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荻:我们想要什么样的稳定?

p110415106

中国官方媒体喜欢谈论“稳定”和“秩序”,本文就来探讨一下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稳定和秩序。

有一种稳定,是柏拉图的《理想国》中的稳定。柏拉图认为理型的世界最完美,一切变化都是远离完美理型的衰败,因此最好的秩序就是能够杜绝一 切变化的秩序。后世诸多乌托邦文学,如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和康帕内拉的《太阳城》等,都继承了这一思路,认为稳定就是杜绝一切变化。这种稳定是封闭 系统之中的稳定。在这种稳定之中,发展和进步都是不可能的。

况且,根据热力学第二定律,这种稳定本身就像永动机一样,是可望而不可即的。封闭系统中的熵(即无序度)必然要持续增加,乌托邦也必然要走向衰败。已故作家王小波在其作品《青铜时代》和《黑铁时代》中十分绝妙地描绘了乌托邦的衰败。乌托邦的稳定是死亡的稳定。用凯文.凯利的话来说,稳态即死亡。用弗洛姆的话来说,对此种稳定的追求是一种恋尸癖。

一个系统要想避免熵增和衰败的命运,就必须打破封闭,与外界进行能量交换,从外界引入负熵。对一个社会来说,这就意味着要对未知的领域进行探索,不断发现新的知识,创造新的产品和服务。开放系统可以朝着越来越有序的方向发展。对社会来说,这就意味着不断变革,不断创造更新、更好的制度。开放社会虽然能够带来更高程度的稳定和秩序,但是这种稳定永远是不“靠谱”的。用凯文.凯利的话来说,稳定是一种永久的摇摇欲坠状态。

这是因为,不断发展的知识使得我们不可能预言未来,也不可能对社会的发展进步加以控制;对未知事物的探索和创新永远会面临风险和不确定性,这是开放社会必然要面对的。因此开放社会必然是一个个人主义的社会,开放社会必须要保障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做主、自己负责的领域,保护每个人的边界不受他人和政府的侵犯,私有财产是这个私人领域十分重要的组成部分。笔者曾经写过:“既然我们无法预测未来,那么我们就必须依靠不断试错来探索未来的发展道路。但试错就有风险,如果由整个社会来承担试错的风险,很可能会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因此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每个人可以自由地试错并自担风险,这样社会既能取得进步,风险又相对分散。这就是自由的伟大意义之一。”“如果创新、冒险和试错的风险只能由整个社会集体承担,其结果或者是某些创新措施给整个社会带来灾难,或者是社会压制一切创新,因此无法进步。如果说两性繁殖让能让生物遗传在稳定性和多样性之间保持平衡,那么自由和个人责任就可以让社会在稳定和进步之间保持平衡。”在开放社会中,秩序来自差异和多样性,特立独行的人能够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记住罗素的名言:参差多态乃幸福的本源。

开放社会中的秩序永远“稳定于非稳态”,开放社会中的稳定永远是一种只有在不断的探索、创新和变革中才能得以维持的摇摇欲坠的状态。要创造此种稳定和秩序,私有财产、个人自由与法治是不可或缺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想一想:我们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稳定?是死亡般的稳定、坟墓般的稳定,还是开放、动态但永远摇摇欲坠的稳定?

(作者博客)