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香港大公报:艾未未挑战“三底线”

p101108101
资料图片:让当局坐卧不安的艺术家艾未未。

西方某些人企图把一个挑战法律、公序良俗、道德良知底线的人塑造成对抗中国的「领头羊」,为其大声叫好、鼓劲,在普通中国人眼中未免觉得搞笑。他们这一番鼓噪显然又打错了算盘。

艾未未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调查引发各界高度关注。很多人在问,为什么要对他进行调查,此事又为何激起如此大的反响?

艾未未之父艾青,诗风淳朴,经典名句「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被广为传诵。作为大诗人之子,艾未未身上无形地被罩上一层光环。

游走于艺术与政治之间

艾 未未有在国外生活多年的经历,名人之后的家世,又标榜先锋实验的行为艺术,积聚了一定人气,特别是受到某些西方国家欢迎。在对艾未未依法调查之后,一些国 家政要纷纷表态,向中国施加压力。不难看出,某些势力一直对艾未未有所期待,希望把艾塑造成某种指标性人物,充当「领头人」角色来对抗中国政府。而一旦中 国有关部门依法对其涉嫌犯罪进行调查,他们就会跳出来叫嚷中国打压「政治异见人士」,藉此攻击中国人权状况和司法制度。

从 艾未未的所作所为看,他绝非单纯是一个行为艺术家。西方的熏陶习染,使其精于乔装打扮,也颇具「防侦察」的意识。他在参与组织非法游行并拍得所需照片后, 会不失时机地离队或远远观望,以逃脱执法部门的处置。他的深宅大院,院墙防护极为「专业」,许多房间几乎没有窗户。他惯于藉「行为艺术」之名,混淆艺术和 非艺术的边界,混淆行为艺术和政治鼓动的边界。而当今社会运动往往藉行为艺术的名义,实质就是政治活动,而不是艺术家的行为。

艾未未在Twitter上不断发表攻击内地政治制度的言论:「人大、政协是货真价实的山寨版的党代会」,又评价中东北非动荡「只用了18天,一个执政了30年并且看上去是和谐与稳定的军人政权就倒台了。这东西(中国政府)已经存在60年了,可能需要几个月吧。」

自 诩为「玩」行为艺术的「艺术家」,艾未未企图不断变换手法,玩政治、玩法律、玩感情、玩良知,还想充当中国社会的「判官」。而一些人对艾未未的关注和同 情,多是出于对其犯罪事实真相不明,及他刻意营造的非主流形象。内地社会日趋开放多元,允许公民表达独立见解,没有人会因言获罪,但也没有人有权挑战法律 底线,玩火者必自焚。

「艺术家」也不能超越法律

内地有关执法机构对艾未未展开调查是正当的,任何人涉嫌偷漏税都自然应当接受调查。正所谓「食得咸鱼抵得渴」。相信有关部门的调查会依法进行,「不会枉也不会纵」。

艾 未未不是普通所谓「异见人士」,在挑战法律底线的同时,也在挑战公序良俗的底线,重婚、私生子显然有悖于东方文化伦理。他那过于张扬、恣纵并得到家人默契 的私生活问题,只要不进入公众视线,不触犯法规,有兴趣的人不会太多。而刻意在网上传播迹近淫邪的裸照已超出私人范畴,民众和负责任的政府不会听之任之。 毕竟还要对下一代负责,不允许毒害青少年。

艾未未挑战了作为公民的三条红线─法律底线、公序良俗底线、道德良知底线。任何艺术不能超越法律,任何艺术家也不可能脱离法律约束,不管其地位有多高,名气有多大。

大诗人艾青生前对祖国、人民挚爱之深,感染了几代人。令人扼腕的是,哲人风范在其哲嗣身上,竟荡然无存。汶川地震,举国同悲,艾未未竟然搞亵渎、令人作呕的行为艺术;想必九泉之下的艾青也要叹息。艾未未愧对其父的英灵。

艾未未本人藉行为艺术搞政治,又想以艺术名义为其违法行为免责,什么事都要干,却什么法律约束都不受,天下没有这样便宜的事。这在任何法治社会,自然都是不可能被允许发生的。如还有良知,艾未未不妨自省:你的「前卫」已经走到背叛家国同胞的地步了。

西方某些人企图把一个挑战法律、公序良俗、道德良知底线的人塑造成对抗中国的「领头羊」,为其大声叫好、鼓劲,在普通中国人眼中未免觉得搞笑。他们这一番鼓噪显然又打错了算盘。

(景文)

评论

  • 匿名 说:

    即使艾未未是九流艺术家又如何?就该凭此被关起来?(香港苹果日报)

      迄今,北京当局对艾未未(专题)所犯何罪,讳莫如深,而披露最多的新华社报道和《环球时报》社论,都只是从道德、艺术水平去抨击艾未未(专题)。

      新华社指艾未未(专题) 剽窃另一艺术家岳路平的灵感,又指艾未未的作品并不独特,内地艺术工作者经常认为其成就属三流,是业余艺术家。或许艾未未的艺术作品真的不济,只属三流水平,并有抄袭之嫌。但「上帝的归上帝、西泽的归西泽」,其艺术水平高低与被捕何关?这些争议,艺术界自有评断。梵高画作的水平如何,难道要政府评定?毕加索的画属三流之作,就该把他关起来?

      同理,艾未未的艺术水平即使是九流,也只是艺术界的事,何须国家机器定夺!讽刺的是,权威的英国《艺术评论》杂志于二○一○年度「现代艺术界最有影响力的一百人」中,「三流」的艾未未被评为第十三位,是华人中最高的排名。更讽刺的是,同样的《环球时报》,○八年一月十四日报道艾未未获得「中国当代艺术奖」的终生贡献奖时这样说:「艾未未的艺术已经超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范畴,而将中国复杂的社会和政治体系融入到他多变的建筑和设计空间作品里面……艾未未在获得如此高的国际威望,和在推动其本身的现代工程的同时,也提升了中国当代艺术对自我的认定和理解。」

      显然,新华社文章只是别有用心的未审先判。而岳路平在博客中以〈AWW事件,提醒新华社注意分寸〉(AWW即艾未未)为题,请新华社不要滥用他的名字。他写道:「在今天的中国,尤其要注意分寸,因为我们真的太缺少经验和依据,内心里必须要有一些坚守和道德原则,否则历史会在路的前方等待着审判我们……我的名字可能已经『被打抱不平』,但是我本人并不情愿。新华社毕竟代表一个大国的声音,兹事体大,应该特别注意具有前瞻性的分寸感。」所谓「前瞻性的分寸感」,就是提醒新华社要经得起历史的审判。

      稍后岳路平在微博透露自己接受英国《卫报》访问的部份内容。他说,关于新华社指A(艾未未)抄袭,我回答(一),我只使用过「相似」、「撞车」两个词汇;(二),我当时和现在都没有起诉A的计划。二:关于A被拘押,我回答(一),我同情;(二),拘押程序不恰当;(三),希望A平安健康;(四),A的一些维权活动我认同;(五),拘押定罪跟「涉嫌抄袭」不应混淆。

      艾未未的「受害者」尚且明白「不应混淆」,新华社的干部们,竟连如此简单逻辑也不懂,老百姓是否白供养他们了?

      停止声援艾未未 赵连海否认与当局做交换

    明报

       结石宝宝之父赵连海昨日对本报时表示,他并未「以停止声援艾未未」与交换当局允许其「继续保外就医和为结石宝宝维权」。他说,结石宝宝仍有很多工作需要做,他现在专注于此,「其它事情不方便介入」。

      赵连海表示,去年12月底获准保外就医时,当局并未要求禁止他继续为结石宝宝争取权益。当前仍有部分毒奶患儿无钱治疗、一些医院不愿收治结石患儿、补偿不到位等诸多问题需要跟进。

      艾未未被拘后,赵连海曾经在网上留言声援,但3天后态度突变,删除部分留言。他昨日表示,艾未未曾帮助过他,出于道义角度,在艾出事后他留言声援,「事前曾思考很长时间。」他还解释,当前当局与民间矛盾和冲突过多,自己发声呼吁双方缓和矛盾,「希望双方可以平和的方式,慢慢消除矛盾,尤其不能过于激化双方」。

      为结石宝宝维权仍多工作

      「发声之后,引起媒体和当局重视。目的已达到,才转变态度。」他说:「结石宝宝仍有很多工作需要我去做。安心忙孩子的事情,别的事情不方便介入。」对与当局的交易的说法,他声称,「没什么交易不交易,我们又没有什么过高要求」。

  • 推荐 说:

    向中欧新闻网推荐一篇理性博文,以驳斥香港大公报的无耻诽谤。请看“德孤的小岛”的【看艾未未事件,谈文革和贪腐合流】– http://fengpinglangjing.wordpress.com/2011/04/12/001-13/

  • 推荐 说:

    再推荐一篇解滨的博文【艾未未这下子是真完了】。讽刺而深刻。其中一条网友的评论写道:

    哈哈,精彩!

    大侠的好文增加了中国宣传部长“戈培尔”们和海外五毛们的工作难度啊。

    纳粹德国宣传部部长戈培尔说过:“群众对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们的反应较多地表现在情感领域。情感宣传需要摆脱科学和真相的束缚。”

    网址: http://my.backchina.com/chineseblog/201104/user-261460-message-108700-page-1.html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