享有自由,一些人一直试图让自己的自由超越普通公民。他们中的不少人拥有相当不错的社会公共位置,有的甚至名利双收。而中国的政治宽容显然处于过去我们想都不敢想的时期。

看看被拘押前的艾未未吧,他的媒体曝光率和知名度都高于中国的很多艺术家,而他获得这一切,其中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政治对抗言行。这甚至促进了他的艺术品推销。其实,中国一些社会名人把“批评政府”当成了有利可图的手段,他们并不认为这对自己是危险的。

渲染今天的中国大搞“政治迫害”是错误的,民主在中国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趋势,而不是在逐渐萎缩。整个中国社会对民主持积极的态度,但这不意味着有些人可以用“推动民主”的名义做任何事,也不意味着西方可以为我们制定民主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艾未未案被炒得如此之大,是不正常的,西方在以此攻击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试图摧毁中国法律的权威。艾未未案的调查据报道已依法展开,可以预见,西方不会认同中国法院对艾未未的任何判决,他们试图把这件事变成西方价值观压垮中国价值观的一个案例,确立中国司法对西方法律精神的从属地位。

西方与中国的政治摩擦已进行过无数轮,用“异见人士”的案例攻击中国,西方做得最娴熟,他们有一系列术语和看似精致的道理等着我们,试图把我们绕进去。在西方如此强大的蛊惑面前,保持清醒和坚定将是对我们的长期考验。很多小国的司法主权都在西方面前折腰,但中国不行。无论还有多少瑕疵,我们都必须走一条自己的路。

香港大公报:艾未未挑战「三底线」 (本报记者景文,2011-4-14)

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引发各界高度关注。很多人在问,为什麽要对他进行调查,此事又为何激起如此大的反响?

艾未未之父艾青,诗风淳朴,经典名句「为什麽我的眼裡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被广为传诵。作为大诗人之子,艾未未身上无形地被罩上一层光环。

游走于艺术与政治之间

艾未未有在国外生活多年的经历,名人之后的家世,又标榜先锋实验的行为艺术,积聚了一定人气,特别是受到某些西方国家欢迎。在对艾未未依法调查之后,一些国家政要纷纷表态,向中国施加压力。不难看出,某些势力一直对艾未未有所期待,希望把艾塑造成某种指标性人物,充当「领头人」角色来对抗中国政府。而一旦中国有关部门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进行调查,他们就会跳出来叫嚷中国打压「政治异见人士」,藉此攻击中国人权状况和司法制度。

从艾未未的所作所为看,他绝非单纯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西方的薰陶习染,使其精于乔装打扮,也颇具「防侦察」的意识。他在参与组织非法游行并拍得所需照片后,会不失时机地离队或远远观望,以逃脱执法部门的处置。他的深宅大院,院牆防护极为「专业」,许多房间几乎没有窗户。他惯于藉「行为艺术」之名,溷淆艺术和非艺术的边界,溷淆行为艺术和政治鼓动的边界。而当今社会运动往往藉行为艺术的名义,实质就是政治活动,而不是艺术家的行为。

艾未未在Twitter上不断发表攻击内地政治制度的言论:「人大、政协是货真价实的山寨版的党代会」,又评价中东北非动盪「只用了18天,一个执政了30年并且看上去是和谐与稳定的军人政权就倒台了。这东西(中国政府)已经存在60年了,可能需要几个月吧。」

自诩为「玩」行为艺术的「艺术家」,艾未未企图不断变换手法,玩政治、玩法律、玩感情、玩良知,还想充当中国社会的「判官」。而一些人对艾未未的关注和同情,多是出于对其犯罪事实真相不明,及他刻意营造的非主流形象。内地社会日趋开放多元,允许公民表达独立见解,没有人会因言获罪,但也没有人有权挑战法律底线,玩火者必自焚。

「艺术家」也不能超越法律

内地有关执法机构对艾未未展开调查是正当的,任何人涉嫌偷漏税都自然应当接受调查。正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相信有关部门的调查会依法进行,「不会枉也不会纵」。

艾未未不是普通所谓「异见人士」,在挑战法律底线的同时,也在挑战公序良俗的底线,重婚、私生子显然有悖于东方文化伦理。他那过于张扬、恣纵并得到家人默契的私生活问题,只要不进入公众视线,不触犯法规,有兴趣的人不会太多。而刻意在网上传播迹近淫邪的裸照已超出私人范畴,民众和负责任的政府不会听之任之。毕竟还要对下一代负责,不允许毒害青少年。

艾未未挑战了作为公民的三条红线─法律底线、公序良俗底线、道德良知底线。任何艺术不能超越法律,任何艺术家也不可能脱离法律约束,不管其地位有多高,名气有多大。

大诗人艾青生前对祖国、人民挚爱之深,感染了几代人。令人扼腕的是,哲人风范在其哲嗣身上,竟荡然无存。汶川地震,举国同悲,艾未未竟然搞亵渎、令人作呕的行为艺术;想必九泉之下的艾青也要叹息。艾未未愧对其父的英灵。

艾未未本人藉行为艺术搞政治,又想以艺术名义为其违法行为免责,什麽事都要干,却什麽法律约束都不受,天下没有这样便宜的事。这在任何法治社会,自然都是不可能被允许发生的。如还有良知,艾未未不妨自省:你的「前卫」已经走到背叛家国同胞的地步了。

西方某些人企图把一个挑战法律、公序良俗、道德良知底线的人塑造成对抗中国的「领头羊」,为其大声叫好、鼓劲,在普通中国人眼中未免觉得搞笑。他们这一番鼓噪显然又打错了算盘。(来源: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11/04/14/BJ-1363126.htm)

是谁在严重违背法律精神(环球时报,2011年4月8日)

中国警方7日对外表示,艾未未正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警方调查,一些西方媒体在第一时间质疑中国警方的说法,坚持用自己的逻辑解读并试图影响中国。

此前西方舆论不顾艾未未家属及境外媒体都知道艾未未被警方拘押的事实,一直称艾未未“失踪”,用这个词的特殊含义将中国政府比喻成“绑架者”。现在他们又先于中国法庭的调查断言“涉嫌经济犯罪”不能成立,宣称这种调查“非法”,但恰恰是他们的做法,在严重对抗基本法律精神,是试图制造“民主斗士”法律上的“神圣不可侵犯性”:只要他们在中国从事政治对抗活动,他们就可以超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拥有“豁免权”。

美德等国官方6日再次就“人权”公开指责中国,韩国光州市市长也公开干预艾未未案件,就像是“中东革命”以来欧美国家对外干涉“刹不住车”,他们对艾未未事件指手画脚的随意样子达到了一段时间以来少见的地步。

艾未未被拘押,说到底是中国每天大量司法案件中的一个,它的审理公正性不会与中国所有案件公正执法的平均值有很大差距。中国法律在保障这个13亿人口大国的基本秩序,在保障中国民生、各种制度建设等人权促进元素的平衡发展,也在保障能够产生购买美国国债的那些外汇的经济秩序。中国法律是一个整体,对艾未未案的围攻是对中国法律的全盘否定。这和西方纠集一群人烧中国最高法院的大楼没什么两样。

中国法律是这个国家的骨骼,西方试图影响艾未未案的审理,就像要给这个骨骼加上电动装置,遥控器握在他们的手里,让中国成为大而听话的玩偶。举望当今世界,这样的小玩偶已经比比皆是。

中国是安全的,否则“自由惯了”的艾未未也不会从美国回到中国,西方的外交官、商人也不会把中国当成“最适合发展”的地方之一。但安全的地方都有一个特点:它只对守法者是安全的,对喜欢“玩玄的”人来说,安全会有底线。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警方调查不意味着他肯定就能被定罪,但他是否有罪应当去法庭上说,西方的外交和舆论压力不应成为是否给他定罪的筹码。

中国早已过了出重大冤案的时代,少数人觉得冤,一是贪官,认为自己虽贪却有功,二是少数所谓“政治异见人士”,认为中国的法律本身就是非法的,因此对他们来说“什么都不是”。艾未未曾说,中国人处在一个“黑暗”、“疯狂”的时代,这不是大多数中国人对自己祖国的感受。

艾未未如果被最终认定在经济上犯罪,这和他是否宣扬“民主”无关,如果硬要扯上点关系,那就是任何人从事政治活动,屁股更要干净些。如果被证明他无罪,对他的无条件释放也应超越政治,如果也要扯上点关系的话,那就是,当局今后抓任何涉嫌犯罪的公众人物都应更谨慎,证据须十分充足。

艾未未案是他个人的人生大事,出于对他个人的同情,我们期望他能过这一关。从全社会的角度看,我们相信这不可能是中国的一件大事,无论艾未未案的结局如何,中国都将前进,社会很快会把这件事忘掉。

法律不会为特立独行者弯曲(环球时报,2011年4月6日)

被称为“前卫艺术家”的艾未未据信近日被中国警方“带走”,西方一些国家的政府和“人权机构”迅速出面干预,要求中方立即释放艾未未,并将此事上升为中国“人权恶化”,艾未未则被称为“中国人权斗士”。

在没搞清楚真相的情况下,就将中国司法的一个具体案例上纲上线,并用激烈的评论攻击中国,这是对中国基本政治框架的轻率冲撞,也是对中国司法主权的无视。西方这样做,是故意把一个简单的案例放到国家政治甚至国际政治的不相称位置,扰乱中国社会的注意力,并试图修改中国公众的价值体系。

艾未未是近年来十分活跃的“行为艺术家”,也常被称“前卫艺术家”,是中国社会的特立独行者。他反艺术传统,喜欢出“惊人之语”和“惊人之举”,也喜欢在“法律的边缘”活动,做一些普通人搞不太清楚“算不算法律上出格”的事。4月1日他出境取道香港去台湾,有报道称他“手续不全”,具体情况不详。

由于艾未未喜欢我行我素,经常干“别人不敢干”的事,而且他的身边聚集了一些类似的人,他本人大概清楚,他很多时候离中国法律的红线不远,或许他喜欢这样的感觉。客观说,在如何对待他这样的人的问题上,中国社会的经验并不多,法律的判例也不多。但只要艾未未不断“往前冲”,他有一天“触线”是很可能的事。

十三亿中国人中,有几个艾未未这样的桀骜不驯者,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艺术可以强调无数例外,法律却强调对例外行为的限制和管束。没有艾未未这样的人,或法律不给他们的“突破”设立边界,这样的中国都是不真实,也不可能存在的。

西方在无视中国司法运行的复杂环境,也无视艾未未个人行为的复杂特点,将他“被带走”这件事,用一句简单的政治口号说成是中国的“人权恶化”。“人权”真成了西方政客和媒体手里拎的一桶漆,见什么抹什么,他们在抹掉这个世界各种细致的分辨率。

“人权”这么基本的概念,被西方搞成了仿佛同中国如此伟大的经济与社会进步互不相容的东西,这是天大的笑话,也是西方在所谓“人权”问题上向中国施压时,遭到中国民众厌恶的根本原因。中国的民生在发展,公权力受到的监督越来越多,公众通过互联网发表意见蔚然成风,这些都是能抹杀的吗?艾未未一个人的际遇,包括其他几个中国特立独行者的际遇,与中国的人权发展和进步,根本就摆不到同一个天平上。

艾未未“被带走”的具体事情估计很快会明了。但总的说来,艾未未如果选择与普通人不同的对法律的态度,法律不会因为西方舆论的批评,就在一些“特殊的人”面前绕弯,做让步。历史将对艾未未这样的人做出评判,在这之前,他们有时会为自己的特殊选择付出一些代价,这在任何社会里都是一样的。中国作为一个整体在前进,任何人都没有权利让整个民族去适应他个人的好恶,这跟是否尊重少数人的权利是两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