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德孤的小岛:看艾未未事件,谈文革和贪腐合流

p110407115

文革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个国家好不容易从文革的废墟中站起来了,经过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司法制度,怎么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艾未未就要把这个司法制度给毁了呢?

最近中国大陆发生了一件举世瞩目的人权事件和司法事件:艾未未事件。艾未未在北京机场离境赴香港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士带走,几天没有下落,害得其七十八岁老母在互联网上登寻人启示。

后来官方媒体证实艾未未被抓,起先说是因离境手续不全,后来又说他涉及经济问题。最近官方媒体又在炒作,说艾未未涉及抄袭,逃税,婚外情,等等,总之是五花八门,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连日来,新华社,环球时报等官方媒体,加上某些被中国官方渗透的境外网站都对艾未未狂轰烂炸,多数都是颠倒黑白,混淆视听,议论什么他的艺术算不算艺术什么的,似乎非要把他搞臭不可。

艾未未何许人也?他是中国著名的革命诗人艾青之子。他是个著名艺术家,现任中国艺术文件仓库艺术总监。他活跃于建筑、策展、摄影、电影,以及社会文化评论。

他的作品曾经在美国,德国,等多国展览。他曾在美国居留与工作,曾经与瑞士建筑事务所赫尔佐格和德梅隆(Herzog & de Meuron)合作,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担任国家体育场“鸟巢”的艺术顾问。

他积极参与国内的维权活动,对各种腐败势力和事件进行调查。他关注过并深入调查的事件有:毒奶粉事件,四川汶川地震中因豆腐渣建筑工程致死的学生及人数,声援被迫害的维权人士,等等。

因为维权行动,艾未未曾受到政府的软禁和身体伤害,包括为成都维权人士作证而曾经被当地警察殴打,打到脑子里出血。看来他得罪了某些权贵,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然而,最近官方媒体对艾未未的狂轰乱炸,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让人们不寒而栗。我想起了文革,想起了刘少奇。当年搞刘的时候不就是这样把他搞臭的嘛,什么叛徒,内江,工贼等等罪名不就是靠媒体给加上去的嘛。

中国号称是法治国家,法治国家是这样执法的吗?抓了艾未未,在法庭没有判决之前,艾未未应该是清白的,是无罪的,你官方新华社凭什么给他来个未审先判?

要是在真正的法治国家,至少也要顾及程序上的正当合法。而媒体的这种行为就是干预司法公正,是犯罪,是要被起诉的。

作为警方,你抓了艾未未,连基本的通知家属这样的事情都懒得去办,害得他的老母到处发寻人启示,非法禁锢,不让见律师,不让见家属,等等,这本身就是不按规矩办事,知法犯法。

现在是法治社会,就算你是官方,是警察,是政府,你也得依法办事,依法执法。

据有关媒体报道,警察是先抓了艾未未再去抄家的,抄他的工作室的,看来在抓之前还没有拿到什么具体证据。这让我想起文革抄家的事。

文革过去这么多年了,这个国家好不容易从文革的废墟中站起来了,经过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逐渐建立起了自己的司法制度,怎么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艾未未就要把这个司法制度给毁了呢?

抓一个艾未未非常的容易,搞臭他也不难,但是代价将是十分巨大的,是什么呢?是中国当局的信誉,不仅仅在境外,国外的信誉,同样在中国老百姓中的信誉你都给毁了,你将失去民心。同时毁掉的是中国的人权记录和中国的整个司法制度。

我在拙文《文革情节》一文里说过,现在社会上充斥着文革情结,人们的思维方式,特别是当官的人的思维方式,管理理念,价值观,都带有浓厚的文革色彩。这次的艾未未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文革事件,现在只差没有给艾未未戴上高帽子,让他坐喷气式飞机接受游街批判了。

艾未未到底得罪什么人了?毫无疑问,他得罪了部分权贵集团,我们看看,他的维权都做了些什么?

2008年12月5日,艾未未发起了公民调查志愿者活动,对512大地震遇难的学生的具体数据(学校、姓名、年龄、班级、家庭住址、家庭联系方式)进行调查,截至2010年3月,公民调查共找到5212名遇难学生名单。

2009年8月12日,艾未未与公民调查志愿者等11人应谭作人律师邀请,作为证人前往成都准备出庭,当天凌晨在安逸158酒店遭到成都警方的拘禁和殴打。艾未未在成都被警察殴打后一直处于头疼中。该过程拍摄成纪录片《老妈蹄花》并上传至互联网。2009年9月14日,艾未未在德国慕尼黑美术馆布展期间,头痛加剧,被送到德国慕尼黑大学医院,经诊断为“重挫造成的外颅与脑体间大面积出血”,医生建议立即进行颅创手术,手术获得成功。

2009年10月开始,艾未未发起的“公民调查”向中央、四川省级、县市级以及基金会等100多家不同政府机构申请公开512完整的信息,包括灾情核查、捐款使用明细、坍塌校舍调查报告、遇难师生具体情况等近万条信息,但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复。2009年11月,艾未未的女助手从北京搭机到日本东京成田国际机场探望并采访因被上海当局拒绝返国而滞留于机场管制区内的维权人士冯正虎,并将过程剪辑成记录片《冯正虎回家》。

2010年4月6日,艾未未前往成都金牛区西安路派出所报案,要求警方对其在2009年8月12日被殴打事件立案侦查。 5月4日,艾未未工作室完成纪录片《美好生活》并上传网络。该片记录了冯正虎回家的故事。 5月6日,发布历时近两年,艾未未工作室对杨佳案的全程纪录片,《一个孤僻的人》及其副本《王静梅》。 5月12日,发布纪念“512地震遇难学生”的《念》。

本来他所做的这些都是非常正当合法的事情,对中国公民社会的觉醒,对推动社会的进步是有很大帮助的事情。

毫无疑问,这些被他和他的同伴们调查的那些权贵们,这些贪腐集团,心虚了。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玩起了贼喊捉贼的把戏,试图通过媒体先把艾未未搞臭再说。

现在这些当权者们,都是文革过来人,对整人这一套可以说是驾轻就熟,熟门熟路。这就是文革和贪腐的结合。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是既得利益的维护者,又是进一步深化改革的绊脚石。

这些贪腐集团利用改革的不完善,从改革中捞取非法利益;利用制度的不完善,尤其是对他们手中权力的监督的缺失,欺凌百姓。那些四川地震中的一座座豆腐渣学校就是他们的杰作;那些毒奶粉也是他们的杰作。

他们惧怕艾未未那样的维权人士,他们怕艾未未维权维到他们自己头上来;他们也惧怕进一步深化改革,他们怕深化改革会革掉他们的既得利益。

于是,他们利用当前社会上的民怨,利用重庆等地唱红歌的声势,妄图用文革那一套整人,用文革保护贪腐,用文革对抗改革。

他们表面上是维稳,实际上是维护他们自身利益,也就是他们的贪污腐败。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同样的,艾未未这样的维权人士也是不惜生命,你看,他被警方打到头破血流也不放弃,这就是官方媒体所指责的所谓“特立独行”。我曾经有一文《维稳不惜代价,维权不惜生命》分析过这样的现象。

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文革可以和贪腐相结合。他们是邓小平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邓小平自己可能没有料到的是,这部分改革的收益者们会葬送了他邓小平的改革。

眼下的中国大陆,改革已经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了,像及了1992年,比1992年那时候的情况还要复杂,还要难上不知多少倍。

那个时候还有铁腕人物邓小平在,他还可以南巡。

当然,就算有他老人家在,北京的顽固派在当时也是不买账的。要不是当年邓小平撂下“谁不改革谁下台”这样的狠话,要不是当年上海解放日报等南方报纸率先报道邓小平南巡讲话,造成一种舆论攻势,就像北伐战争一样,从南向北挺进,讨伐北京的顽固集团,当时的北京当权者们是不会投降的。

现在,邓小平不在了,没有那样的改革强人了,要对付这样的文革与贪腐的合流将会十分困难。

然而,文革的复辟和贪腐的合流对中国大陆的危害将是十分巨大的,甚至比单单的文革的危害还要大。

当然,在媒体,网络上,也不乏有识之士,国内媒体也有。相信体制内体制外都有不少改革的有识之士,他们对当前局势是忧心忡忡的。包括温相,他知道得最清楚,讲得也最明白。他多次呼吁政治体制改革,说不改革将会是死路一条,说得多好!

这次艾未未事件中,也出现了一些混乱。官方媒体报道说艾未未涉及经济问题,后来又删除这样的报道。外交部发言人也同样说艾未未涉及经济问题,后来外交部的记录上也同样删除这样的话。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就算在当局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也在拉锯,文革贪腐的合流和改革势力在拉锯。结果会如何,现在还不知道,目前还看不到天亮,黑夜也许还很漫长。。。

但是,如果只是靠打,靠压,靠一味的打压,是坚持不了多久的。。。我想,这是被历史反复证明过的。

1976年的文革,那个时候已经难以为继了。当时的结束靠的是华国锋的四两拨千斤,那是中国百姓的运气,当时扭转乾坤的代价是十分的小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多次发文纪念华国锋的原因。

现在的中国人,还有没有这样的运气,有没有这样扭转乾坤的人才,恐怕就只有天知道了。。。

令人遗憾的是,艾未未为那么多人维权,现在他自己遭殃了,谁又能为他维权呢?唉,不记得是谁说过,这年头,落井下石的人多的是,雪中送炭的可没几个。

在本文结尾,附上一篇古文《深虑论》,对有些人整天疑神疑鬼,看到艾未未这样的人,好像都要推翻他的政权似的。其实,这些可爱的百姓,都是为了这个国家好,这个政权好呢。此文甚易,无需译文。

《深虑论》

虑天下者,常图其所难,而忽其所易;备其所可畏,而遗其所不疑。然而祸常发于所忽之中,而乱常起于不足疑之事。岂其虑之未周与?盖虑之所能及者,人事之宜然;而出于智力之所不及者,天道也。

当秦之世,而灭六诸侯,一天下;而其心以为周之亡,在乎诸侯之强耳。变封建而为郡县,方以为兵革可不复用,天子之位可以世守;而不知汉帝起陇亩之匹夫,而卒亡秦之社稷。汉惩秦之孤立,于是大建庶孽而为诸侯,以为同姓之亲,可以相继而无变;而七国萌篡弑之谋。武宣以后,稍剖析之而分其势,以为无事矣;而王莽卒移汉祚。光武之惩哀平,魏之惩汉,晋之惩魏,各惩其所由亡而为之备;而其亡也,皆出其所备之外。

唐太宗闻武氏之杀其子孙,求人于疑似之际而除之;而武氏日侍其左右而不悟。宋太祖见五代方镇之足以制其君,尽释其兵权,使力弱而易制;而不知子孙卒因于夷狄。此其人皆有出人之智,负盖世之才,其于治乱存亡之几,思之详而备之审矣;虑切于此,而祸兴于彼,终至于乱亡者,何哉?盖智可以谋人,而不可以谋天。良医之子,多死于病;良巫之子,多死于鬼;彼岂工于活人而拙于活己之子哉?乃工于谋人而拙于谋天也。

古之圣人,知天下后世之变,非智虑之所能周,非法术之所能制;不敢肆其私谋诡计,而惟积至诚、用大德,以结乎天心;使天眷其德,若慈母之保赤子而不忍释。故其子孙,虽有至愚不肖者足以亡国,而天卒不忍遽亡之,此虑之远者也。夫苟不能自结于天,而欲以区区之智,笼络当世之务,而必后世之无危亡,此理之所必无者也,而岂天道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